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回忆录

苏霍1
2018-02-28 21:42:22

无论如何看李宗仁这样的“长者风范”的人物成功,总感觉是心理安稳踏实的。

李宗仁德才兼备。有大才,有大德,有公义,性宽厚。所以能成为桂系之首,后来统帅杂牌军在第五战区取得台儿庄战役胜利等成果都是自然而然。

*************************************李宗仁回忆录必看,有营养

民国史如果单看蒋毛就太单薄了。

看冯、阎、桂系的李黄白,才更丰富、更多维。

在国民党中,中央系,右pai,地方杂牌,都是长期共存的。

李的一生成长,可以侧面观察中央系、广东军、蒋汪胡等国民党、各派系的发展。

李为什么回国,也从侧面观察gd发展国力,朝战胜利,两弹一星,国内建设这些事情很得人心的地方。

历史总是这样充实丰厚的。

*************************************李宗仁左李之才

李宗仁乃左李之才。能治一方,总督几省,联防自保,可帅将才。

桂系兴盛一方,李能与黄白在乱世中长期共同发展,还是宽厚长者之风。

彼时乱世,能治桂系如此,比一般的军阀强很多。

台儿庄会战,第五战区李宗仁带领杂牌军大胜日本军队,永记史册。

好一员帅才。

台儿庄会战为何胜利?

李宗仁:敌人此来,是以利人土地财宝的贪兵向我进攻,犯下了骄兵必败的大忌。我军人数虽少,装备虽差,是保卫国民和侵略者作殊死战的哀兵,士气上有兵哀者胜的最高效能。

蒋是20世纪政治家,会发展组织,组dang结社,操纵舆论那些。

不过想来,蒋确实没有治一方模范省,治几只新式军队,在军战和国际政治上大胜的案例,dang和zf也经营的乌烟瘴气。

李已然是国民党体系内“杂牌”头牌人物,仍然如此。较之毛、周、彭、邓等中g精英还是有距离。

*****************************************

本书自然有主观的成分,偏颇的成分。辩证地看。

官方吐槽最致命,李对蒋的一些吐槽,实在到位。

*****************************************李讲国民党中央政f的问题

GD与GMD是辛亥革命后伴生的两dang。

在《八年抗战敌我优劣之检讨》李讲中央政f政治、军s的问题:

一、北伐后,蒋一人当国。蓄意排斥异己,一人控制,内战频发。在中央各部门,及权力能达的省份中,全是因人设事。不是用人唯才,励精图治,二是政府名器做酬庸,拉拢亲蒋人士。中央能彻底控制的省份中,行政效率和各项建设,反不若中央政令不能贯彻的各省。

桂、粤、晋、川、滇不说,鲁、湘这两个与中央比较接近的,也因为韩复渠、何健一直做了八年省主席,省政安定,人事无甚动,党zj之间少摩擦,治安差强人意,政治、经济设施多有可观。

反看中央政令贯彻最彻底豫鄂皖赣等省便不然了。湖北从1929-36年,七年五易主席,物理资源好,这些主席大都是当时政坛第一流人物,蒋先生所倚重。但贪污成风,建设全无,军队云集,是国内最糟省份之一。治安不必说,是gd的天下。

1)主要的原因是省政的不安定。人治,一朝天子一朝臣,公务人员无久志,反而志在尽快贪污。

2)最大原因是蒋先生不把国事当事做,而作酬庸,以市私恩。

再者,蒋先生对地方政府的驾驭,一向采取分化统治,故意使一省内党zj对立倾轧,以免一省首长权力太大。所以湖北五个省主席,虽有四个军人,对驻军却无监督和调动权。加之中央的剿共政策原来是借助共军力量来消灭杂牌军,所谓中央军的主要任务是监视杂牌军,是对付自己人的,不是防御共军的。因而与共军作战,皆避实就虚,保存实力。

二、gd当年的根据地多在赣鄂豫皖四省,皆是中央权力彻底到达之区。号称gd老家的湘、粤2省,反不能立足,当局统治力量最弱的山东、四川、贵、滇等省,gd也无法渗透。

(苏霍1:这条复杂,不这么简单,值得深思)

三、蒋为巩固dc,不择手段发展特务,鱼肉人民。知识分子偶有批评的,辄遭迫害。tu杀工农群众,青年学生。勾结江浙买办,滥发公债,操纵金融,结纳帮会,贩卖毒品。金融市场为官僚资本垄断。上行下效,贪污之风弥漫。

