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采在西方(重订本) 读书笔记

启蒙运动
2018-02-28 看过
刘小枫选编《尼采在西方(重订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1月
一、格尔文《从尼采到海德格尔》 默波译
海德格尔对尼采的解释具有不寻常的矛盾性。一方面他认为尼采成功地使存在意义问题与其他科目分离出来了,甚至成功地建立一种用来思考什么是存在意义的方法论。另一方面,他认为尼采脑子里的本能倾向使他滑回到用形而上学来思考,其结果是虚无主义。(p375)
海德格尔为什么认为克服报仇思想是如此重要呢?……第一,存在与道德的分离……如果有人因做错了事而受到惩罚,那对他不惩罚就是违反了正义。宽恕不能与借口,甚至不能与道德教育混淆起来。宽恕只有在两种条件下才有可能:一是被宽恕的人应该受到处罚;二是只有在他受到处罚后正义才得以伸张……肯定的是,从定义上讲,宽恕是没有道德根据的。(p379)……要是谁愿做报仇的奴隶的话,那么他就被锁在过去的观念里。他是为过去而存在的(回忆和忘却),那么在这时间的模态里,他就一点自由也没有。(p380)
不过,尼采和海德格尔都强调了超人的特别特征。那就是:超人是无穷循环的导师……它非常有利于对虚无主义的最终本质加以理解……比如戏剧里的合唱部分在一开始就把以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全部总结出来告诉观众了。……我们被告知说,剧作家的这一手法会使我们从戏剧情节本身的兴趣转移到美或者意义的欣赏……这是我们欣赏艺术的奇怪的真理:我们越是少依赖情节的发展,我们理解的就越多。另一方面我们越是让美的意义揭示出来,我们懂得也就(p384)越多。(p385)
同艺术一样,发生的事情是不重要的,发生的事情的意义才是重要的。(p385)
存在本身才是有意义的,而事件或是事情的发生只是意义实现的形态或机会而已。(p386)
尼采被看作是形而上学家的主要根据是,他的整个理论体系都是建立在权力意志这一学说上的。尼采自己争辩说,权力意志是他思想的主旨。……根据海德格尔的观点,传统西方哲学的遗产使尼采不可避免地限制在正是他努力克服的过去之中。(p387)
海德格尔认为,哲学的基本问题应该是存在意义问题。但是西方思想的指导问题却是存在物问题。(p388)
虚无主义的所谓经典含义是与实证论同义的。即:除了直接被感知、所观察的事物外,对一切都否定。如果谁要是问:感知观察正确的根据是什么?回答是:什么也没有。所以就是虚无。(p389)
今天对虚无主义的斗争有了新的方法。第一,独立的存在判断是成立的;第二,把本体论的探讨与形而上学分离出来就能克服形而上学(也就意味着克服虚无主义)。(p390)
二、贝勒《德里达与尼采》吴猛译
对于尼采来说,女人往往是个谜,是个寓言式的人物,她可以代表生命、真理、风格,以及其他许多东西,然而却没有什么确定和不变的东西可言,也没有什么本体意义上的特质。(p426)
对德里达来说,尼采似乎“在他自己的文字之网里迷失了方向,就像是一只蜘蛛,结了一张网后,突然发现这网把自己也搞得晕头转向”……据德里达说,正因为如此,“不仅不存在什么真实的尼采,也没有什么尼采的作品的真相”。即使他在内心独白的时候,真理也是“多重”的,并且那还只是他“自己的真理”;也“不存在有性别差异本身的什么真相,也没有男人自身或女人自身的本来面目”。(p430)
在这篇1955年的文章(《存在问题》)里,海德格尔宣布了“虚无主义时代的终结”。他所说的虚无主义,是指“否定了在者的在,或对它什么也不晓得”。(p433)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德里达居然把自己的文本理论建立在尼采未公开的手稿之上;而那手稿不仅是可疑的,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空洞无物的。(p435)
