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柴尔德家族传奇 罗斯柴尔德家族传奇 评价人数不足

来自金钱的祝福《罗斯柴尔德家族》

幽游烟丝
2018-02-28 看过

我应该如何开始呢?如何才能表达一个庸俗的普通人,通过密集的信息压缩,窥探到那个传奇家族一二之后,心里头的复杂感受。

作者的援引和梳理,既有时间线的顺推,也有依据事件线的跳跃,但终于还是成功的把各种零散的碎片揉捏到了一起,让人看到了一个追逐金钱、且抱团追逐金钱的家族,诡谲又虔诚、势利却宽厚、投机并稳健的发展史。

确实很难片面和单纯的归纳这个家族,如果可以做到,它又怎么会成为各个旁支都独当一面、且几次从战争和动荡里全身而退的争议传奇呢?是的,它就是那么的复杂,可以又并不是那么复杂。

从一开始,到最终结束,他们从未放弃对那一句犹太谚语矢志不渝的祈祷:

钱不是罪恶,也不是诅咒,钱会祝福人的。

其实,囫囵吞书的过程里,总是忍不住把罗斯柴尔德家族和美第奇家族做比较。一样都是从显贵的罅缝里挣扎到上流社会的人,一样慷慨的用金钱换取名望或身份,一样巧妙的利用代理人的身份谋求家族的成长……

是的,太相似的两个家族,如同历史的轮回一样有趣又着人思考。

家族的开创者也好,一代又一代的家族领袖也好,他们到底掌握了怎样的魔咒,可以让他们披荆斩棘成为令人不敢直视的赢家?

书里头有一段荒谬的揣测显得有趣,却又诚实。据说受苦受难流离失所的犹太人,在历史的长河里备受蹉跎。但是最初的先祖并没有放弃他的后代,一个神秘的幽灵挑中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帮助他们最大程度发挥才智,且有效的规避风险,使得他们心想事成。

我却想把这种荒唐的传闻,理解成罗斯柴尔德家族所信奉,甚至或许向它祈祷的某种具象化描写。是的,钱会祝福人的。


罗斯柴尔德家族,从未放弃过对利益的追逐,甚至一切的社交以及对上流社会、贵族、国王甚至国家的援手,都是以日后回馈的利润作为指标来进行权衡的。这个大约算是稳健上升的时期,他们和美第奇家族的很大差别。当美第奇家族积累了充分的财富之后,他们的慷慨大多为了谋取名声的华丽和血统的高贵,很可惜,在嘈杂的时代,这两样后天争取的东西,未见得就会带来真金白银。好笑又沮丧的是,他们最终成为了早期家族赞助的高级穷人的样子,然而原生的家族烙印使得他们又是那么难的获取到同样的慷慨。

罗斯柴尔德家族就很不一样了。他们以代理人身份管理着某些尴尬权贵的财产,有风险也有困难,他们却以惊人的智慧和忠诚谱写传奇曲目。可是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是那个环节,也不论是那条战线,效忠的对象甚至颠沛流离,都没有影响到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赢利。他们忠心耿耿的对象,不仅仅是让他们从犹太人狭小居所里搬出来的特权阶级,还有不会被离间的金钱。


其实说起来也是神奇。农牧时代土地和牲畜作为核心生产资料的时候,被视为基督或上帝背叛者的犹太人,遭受到无法想象的轻贱,无法拥有土地,也不能拥有牲畜,他们只能经商。然而谁会料到,三十年风水轮流转,当低贱的商人经过艰苦的累积,成为掌握金钱的人的时候,农牧居然陷入了某种尴尬——它确实对扩张有着重要的作用,只可惜它的困顿,如果它陷入困顿,所有的问题确实都可以用钱来解决——犹太人,那些通过机敏洞察和活络公关实现财富累积的犹太人,就已经为后世定下了某种基调,这个世界的财富,总有一天会源源不断的流入犹太人的口袋里。

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是这样。当最初的黑塞沦陷,罗斯柴尔德家族似乎就已经被推上了大发战争财的危险地带,不论是布料生意起家,还是以财务经理谋生。一代代的变迁,最后,他们都成为了金融大鳄。

是的,他们的利润,来自战争贷款、战败国赔款、资金运送等等过程中的运费、佣金和利息。其实想想,欧洲人民,天主教徒和基督徒厌恨罗斯柴尔德家族也是很有道理的。他们煽动战争,从战争贷款中获益,更以此牵制政府。战争结束后,参战国,不论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一样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来恢复民生。于是贷款从罗斯柴尔德家族机构源源流出,他们获得的是利息、佣金,还有通过操控公债获得的惊人利润。他们煽动战争在前,发国难财在后,如果我是蒙受战争伤害的小老百姓,我也讨厌他们无事生非——尽管更多时候,他们只是因为利用了战争,而成为真正的战争贩子的代罪羔羊。


我还是佩服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那些人。十九世纪的混乱欧洲,你打他,他打她,她又打你。每个人都在打别人,似乎战争是寻求独立和发展的唯一途径。那么作为商人来说,眼睛里只有钱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一门心思放在如何捞米这件事情上,实在是无可厚非。

况且,战争财发家致富这件事,既不是罗斯柴尔德尝了螃蟹,也没有到他们的就结束,为什么他们就该背负这种责难呢?

