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魔鬼在细节里——卅七回之“送”

余鹧鸪
2018-02-28 19:32:34

第三十七回中有脂评道:“此书一回是两段,两段中却有无限事体,或有一语透至一回者,或有反补上回者,错综穿插,从不一气直起直泻至终为了。”此评极其恰当。

《红楼梦》中文字,真是花团锦簇,但此一枝花或者由极远处开来,或者暗连左枝右叶,粗看处处皆绚烂,实则处处相勾连。第四回脂评“又伏下千里伏线”,犹是浅显者。金批《水浒传》第十一回道:“行文非能避之难,实能犯之难也。譬诸奕棋者,非救劫之难,实留劫之难也。将欲避之,必先犯之。”《红楼梦》中也有不少“特犯”之文,看第三十七回,就看到纷繁之“送”。

开章第一句,贾政点了学差,宝玉等人“送”至洒泪亭。这一“送”固然与下文所有的“送”不同,却是一回的基础——送走了贾政,宝玉才能“任意纵性的逛荡”。接着马上写了两个送:探春命翠墨送花笺,和贾芸叫婆子送字帖。这两件事,是此一回的两柱:没有送花笺,则没有起诗社之事;没有送字帖,则没有咏海棠之事。花笺极雅致,字帖极不通,而都来宝玉眼前,又成其立诗社一事,真是“从何处想来!”

探春花笺云“兼以鲜荔并真卿墨迹见赐”,又补写宝玉送荔枝、送真卿墨宝之事,是一来一往两“送”。送荔枝伏玛瑙碟子,又伏下文送玛瑙碟子与湘云之事;而真卿墨宝,至第四十回始得见之。贾芸字帖,实为送白海棠而发,是双重之“送”。

一干诗人作白海棠诗,先各起别号。李纨封宝钗“蘅芜君”,宝钗送宝玉“富贵闲人”的号。这边袭人接了婆子送来的白海棠,又安排送东西给湘云之事。要用玛瑙碟子,而碟子不在槅子上,半晌晴雯才想起在哪里,收拾起暗写的宝玉送荔枝给探春之文。宝玉说“这个碟子配上鲜荔枝才好看”,探春见了“也说好看”,下文又有湘云“说这玛瑙碟子好”,可见三人对于美的眼光和欣赏。而送真卿墨宝给探春,送碟子给湘云,又都是宝玉之情。因为玛瑙碟子,又牵出宝玉送新开的桂花给老太太和王夫人两“送”。

打点好东西,就有一个老宋妈妈,脂评道:“‘宋’,送也。随事生文,妙!”《红楼梦》中随事生文处极多,随处生花,随处生香,不放一处波折,像造园的“山子野”(脂批:妙号,随事生名),袭人的哥哥“花自芳”(脂批:随姓成名,随手成文)等等。此处的老宋妈妈,好像专为“送”而出,后文又有她送回坠儿偷的平儿的虾须镯,晴雯出去之后,袭人让她送衣服。

袭人安排宋妈送东西,本来可以一顺写下,作者偏要再来个波折,显见两人之妥当。送东西给湘云,又牵出接湘云之事。至湘云来到,诗社的人才算全了。接着是湘云兴头极高,要做个东道,便又有宝钗家铺子里的伙计送螃蟹,勾连到下一回去了。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