对德里达来说,柏拉图和尼采就太相似了;不过,他们并非像海德格尔与尼采那样以历史的或颠倒的形而上学为共同基础,而是以文本的类型为共同基础。(p436)
德里达:尼采的名字对于今天西方的人们来说,是独一无二的(这种独一无二并不是克尔凯郭尔意义上的;而可能是弗洛伊德意义上的),(p437)他考察了哲学与人生、科学与生命哲学,他的这些工作既是有开创性的,又是富有个性的。或许他是唯一将自己的名字与经历带入作品中的哲学家。(p438)
如果下结论说,像Führer(领袖)这样“让希特勒同气相求、让纳粹同声相和”的词,就是从尼采著作中来的,那肯定是“粗鲁的、幼稚的”。不过,如果说“尼采压根就没有这方面的想法”,那肯定也是短视的、糊涂的。因为,我们不会忘记,“元首希特勒”也想成为“思想大师”;或者,只要想想“海德格尔的例子”就可以了……德里达坚持认为,“这种情况不能单纯归结于偶然性”,因为“在政治上,真正把他抬到最高的位置、将他正式作为一面大旗的,唯有纳粹”。(p440)
在《论我们的教育制度之未来》一文中,尼采将国家称为“大恶”,并指责黑格尔是“国家思想家,他的名字是恶之名”。(p441)
在《马刺》这篇文章里,德里达强调了尼采的不同风格和尼采文本的异质性。尼采在其晚期作品中所表现出的独特的“双重气质”,他的“两面人”似的性质,他的署名,他的生活,他的自传,无不表现出一种“矛盾的二重性”。(p444)
名字并非先于思想,而是思想的“主题和材料”;“尼采无非是这个思想的名字而已”。(p449)
德里达在其批评中认为,进一步看,海德格尔对尼采的看法基于以下观点,即“如果不把尼采看作是西方形而上学的终结,不认为尼采提出了截然不同于以前的存在之真理的问题”,我们就无法对尼采作出“真正”的解释。(p450)
三、瓦提莫《尼采与海德格尔》田立年译
就其作为一个解释者而不仅仅是作为被解释文本的存在来说,尼采和海德格尔著作中所描绘的尼采形象相去甚远……在海德格尔看来,尼采与他自己仍然距离遥远,因为尼采仍然属于形而上学的历史,并将存在构想为权力意志。而今天,正是海德格尔和尼采之间存在的这一距离,在大多数当代海德格尔派的思考中,趋于消失。(p456)
海德格尔——特别是他在1961年出版的内容广泛的研究——给尼采解释造成的转变,在于建议联系亚里士多德来阅读尼采,也就是说,将尼采当作一个主要关心存在问题的思想家,当作一个形而上学思想家来读,而不是简单地当作一个道德家、“灵魂学家”或“文化批评家”来读。根据这一解释学决策,海德格尔给予尼采后期著作以优先关注,特别是优先关注最初为《权力意志》准备的笔记,而倾向于将尼采的大多数更“散文性”的作品放到一边:诸如《人性的,太人性的》、《朝霞》和《快乐的科学》等。但正是这些著作……决定了世纪最初几十年里流行的尼采观,例如狄尔泰在简短的《哲学的本质》(Essence of Philosophy,1907)中概括的那种尼采观,其中尼采与卡莱尔、爱默生、卢斯金(ruskin)、托尔斯泰和梅特林克等“哲学作家”并列。在狄尔泰看来,这些人标志出一种处境:当伟大的形而上学时代过去之后,哲学趋向于成为Lebensphilosophie(人生哲学)——不是在我们现在所谓“生机形而上学”(vitalistic metaphyics)的意义上,而是指对生存的一种反思,其目标不再是论证性说服,而是具有主观表达的典型特征,具有诗和文学的典型特征。(p458-p459)
从《人性的,太人性的》开始,尼采意识到并且揭示出,在所有被描述为真理、价值和“永恒”美的东西背后,都有“生成”和利益,这并不是要废掉这些东西,而是要一劳永逸地发现,它们乃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唯一“材料”,是我们的世界经验可以从中获得意义的唯一命脉。(p461)
两位思想家实际上非常相似,因为他们都不将存在看作结构和Grund(根据),而是看作事件(event)。(p462)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尼采在西方(重订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