我忍不住想说一句不负责任的话,他们用钱解决了战争,当其他人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的时候。罗斯柴尔德家族证明了,金钱才是最终君主,然而白白忙碌的人如何咽的下这口气,嫉妒如杂草一样肆虐,变成了锋利的流矢。

那么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值得嫉妒的吗?当然!

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办法否认吧,金钱,必须是膜拜对象名单上的前三位。可是那一路的神仙,为什么就偏偏对这家子情有独钟呢?

团结、理性、长远的目光——加上这家人令人瞠目结舌的财富嗅觉,和对情报的高阶直觉,以及对情势的敏锐视觉,还有对风向变化的锋利听觉,以及巧舌如簧的本事——让这个家族绵延数代依旧屹立不倒,因为他们是真的有钱,真的知道怎么把钱越分越多,怎么在春天种下一块钱到了秋天就有了一把钱的收成。


是啊,战争是多么难以预测的东西,公债市场又是那么的刁蛮任性。他们早早的建立自己的信使系统和情报网络,他们最大程度的把权贵如同带线的风筝一样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他们知道时候时候扯动那根金光闪闪的样子,然后充分的享受你看我不顺眼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激愤。他们的才华和天份,逼得人无路可走,也逼得个个欧洲国家无路可走——然而唯一的路,就是跟他们借钱。

他们确实可以飞扬跋扈——尽管书里头看起来似乎还好,国王们和首相们的抱怨却讲述了一切,讲述了他们如何受制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金钱套索而失去自由。看来王子公主也完全有可能是传说中低保户家的小孩,嗯,童话果然不靠谱。

最让人佩服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是,明明他们都不被喜欢,但是但凡有一点点利益勾搭的苗子,他们都能第一时间捉住——这里包括了权贵和政府当家人的更迭,还包括了产业及新兴盈利点的强势介入。他们明明得罪了欧洲最厉害的那些人,可是他们居然还可以把那些支离破碎的人际关系圆回来——看不见一点点结疤的印子。

唉,金钱果然万能。金钱果然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金钱果然是会祝福人的。


其实罗斯柴尔德家族也并不见得果然掉到了钱眼里。他们也有为犹太人的平等自由争取权益——但是为什么看起来和他们想要为积累更多财富而谋求政治资本是一回事呢?

他们敦促各个国家议会做出的改变,以及为此投入的金钱,目的还是要把罗斯柴尔德家族挤入执政中枢,更快获得一手消息且及时变现。他们的高尚果然高尚吗?犹太人们没有看到他们既不想得罪人又执着的抗议。普通人看到的是他们掏空了国家的口袋,却还是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

心疼他们为信仰自由和犹太平民做出的努力。更心疼他们要硬着头皮接待狂人的心情——譬如某个明明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想办法把议会宣誓词里的效忠基督删了,却还要他们冒风险建立以色列的鬼畜作家。

罗斯柴尔德对建国没有兴趣,他们只对钞票有兴趣。

罗斯柴尔德晓得,一个国家搞起来,基建的费用必须国王买单——因为缺乏金钱祝福的信仰和梦想,并不能在以色列的废墟上建起新城。他们凭着爱好和心情做慈善,且依照金钱的祝福行事,始终团结以及虔诚——即便他们用看起来并不那么高尚的手段来戏耍着欧洲的君主们,但终究还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能怪谁呢?


他们真是厉害呀!连那个铁腕的俾斯曼最终也成为了和这个家族眉来眼去的对象——可是他是那么的讨厌犹太人,和整个欧洲一样。

由此可见,有时候人的本能意识和智慧驱动的结论异曲同工。俾斯曼讨厌唯利是图的家族气质,但是又知道,懂得见风使舵真谛的罗斯柴尔德,一定知道怎样和自己好好的相处——在关系破裂之前。欧洲的老百姓们也是,他们讨厌罗斯柴尔德家族榨取祖国的元气,但是又离不开他们的贷款,只能对着利息长吁短叹,然后找机会回头咬他们一口。

美第奇家族好像也有过类似的待遇。他们最终失败,是因为他们忘记了金钱的祝福。罗斯柴尔德能够突围,依旧是因为金钱祝福的魔力使然。


可惜的是,这本书讲了罗斯柴尔德忠诚模样的逆袭,讲了他们财富天分的突围,也讲了如何在战争中用唯利是图的嘴脸左右逢源,讲了身为犹太人的委屈——以及对二战时期倍受迫害之犹太血脉悲剧的序曲,讲了和丘吉尔的渊源也讲了和希特勒的交锋。

却并没有一个持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交代。

并不知道是因为他们充分吸取了高调招人恨的教训变得神秘,还是当今世界的形势更加错综复杂而失去了十九世纪的影响力?

唉,我是不是要去看一下《第六帝国》,作为本书的参考,它会不会有更多的内容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罗斯柴尔德家族传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