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8.2分

苦难中开花

黃千航
2018-02-28 16:20:01

人皆言,上善若水。远去的船帆由水推着,拉下了所有的悲剧和喜剧的幕布,我们肯断定,他们必然是会迎来全新的生命,连带着死去的人们甚至亲友。我记得在比赛时,落败者会祝愿胜利者走的更远,算上他们的一份,去夺下最终的胜利。没错,这种前赴后继的感觉就如这本《家》一样,如作者巴金先生所言,激流永远不会止歇,即便谁最终被救赎。巴金先生说,这要献给一个人,他的哥哥。不如说算上他的一份,献给那个时期所有苦难的中国青年。当觉民辗转反侧,挣扎虚度时,有多少人也是如此。以至于在这本书多次出版重印,巴金先生仍会“反复剖白”“解除误解,”这是作家对自己的作品一种爱恋和亲切的感觉。在十版代序中的末尾,巴金先生写到:“青春毕竟是美丽的东西。”落笔时已是1937年2月,战争的疑云正在头顶。我愿意大胆试想,这样一句话的深意,诚然,这样的高家雾锁连云,然后觉慧冲破枷锁,在一片死灰中开出了属于青春的花朵。那么,后来,中国这个大家摇摇欲坠,异族的铁骑即将推倒高墙,想必我们期望的,是有更多的青年敢于在血海之中开出新的花朵。这本书直至今日仍然会让人捧起,全新的苦难也在眼前,人们也想要在这一片迷雾中开出路灯一样的花朵,今天,谁敢妄言我们

...
显示全文

人皆言,上善若水。远去的船帆由水推着,拉下了所有的悲剧和喜剧的幕布,我们肯断定,他们必然是会迎来全新的生命,连带着死去的人们甚至亲友。我记得在比赛时,落败者会祝愿胜利者走的更远,算上他们的一份,去夺下最终的胜利。没错,这种前赴后继的感觉就如这本《家》一样,如作者巴金先生所言,激流永远不会止歇,即便谁最终被救赎。巴金先生说,这要献给一个人,他的哥哥。不如说算上他的一份,献给那个时期所有苦难的中国青年。当觉民辗转反侧,挣扎虚度时,有多少人也是如此。以至于在这本书多次出版重印,巴金先生仍会“反复剖白”“解除误解,”这是作家对自己的作品一种爱恋和亲切的感觉。在十版代序中的末尾,巴金先生写到:“青春毕竟是美丽的东西。”落笔时已是1937年2月,战争的疑云正在头顶。我愿意大胆试想,这样一句话的深意,诚然,这样的高家雾锁连云,然后觉慧冲破枷锁,在一片死灰中开出了属于青春的花朵。那么,后来,中国这个大家摇摇欲坠,异族的铁骑即将推倒高墙,想必我们期望的,是有更多的青年敢于在血海之中开出新的花朵。这本书直至今日仍然会让人捧起,全新的苦难也在眼前,人们也想要在这一片迷雾中开出路灯一样的花朵,今天,谁敢妄言我们没有困境了呢,我们没有全新的苦难了呢,于是乎巴金先生还会说:“青春是美丽的东西。那么就让它作为我鼓舞的源泉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家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