野兽·野兽·野兽 野兽·野兽·野兽 评价人数不足

难得的好书

183****3270
2018-02-28 看过
没想到这本书看到最后畅快的流了眼泪。实在是遗憾,这样的好书竟然现在才发现你。
学习现代文学早就听过无名氏的这本书,却是过了这么多年才读到。小说刚开始时,我便被吸引住了,十分奇特的写法是一个方面,正如后序说的,没有情节,而是片段式的,感觉式的,充满激情,完全诗一样的语言。但却比诗丰富的多。作者知识十分丰富,形容人的情绪,愤怒,生气激动压抑,或者战争兵器或者青年之间的关于主义的对话,虽然是诗一样的语言,但从中完全可以得到那种氛围,如同身临其境。汉字似乎在他的笔下活起来了。
随便一个地方都是大段大段的感受,如开头写火灾,一般小说的描述都大同小异,什么染红了半边天啊,火势蔓延啊,可是他却写到了宇宙,星云,原始人创造火的情景。写人的愤怒:愤怒像章鱼的狞厉长脚爪,凶凶缠捕住他。一步一团愤怒,一脚一个愤怒,从愤怒中,千百种情绪用起来,又退下去。像一条北极破冰船,黑暗的情绪冰块冲卷他,心像一架制火炮的撕棉机,不停滚动,撕扯。肉体的痛苦:皮鞭子头睁睁的高吼着,怒嗷着,张牙舞爪的扑过来。它在印蒂身上狠奔着,蹦着,跳着,轮滚着,蛇舞着,冲到他头上,脸上,撞击他的肩肌,撕他的三头肌,咬他的阔背肌,箭贯他的腹肌,股伸肌,缝匠肌。一鞭一条血,一鞭一条青。一鞭一条紫。眼里蹦出一簇簇金星。鼻子里一阵阵腥。酸,黏。耳边先是一片片发怒的蜂鸣,不就又变成一串串磕 的雷声,不断在耳轮里轰。脑子里不断打着银闪,一阵亮,一阵昏黑,头颅里像装满了辣椒水,每一根神经纤维全热辣辣的,他被高高栓吊着,像《乌盆记》里面死了的冤魂。这样的句子太多,全是,把一种感觉,一个镜头拉长了扩大延伸了,加深了读者的感受,并且实在被他丰富的描写所折服。这样的描写不但要想象力丰富,还需要专业知识名词,再比如写天上的云,提到高积云,这样的术语。有些感觉用画面呈现,这些画面涉及到各种文化知识,有些形容词动词几乎是很少见到的,所以一边读一边不停的勾画。这样的书值得一读再读,太多东西可以去学习了。只是唯一一个缺点恐怕就是这样的描写太多了。刚开始还比较过瘾,可是到了后面就有些疲倦。更希望看到一些思想的火花。
尤其是刚开头看到印蒂的孤独,在学校的不合群,回到家中,让我想起《麦田的守望者》这类的书,当然很不一样。印蒂是受到革命思潮的影响,在那个阶层的生活不下去了,并不是深一层的反叛。还让我想起卡夫卡的出走,如果不看后面的话。比如:我所感受到的威胁是什么,我无法描画,我所能说的只是:我现在的精神状态非常严重,我整个灵魂目前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去找,找,走遍天涯海角去找。找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我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我才必须去找,我只盲目的感觉:这是生命中最可宝贵的一个东西,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看到这里,我简直是欢呼雀跃,这段文字仿佛发自我的心声,没想到在五四时期就有人这样,还以为只会在外国小说中看到的。
之前看《子夜》《大波》完全是对当时社会背景的了解,并没有涉及到个人。而这里他的孤独与出走,我认为完全超过卡夫卡,后者还带着一点少年反叛的心理。但印蒂则是生命的本能需求。但那时,青年所需要的信仰和理想无非就是革命。开始时是北伐,是国名党下的革命,他们抱着纯真的态度去做事情,在工厂宣传参与北伐,进入南京便是开大会。之后是看到国民党清党,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镇压革命分子。于是他们加入共产党,并为此奋斗。在印蒂被捕坐牢期间,他坚定的守住了自己的信仰,可是出狱后却受到了党的质疑。为此他的信仰被摧毁了,他坚信了十年的理想受到了嘲笑质疑。经过痛苦的思索,他坚定的向前走了,并且在和友人的论辩中表达了自己对于第三者的观点。任何陷入政党中的青年难免不会沾染上浑浊。“假如先驱者雕塑出一尊全新的塑像,必遭两者夹攻。一个时代,常只容许两种力量存在。近代许多伟大的自由灵魂,在这种畸形的历史背景下,只有走最末一条路,沉默和隐遁。但终于耐不住沉默和隐遁中的黄昏与暮色,于是只得又投奔那较新的金像脚下。任何人已经习惯互牵着集团和党派的绳子,慢慢赶黑路,没有一个敢独自往前闯。”这些话实在是发人深省,(所以当时不可能出版他的书吧。