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ler's Scientists Hitler's Scientists 评价人数不足

启示录

AppleLimeStd
2018-02-28 16:45:16

读完这本书已经快一年了。阅读过程中的激动感已经在读书笔记和短评里有所记录,但是每当有一些时政要闻出现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不断闪过书中描写的一些片段。

可以说,这本书算是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也说不定。

我觉得每个科研工作者都应该问自己一个问题:你是为了谁,为了什么在做科学?我希望找到那个最纯粹的答案。本科的时候读过一篇某个在生命科学领域小有建树的科研工作者的简传,印象最深的就是写文章的人引用了别人的一句话“married to science”。我认为这种纯粹是科学才最有魅力的地方,我总希望自己在成长中可以离这种追求美,追求认知,追求真理的价值观再近一些;在这个意义上科学看起来似乎是最纯粹的领域。

与科学相反的是政治,是利益。用肮脏来形容可能有点过分,但至少它充斥着复杂和大量的不纯粹。而嫁接科学和政治利益两极的正是技术。

因此,我本以为,朝着科学的那一极,纯粹的那一极行进,就可以离政治更远一些。但这本书告诉我们,世界并非一条只有两极的线段,而是相互纠缠的封闭环形。离纯粹的认知和真理越近,一个微不足道的随机选择可能就会肩负着历史的走向。各种章节中描述的核物理飞速蓬勃的发展让人畅快淋漓,透过

...
显示全文

读完这本书已经快一年了。阅读过程中的激动感已经在读书笔记和短评里有所记录,但是每当有一些时政要闻出现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不断闪过书中描写的一些片段。

可以说,这本书算是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也说不定。

我觉得每个科研工作者都应该问自己一个问题:你是为了谁,为了什么在做科学?我希望找到那个最纯粹的答案。本科的时候读过一篇某个在生命科学领域小有建树的科研工作者的简传,印象最深的就是写文章的人引用了别人的一句话“married to science”。我认为这种纯粹是科学才最有魅力的地方,我总希望自己在成长中可以离这种追求美,追求认知,追求真理的价值观再近一些;在这个意义上科学看起来似乎是最纯粹的领域。

与科学相反的是政治,是利益。用肮脏来形容可能有点过分,但至少它充斥着复杂和大量的不纯粹。而嫁接科学和政治利益两极的正是技术。

因此,我本以为,朝着科学的那一极,纯粹的那一极行进,就可以离政治更远一些。但这本书告诉我们,世界并非一条只有两极的线段,而是相互纠缠的封闭环形。离纯粹的认知和真理越近,一个微不足道的随机选择可能就会肩负着历史的走向。各种章节中描述的核物理飞速蓬勃的发展让人畅快淋漓,透过纸面我都可以感受到当时物理学家乃至科学界的那种兴奋,那种仿佛敲开“上帝禁地”窃取财富的兴奋;而笔锋一转,则又是每个科学家都要面临的政治抉择。那是一条和科研兴趣,科学观点完全正交的坐标轴,并非每个顶尖的科学家都在这条坐标轴上有足够的训练,或者不如说,他们很多人都缺乏这方面的训练——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太过纯粹。

所以说,我更倾向于相信海森堡是因为当量计算错误和自负才拖延了原子弹的研究。也许就算是战后,他在一直懊悔的也是自己的失误和自负,而不会去思考这对于人类,对于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毕竟他被形容为“politically obtuse”。

可能有人会说,影响历史不过是凤毛麟角的顶尖科学家才能做到的事情。但不能否认的是,每个响当当名字的背后,都是无数默默无闻的科研工作者选择的积累。

无论如何,这些历史已经过去几十年了,是时候翻页了。然而这未尝不是启示录。

而今又如何呢?作为科研工作者的我们,应该如何选择呢?仓惶逃离身后噬人的,名为“政治”的怪兽的血盆大口?谁不想逃,但是逃得掉么?

环顾四周,在这个维度上,没有什么纯粹,也没有妥协,只有对错。

我不想讲也不想听我讨厌的那个答案。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