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之星 救赎之星 8.2分

比沉默更可怕的,是剥夺者的正义凌然

阿心
2018-02-28 17:11:00

罗生茨威格和列维纳斯都是犹太哲学家,也是幸存者。

活着并不代表他们幸运,该如何接受残酷现实的无限轮回。哪里才是自己的位置?

如果不能在思想上战胜战争的伪善,那活下去有什么意义?

对待战争,他们没有幻想。活下来的人必须抵抗虚无,重新找到存在。思想无以为继,是最可怕的。

罗生茨威格终身对基督教抱有同情,他试图将肉生的存在以一种合理性纳入犹太教的存粹理性存在。可以说,他至死都没有达到“一”。不过,年老的疾病让他平和的接受了这一点。他的方法是,建立一个体系全面考察了人类历史上各种试图摆脱死亡的思想体系,由此指出了我们“远未抵达”。然后他回归到塔木德的存粹理性概念中强调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生命崇拜”。最终他认为一切都会皈依到犹太教和基督教。宗教信仰始终认为已经解决的问题更沉重。

他是一个等待救赎的人。他的思想进路和医学的伦理体系很接近。上帝剥夺了他健康的权力。疾病也是上帝让你接受,是让你忘记人的“单一性”。他试图不断接近上帝。

善良的人大多会选择绕道而行。只有思想家才有勇气去戳破黑夜的恐怖,把哲学的富有同情心的欺骗宣判为残酷的谎言。

同情能杀人。即便你同情的

...
显示全文

罗生茨威格和列维纳斯都是犹太哲学家,也是幸存者。

活着并不代表他们幸运,该如何接受残酷现实的无限轮回。哪里才是自己的位置?

如果不能在思想上战胜战争的伪善,那活下去有什么意义?

对待战争,他们没有幻想。活下来的人必须抵抗虚无,重新找到存在。思想无以为继,是最可怕的。

罗生茨威格终身对基督教抱有同情,他试图将肉生的存在以一种合理性纳入犹太教的存粹理性存在。可以说,他至死都没有达到“一”。不过,年老的疾病让他平和的接受了这一点。他的方法是,建立一个体系全面考察了人类历史上各种试图摆脱死亡的思想体系,由此指出了我们“远未抵达”。然后他回归到塔木德的存粹理性概念中强调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生命崇拜”。最终他认为一切都会皈依到犹太教和基督教。宗教信仰始终认为已经解决的问题更沉重。

他是一个等待救赎的人。他的思想进路和医学的伦理体系很接近。上帝剥夺了他健康的权力。疾病也是上帝让你接受,是让你忘记人的“单一性”。他试图不断接近上帝。

善良的人大多会选择绕道而行。只有思想家才有勇气去戳破黑夜的恐怖,把哲学的富有同情心的欺骗宣判为残酷的谎言。

同情能杀人。即便你同情的是基督教教义。“创造是基础,创造需要启示,启示是关键。同时创造和启示又需要救赎,救赎是目的”。这是他未曾明确的伦理学逻辑。伦理是被需要而产生的一种被动行为。罗生茨威格最终还是塑造了一个受害者形象。一个持续战斗的受害者。btw,无论对错,勇气是重压之下依然保持风度。

联想到安娜卡列尼娜。输了之后,人格和本质都变了。只有单一的东西会死,并且一切有死的事物都是孤立的。但是,人是否真的有选择?

从罗生茨威格的宏篇巨著中一再呈现出人的本质的面具:如果符号和所表达的东西从其全部的逻辑内容方面看并非是同一的,那么就必定存在着某种比逻辑还要根本的东西。

这是罗生茨威格留给我们的功课。也是财富,关于本质。

我们对精神状况的思考,在两个对立面之间运动,这两个对立面并非在同一个层面互相对照。也许最终,我们并不知道所是者,而只是试图知道所能是者。

努力找到自己的位置,拼尽全力,没找到也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找到了,本质才能成为永恒。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救赎之星的更多书评

推荐救赎之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