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拂夜奔 红拂夜奔 8.6分

王小波的“直男性”

newyears
2018-02-28 看过
非常坦率,独特,又可爱的小说,别的不评了,就说说王小波的masculinity.

王小波的男子性,或者“直男癌“,在几乎他笔下所有小说中都有贯穿。简而言之,王小波写女人,具有他特有的坦率的性欲,更多的,是”直男性”在生根发芽。

直男性最大特点就是女人一定要好看(eg.陈清扬)。不美的女人写不下去,没法表达。《红拂》一书里,不管是李二娘,还是红拂,酒坊街一个无名浪荡女,或是站在街上姿势略显尴尬奇怪的歌伎,都一定要有倾国之姿。小波形容李二娘跑起来可以说是美艳绝伦,一头短发也伶俐漂亮,对红拂更是不吝惜赞美,不管她老、扮丑、如何如何。就连小孙,他都发现了她如何美丽,身材如何之好,背后看她的腰像过一座窄桥。他对女人的审美观,在此淋漓尽致----女人一定要白皙, 胸部坚实挺翘不能太大,小腹平坦,腿直,皮肤任何时候都光滑无暇香气宜人。这个观念贯穿在几乎他的所有女人人设里,对他来说,女人是平面的,是简单的,是unconditional的美;不存在没洗脸就会脸黄,没健身就会屁股瘪,不抹眼霜就会两眼无神皱纹环绕。

第二大特点,即对女人的怜惜。王小波笔下的女人,可以过得惨,可以干尽坏事调皮事,但不会死得惨。换言之,对女人结局的宽容,是直男性的另一特点。“夜奔”二字其实告诉了我们红拂不会死。至于红拂为何没死,每个读者可能有自己的想法,王小波可能也有自己的解释。在我看来,其中一个原因便是,“夜奔”是一种直男性的延展。王小波的直男性是不会允许红拂死的,因为他不会允许绝美的东西经历任何缺损和殒灭。正如红拂五十岁依然美艳绝伦,吊死前绝食灌肠都美得动人心魄,吊死未死时衣衫吸收了她的香汗,她本人更是如雕塑一般诱惑迷人之至。没有过程可以真正摧毁“美”!所以王小波不让红拂死,而是放她走。一个开放式结局,红拂自由了,美自由了,美永远存在了。

一个佐证:王小波如何对待红拂的男人,也非常值得关注。写作有意思在于,书里的所有人物、所有对白、所有故事承转启合,都来自作者本人。一切皆是作者本人的臆想、经历、揣测、编纂、情感、体会。李靖,高大英武,金枪不倒,一届奇才。李靖拥有了红拂,这就暗藏着作为作者的王小波的暗暗“嫉妒“感。所以王小波没有让李靖得善终。最后李靖成了一坨肉,一块比目鱼般的去人化的存在,李靖消亡了。虬髯公爱慕红拂,求之不得,在河岸边看见李靖红拂光天化日下做那事,气得想杀人。这也是作者王小波的一个侧影的碎片。虬髯公后来在扶桑,也有了各种fetish,神神叨叨,也不算是善终。这都是王小波“直男性”的体现。

《红拂》真是一部非常有趣的小说,读来让人哭,让人笑,让人哭笑不得。每个主人公身上都有王小波。每个主人公都是王小波的一部分。古事与今事的交织,散影与全整的回应,这才成全了这部可爱的作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红拂夜奔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拂夜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