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放与悲哀之歌

果果林
2018-02-28 看过

(1544字)书名出自唐柳宗元的《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破额山前碧玉流,骚人遥驻木兰舟。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蘋花不自由”,最后句表达作者想采束萍花送于友人的自由也没有,很无奈。本书作者骆玉明以此为题,也是对江南四大才子的一种人生喟叹:生不逢时,人生不得意,不得自在。 江南四大才子是指:祝允明(祝枝山1460——1526,67岁)、唐寅(唐伯虎1470—1523,54岁)、文徵明(1470-1559,90岁)、徐渭(徐文长1521-1593,72岁)四人,同属江南才子,诗文书画都非常精通,祝允明、文徵明、徐渭是书法名家,唐寅、徐渭在绘画上史开一代风气,徐的戏曲代表明代戏曲史的重大转折。他们性情相合,情趣相投,思想彼此理解,人生有追求,然而仕途并不如意,或许正是坎坷,让他们只能寄情于诗文书画。祝允明、文徵明晚年做过小官,不如意而退出。唐寅因为科举案牵连,终生不得入仕,徐渭多次科考皆不中,无奈做了胡宗宪的幕僚。 这四人里,徐渭最苦,他的一生可以用一首诗概括:“一生坎坷,二兄早亡,三次婚姻,四处帮闲,五车学富,六亲皆散,七年牢狱,八试不中,九番自杀,十(实)堪嗟叹!”也因为其命运多舛,性格尖锐,言辞锋利。其诗亦常和被后人称为“鬼才”的李贺相比,风格诡怪奇谲,不循常规,与寻常主流的古典诗歌温柔敦厚完全不同。在作者眼里,李贺爱写“荒芜衰败、冷落阴暗、恨深愁重”,孟郊爱写贫病饥寒麻木等“人生病态”,徐渭则爱写“不平静”与“惊悸的感觉”,如一首题画诗,“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以画中的墨葡萄自比,是傲然不与俗世同流合污的姿态。在《校沈青霞先生集醉中作》中“曩昔曾蒙国士待,今朝幸校先生文。纵令潦倒扶红袖,不觉悲歌崩白云。”感怀他人亦伤感自我,人生唯艰,不禁狂歌当哭。 江南四大才子生活的年代,正是欧洲文艺复兴的时代,东南沿海一带商贸经济较为发达,民间也发展出与宫廷官方艺术不同的诗画文艺术形式。四人中,祝允明,家境较好,虽没考上进士,但后来也以举人的身份去了兴宁做知县。自己虽然反对程朱理学,重视情感,放任不羁,但也希望儿子不要像他这样。作者评价他“自负而渴望获得社会成功的人,也是一个追求真诚的道德生活的人——行为上的任诞纵放,只是表示对伪道德的排拒。” 文徵明,石湖居士,四人中最为“温文尔雅”,相对来说,是一个正常人。他有“内在的狂”,即“高自期许的人生态度”,但他在遭遇失败时,并不纠缠于阴影之中,而是“寻得一种稳定”,如石湖风光一般丰富多彩却不带刺激。文徵明一生最爱石湖,石湖之景已融入自我的性格意向之中。他的渔父画作也是其超脱尘俗的自我解脱之道。 唐寅,四人中才华最高。科举案牵连之后,少年壮志难酬,被排挤到权力组织和缙绅社会之外,他也慢慢自由选择站到了传统的另一边,成为自由旷达的“世上闲人地上仙”。在《上吴天官书》中,唐寅曾自述人生理想,像侠士一样豪气满满,可惜事与愿违,人生一场梦。失落的唐寅,“扮乞儿,混迹市井,呼啸酒市,沉醉荒野”,他写不被主流欣赏的宫体艳诗,为妓子们画仕女画,讨得画钱便痛饮酒,彻底地放纵自我。唐寅爱桃花,自比“桃花仙人”,是个世俗的神仙,偏爱热热闹闹]红红艳艳的桃花。作者分析,唐寅看到了个性觉醒的自由和清明,“却无法与旧势力对抗而看不到出路”;他从传统中的叛出,也开创了一代新鲜的文字语言形式,俚俗的语言,自由活泼生动而透彻。 《欲采蘋花不自由》对这四位才子的生平遭遇诗文书画成就都一一做了深入的分析,这些细致而独到的见解也让我们更好的理解传说中的才子们和他们所处的时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欲采蘋花不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欲采蘋花不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