甚至把革命说成是挂正义的羊头卖着手段的人肉,党的指示说成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让人想到鲁迅,对革命无谓的牺牲的批判,想到那些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丁玲郭沫若,他们为了民众的幸福加入左翼,可是是不是没有产生怀疑呢?当产生怀疑了,是不是没有勇气脱离阵营独自前行呢?如果产生质疑,为何不保持自己的看法呢?老舍,傅雷,王稼祥,都是知识分子,都是聪明人,只是为了保持自己的自由舍弃了生命。倒还不如去国外的好。印蒂醒悟了,他相信自己依然走在信仰的道路上,他追求的是真理,是真诚,我想或许这是他的幸福吧。因为他有时间和金钱去思考自己的人生。所以也许革命家们需要的是听话的人,是底层人民,他们失去了一切,所以更加对上层不满,即使有暗杀,有污秽内斗,他们也可以接受,甚至认为是必要的。他们才会坚定的走下去实现一个党派的利益。而知识青年,如果有疑惑了,他会动摇,除了参加革命之外,他还有其他路可以走,其他方式去实现自己的信仰,更多的去思考,去看这个时代。可是开国元勋们也不是一群农民啊,他们也上过大学读过书啊,为什么还是要做出这样的决定牺牲人祸。算了,不懂,没读过党史传记也就没资格评论了。
印蒂被党怀疑是因为同情托派,事后也有志同道合者,他很幸福,看到最后,他的一个朋友写信让他去南洋休养身体,同时可以和他一起工作,自由选择,我就是被这里感动的。“我渴望和你重聚,同躺在海边,在高高的椰子树下,在海风中,共谈好几年来的契阔。”印蒂是幸福的,他虽然失去了曾经的信仰,但他活过来了,在家人,温暖的智慧的父母身边他恢复了健康。
可是我呢?我已经26岁了,却没有一个知己,我希望以后有谁会看到我的日记,然后喜欢上我,或许我在睡梦中也会笑醒来吧。信的最后,印蒂毫不踌躇做出一个决定,第一次衷心感到巨大的欢快。让我想起了肖申克救赎里的老黑人朝着大洋中的小岛走去时,他获得的是生命,第二次生命。其实在小说开头,我便知道印蒂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第一个黑暗和丑恶就是学校。那些起床铃上课铃自修铃布告守则像兽笼的一些铁栅栏,我不知道哦我为什么非在这些铁栅栏里作反应表演不可。我的心需要自由,但所得的却是捆绑和绳索。此外,在社会里,我觉得一切社会活动只是假面跳舞会。
在生活里,我那时所拜的老师是斯宾诺莎,我只赚最低生活所必需的钱。我拿我生命的一小部分去兑换这点实物,而拿大部分去兑换一些较为抽象的东西。我愿意拜生活做老师,但我更崇拜书本。在北平住了五年,我没有逛过西山,没有玩过颐和园,万寿山,我整个人严肃的像块石头。
他的个性和对生命的思考不会让他在一个党内呆长久的,他会从那种狂风暴雨中(机器上的轮轴)退出来。除了他的朋友,他的父母也是让我羡慕的,父亲是生物学教授,说出的话也带着自己对生命的感悟。他认为儿子所说的革命是变化的,浮动的表象的,但大自然却是深沉不变的永恒的存在,所以他沉浸在自然世界里。在那里,他可以通过观察自然来了解人在自然宇宙中的地位和发展,从而明白意见从来没有力量。人们只愿意活在迷信里。真正求真理的人,不会执着一点。时代需要永远在变化,并且这样的时代需要在大自然眼里十分渺小可怜。人的所有努力挣扎只不过为了投到永恒黑暗的毁灭里。这些话像真理,又像是不负责任的逃避者,连他自己都不认可自己的生活方式,最后希望儿子可以有所改变。就像印蒂感受到的父亲的房间里的知识智慧只是让人产生的快意是空虚的笼罩住阴影的。也许那是时代的悲剧吧。印蒂能做出什么不同呢?而他 的母亲信仰基督,心中充满了爱,但不会把自己的爱强加在他的身上,印蒂也不愿和母亲产生思想上的分歧,所以他只是在需要温暖时才回家。在得到母亲照顾时才产生要回报他们的冲动。可是在监牢中见到父亲时他却愿意为了信仰牺牲一切。
(所以任何一种信仰如果让人不能去质疑自由的思考都是暴政。)
印蒂这样的青年喜欢读书,对时代有责任感,追求真理,渴望痛苦和孤独来充实自己的生命。实在是难得。但也许是时代造就了这样的人吧。若果是生活在这个金钱至上的时代,他还会有去追求去寻找吗?他看书哲学历史尼采马克思法国革命全是发自内心的需要,想要弄懂一些问题去回答自己的疑惑,这样的需要是生命的需要,不是填饱肚子的需要,不是为名为利的需要,这样的读书才不会辜负写作者。当初的他们不就是这样去写作的吗?尤其是哲学家们。而现在的人呢,无论是写作者还是读书的人,是抱着什么目的去写去读呢?我自己反正就是功利性比较强。有时会对生命产生困惑,但无暇思考,加上水平有限消化不了那样的盛宴。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野兽·野兽·野兽的更多书评

推荐野兽·野兽·野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