***************************************** 李讲为何能带得了杂牌军

其实做主帅的只要大公无私,量才器使,则天下实无不可用之兵。——李宗仁五星金句

杂牌部队在其他场合,往往畏缩不前,但是到了第五战区,却一个个成了生龙活虎,一时传为美谈。

我从1937到1943,6年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前后直接指挥军队不下百余万。除11和21集团军十万人是我亲手训练的军队,其他部队系统极为复杂,指挥不易。

尤以中央军嫡系为甚。只听从委员长指令,不服从司令长官。其实所谓中央军作战能力均薄弱,军纪尤坏。各级军官均自恃天子门生,直接通天,效忠一人,不愿受阶级服从,层层节制的约束,彼此间摩擦特多。但是犯起法来,大家又官官相护,共同蒙混委员长,使最高统帅对部队实际情况毫无所知。

本战区中除广西部队和所谓中央军外,半数以上是杂牌军。旧西北军、奉军、直鲁军、川军等部,不下数十万人。蒋一心消灭杂牌,平时扣发军饷,战时不予补充,消耗殆尽便撤番号。各部队皆洞若观火,所以绝对不打硬仗,处处保存实力,自然无法表现战斗力,军纪亦易废弛。于是中央愈加蓄意消灭。互为因果,互相敌视。

我早看出症结所在,认为各部队指挥官中,不发血性汉子,都有与敌寇一拼的决心。如用之得当,都是生龙活虎的劲旅,所以至始自终,对杂牌部队推心置腹。

同情他们的困难,了解他们的作战力量。作战时,量才器使,断不责其所不能。平时待遇和补充,各部队完全平等。因此这些饱经忧患和歧视的部队,一旦入我指挥之下,都感到无限的温暖和安全。人非木石,坏人终属少数,投之桃李,报之琼,所以我指挥下的杂牌部队,皆有效死之心。

然后我再视其作战能力强弱而善用之。故而这数十万残破不堪,训练、装备、纪律均无足言的杂牌部队,在我指挥之下,均能如臂使指,各尽所长,与最优势的敌人在黄河以南,大江之北,纠缠数年,迭获胜利,自信殊非偶然

杂牌部队中,除西北军旧部外,还有川军十多万,川军习气较坏,官长均视物质享受为当然,不能与士卒同甘苦。各将领省内长期内战,彼此均积不相能。我身为司令长官,处处设法弥缝,大义相责,要求先国难后私仇。抗战八年,川军的牺牲相当大,抗日卫国之功不可没。

对于这些部队必须一视同仁,恩威并用,因势利导,掩其所短而用其所长。例如川军和西北军的将领,积习甚深,断非一朝一夕能改。对付这些将领,只能以身作则,并导致以为国为民的大义。人非木石,经过长期潜移默化之后,行为习俗都逐渐改善。如川军王缵绪部,不守纪律闻名,抗战期间同甘共苦,未有劫掠百姓,抗战期间出生入死。张自忠部积习深,军中烟赌,抗战期间改正废弃。而戒烟之后的张自忠,未几竟身先士卒,战死沙场。凡此均可见中国军人坦率、忠诚的可敬可爱,以及师克在和一语意义的重大。

*********************************李宗仁笔下的蒋:不懂军事,战略失败,瞎指挥,分化控制

我们蒋先生一贯作风便是鼓励他部下将帅不和,以便分化控制。汤、胡等不服从我的命令,是蒋最高兴的。他们也知道,如果他们服从我的命令,就要失去天眷了。所以动辄直接向委员长报告。 刘峙胆小无能,但是肥肥胖胖老老实实。蒋介石重用,绝对服从的庸才。

我们抗战的战略错误亦多。蒋不知兵法,而好意气用事。基本原则上看,我们是长期抗战,不应争一城一池的得失。

整个战略之外,我方指挥系统毛病亦多。最重大一个缺点就是蒋先生越级亲自指挥。但蒋先生判断既不正确,主张又不坚定。实在是未做过中下级军官,无战场上的实际经验,只是坐在高级指挥部里,全凭一时心血来潮,揣测行事,指挥系统就乱了。

凡中央军将领都知道蒋先生这毛病,奉行命令往往失败,不听更不行。索性不出主意,让他亲自指挥。大家落得没有责任。将领都是这样庸才,当然不能打胜仗,蒋先生偏偏喜欢这样的人。

*********************************《八年抗战敌我优劣之检讨》这部分写的相当好

*********************************李白之殇

白崇禧桀骜,诸葛却小,李宗仁仁厚却能力不足

台儿庄战役是经典合作,但经营广西一省不行,经营一国更差得远。可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李宗仁回憶錄的更多书评

推荐李宗仁回憶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