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在风中的金色玛丽亚

2018-02-28 14:18:33
李娟总是在写别人的故事,这回开始写自己了。写她的母亲,她的外婆,她的生活与她们家的向日葵地。

  但无论写什么,真诚的文字总是打动人的。但她又并非完全坦诚,她的文字回避痛苦,因为她想那不值一提。因此她传递给我们的,是那荒野戈壁中的积极情绪,让人很难真正感受到贫乏的土地上的太多艰难。大概是由于在广袤天地里生长的人,都会沾染上原野风带来的一种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忧郁的乐观性格,她轻描淡写或是浓墨重彩的人都那么可爱,裹着层层叠叠厚重的挡风衣却又好像彼此赤裸的相对。

  曾经热切地想过假期回乡下陪老人生活,在鸡鸣中醒来,撑着蒲扇在树荫下读书。还想过搬到顶楼的小房间居住,离天更近,远离尘嚣。想像桥本爱在小森林里自己种菜自己煮食。凡事加以文学想象后,都有着令人向往的一面。然而乡下黏糊糊的空气,满地的鸡屎,阁楼中难以通风的闷燥,厨房里刺鼻的油烟,都阻拦了许多想象的落实。李娟描绘的摇曳在风中的金色玛丽亚,倒影下一定伴随着许多只有经历过才能直观感受的琐事,但那些她都将其隐藏。于是我羡慕她,因为我总忘不了生活中那些芝麻陈谷的烂事,当我想要记下生命的轨迹时,甚至无法对自己坦诚。我规避



...
显示全文
李娟总是在写别人的故事,这回开始写自己了。写她的母亲,她的外婆,她的生活与她们家的向日葵地。

  但无论写什么,真诚的文字总是打动人的。但她又并非完全坦诚,她的文字回避痛苦,因为她想那不值一提。因此她传递给我们的,是那荒野戈壁中的积极情绪,让人很难真正感受到贫乏的土地上的太多艰难。大概是由于在广袤天地里生长的人,都会沾染上原野风带来的一种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忧郁的乐观性格,她轻描淡写或是浓墨重彩的人都那么可爱,裹着层层叠叠厚重的挡风衣却又好像彼此赤裸的相对。

  曾经热切地想过假期回乡下陪老人生活,在鸡鸣中醒来,撑着蒲扇在树荫下读书。还想过搬到顶楼的小房间居住,离天更近,远离尘嚣。想像桥本爱在小森林里自己种菜自己煮食。凡事加以文学想象后,都有着令人向往的一面。然而乡下黏糊糊的空气,满地的鸡屎,阁楼中难以通风的闷燥,厨房里刺鼻的油烟,都阻拦了许多想象的落实。李娟描绘的摇曳在风中的金色玛丽亚,倒影下一定伴随着许多只有经历过才能直观感受的琐事,但那些她都将其隐藏。于是我羡慕她,因为我总忘不了生活中那些芝麻陈谷的烂事,当我想要记下生命的轨迹时,甚至无法对自己坦诚。我规避的痛苦是由于不敢面对,而非不重要。

  但即使种地代表的精神与劳作所需要的毅力都使得这一行为在现代看来逐渐高尚,然而许多人都忘记了人工开垦的种植对土地也是一种伤害。土地不需要人的赞美。种地人尚且对土地怀有愧疚,那更过分的人又该如何自处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遥远的向日葵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遥远的向日葵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