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 出家 7.8分

广净师傅和狮子——读《出家》有感

子湯
2018-02-28 看过
当我满怀忧愁地开始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却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前面的读的基本小说让我腻味了,全部都是一个个悲剧,世界都是灰色的。然而这本名字看上去寡淡的《出家》读来却津津有味。

主人公方泉带着妻子和女儿从乡下来到城市,日子清苦。为了让这个家在城市里有立足之地,方泉不得不身兼数职。日夜不停工作的方泉在夜间招揽三轮车生意时发生意外。方泉的三轮车是不可以在城里招揽生意的,在逃避警察追赶的时候却不小心撞到了人。为了赔钱,方泉转身去银行取钱。谁知回来的时候三轮车已经被警察没收了。这下两头交钱,赚了一分赔了五毛。更甚者,在三轮车扣留期间,警察还要方泉自负停车费用,不然不还车。方泉冷笑,把这张停车单撕成雪花:这钱我不交,我还要留着这钱给我闺女买书包呢!

方泉送牛奶,送报纸,手中的钱还是很少。偶然一次机会,方泉去庙里做了一趟法事。其实方泉并不信佛,也不懂念经,只是将这份工作当成一份特殊的“日结工资”的兼职来做。巧的是方泉在这方面还很有“天赋”,介绍工作给他的阿宏叔夸他念经念得好。这一来二去,方泉成了“有缘人”,后来甚至还接手了一家小寺庙。

其实,寺庙里来往的信徒很少。大部分的人不过是求神问佛,拜个生活安定,升官发财。

“说到底,这样一座小寺庙,跟宗教无关,跟赚钱也无关,它只是村里的老人打发闲暇的场所,是一个老年人活动中心。”

书中描写周老太太带着一群老太太在庙前桂花树下洗菜聊天的场景很真实,映衬着上一段话发人深思。我想起来又一次回外公老家,一个浙江乡下的小镇。那里也有一个寺庙,里坐着很多老奶奶,寺庙内熏着香。老奶奶们就在寺庙内的长桌边坐下,一边聊天一边打毛线。那时的我还很奇怪,我以为寺庙里只会有剃了头的和尚,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打毛线的老奶奶。

这无关乎宗教,就好比一种寄托,一种生意来往。愿望达成了就去寺庙里还个愿,给点香火钱。有钱的人就会做一场“水陆”还愿。

这一出一入让方泉往返于尘世和空门之间。

书的结尾处,方泉告诉妻子秀真,自己打算回去好好经营这个寺庙。这样,他就可以赚更多的钱,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秀真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将头上的杜鹃花摘下,用力地扔向了山谷。

我不认为方泉是真的顿悟了什么才想着要回到那个小小的寺庙。我认为这是方泉的欲望和逃避。欲望在于,方泉享受那种被人供奉为“大师”的感觉,也享受这种来钱的轻松方式。逃避在于他经历过了生活对他的折磨,他不想再这么像狗一样生活。

最后,这种饱含着欲望和逃避的感觉裹挟了方泉让他真正地成了广净师傅。如结尾处所写:

“挣扎了一阵,我突然用力地张开眼睛,此时,我的目光就像是一头突然掉进人间的野兽,惊慌而充满欲望。”

彼得前书里提到:“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

那么方泉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只吼叫的狮子呢?作者没有给出答案。

《巴黎圣母院》中的克洛德和方泉是相反的,他是一个困于教条而寻找爱的人。克洛德出生富裕,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他被灭人欲的教义困住,最后变态。他和方泉不一样,他想要逃出教堂,方泉却愿意住进寺庙。克洛德求爱而不得,方泉却是抛弃可爱的妻儿独自上山。

其实到最后方泉还是在挣扎。他希望自己可以逃离生活的压力,却不想抛弃妻儿的爱。寺庙对他而言实在是个诱惑,他在那里可以过上朝五晚九的平静生活,只有桂花树和翻卷的云。在那里他还能享受众星捧月的待遇,颇有点造神的意味。这些都诱惑着他成为广净师傅。但下了山,他就能和妻儿团聚,在狭小的房间内共同吃晚饭,还能给孩子们买零食,接妻子下班。独独他不信佛,他也不了解佛教。

我们有时是桂花树下看破红尘的广净师傅,有时是地上寻找可吞吃之人的狮子。在物质和精神之间,大抵每一个人都有一座可以供奉的庙宇,时而请愿,时而还愿。

作者把故事写得清淡易消化,不会让故事里的人物陷入一个绝望之地,也不会制造戏剧性的大矛盾让故事有翻天覆地的大转折。在讨生活的小事中,方泉这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展现了他的挣扎和愿望。我很喜欢这一点,有很多故事喜欢把人物故意“悲剧化”,好让读者也跟着反思。但是这样塑造出来的人物本身也就像一潭死水,也不符合正常人生活的状态。作者笔下的方泉却不一样,他和大女儿之间的互动,对妻子的怜惜和他在生活中的挣扎这些都不矛盾,反而让这个人的挣扎更容易让人感同身受,也更合理。

这本书值得一读,每个人看来都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出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出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