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 9.3分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月下
2018-02-28 10:20:04
“我早晚有一天让你把对艾西礼说过的话对我说一遍。”瑞德从沙发里冒出来,嬉皮笑脸地走到斯嘉丽面前说。

如果没有那场战争,如果斯嘉丽一直过着贵族小姐的生活,那么,她将永远爱着童话里的艾西礼。一袭白衣,艾西礼就像传说中的骑士骑马前来,这样的形象太容易成为斯嘉丽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更何况他不像那些痴妄的男人一样那么容易被她征服。他要娶的人是媚兰,却始终不肯说一句他爱的人是媚兰而不是斯嘉丽,让斯嘉丽以为他是因为道德的束缚而不能爱她。

彬彬有礼的艾西礼是个没落贵族,他说他不喜欢战争,可是他仍旧要参军,因为荣誉和教养使他不得不这样做。瑞德说这场战争必败,参军的人都是傲慢的笨蛋,他仍旧流连在所谓不正经的女人群里。然而,当他看到战败的人拖着伤残病体回来,他向斯嘉丽断言这场战争必败的时候,他又要去参军了。斯嘉丽不解地问他:既然知道必败为什么还要去参战?他说他怕自己会惭愧。

瑞德对斯嘉丽说:我们都一样的自私和聪明,但却忠实于自己的内心。

她厌恶他,但是一有麻烦首先想到的却是他。

“女士们,知道哪里可以偷到马吗?”瑞德总是有办法脱离危难,他要用一辆马车把斯嘉丽和刚刚生下孩子的媚兰送









...
显示全文
“我早晚有一天让你把对艾西礼说过的话对我说一遍。”瑞德从沙发里冒出来,嬉皮笑脸地走到斯嘉丽面前说。

如果没有那场战争,如果斯嘉丽一直过着贵族小姐的生活,那么,她将永远爱着童话里的艾西礼。一袭白衣,艾西礼就像传说中的骑士骑马前来,这样的形象太容易成为斯嘉丽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更何况他不像那些痴妄的男人一样那么容易被她征服。他要娶的人是媚兰,却始终不肯说一句他爱的人是媚兰而不是斯嘉丽,让斯嘉丽以为他是因为道德的束缚而不能爱她。

彬彬有礼的艾西礼是个没落贵族,他说他不喜欢战争,可是他仍旧要参军,因为荣誉和教养使他不得不这样做。瑞德说这场战争必败,参军的人都是傲慢的笨蛋,他仍旧流连在所谓不正经的女人群里。然而,当他看到战败的人拖着伤残病体回来,他向斯嘉丽断言这场战争必败的时候,他又要去参军了。斯嘉丽不解地问他:既然知道必败为什么还要去参战?他说他怕自己会惭愧。

瑞德对斯嘉丽说:我们都一样的自私和聪明,但却忠实于自己的内心。

她厌恶他,但是一有麻烦首先想到的却是他。

“女士们,知道哪里可以偷到马吗?”瑞德总是有办法脱离危难,他要用一辆马车把斯嘉丽和刚刚生下孩子的媚兰送回桃瑞园,却又把她们扔在半路,斯嘉丽咒骂他,他仍旧嬉笑着离开。

母亲死了,妹妹病了,父亲酗酒,偌大的种植园就只有斯嘉丽来打理了。她交不了税金,还要维护艾西礼的贵族身份,就穿上漂亮的衣服去城里看望被关进监狱的瑞德。

瑞德很快就看穿了她的小伎俩。“你不值三百元,你只会给男人带来痛苦。”他说。当他说拿不到钱的时候,她像个孩子一样疯狂地捶他,然后掉头就走。

她要嫁给弗兰克,因为他的钱可以拯救她的种植园,她利用他可以养活她的父亲、妹妹、艾西礼,还有媚兰。他们劝她,她都懒得理,只忙着数钞票。她根本不屑于理睬那些关于道德礼教的劝告,活下去比什么都来得实际。

她在街上又遇到西装革履春光满面自信满满的瑞德,瑞德说:你总是这么喜欢嫁给你不爱的男人吗?她说:你是怎么出来的,他们怎么没把你绞死?

瑞德把受了伤的艾西礼送回来,他和媚兰一起演这场戏,笑嘻嘻地看着媚兰说谎。媚兰是瑞德唯一尊敬的女人,她像个修女一样,理解和尊重每一个人,包括人人嫌恶的瑞德和瑞德寻求安慰的女人贝尔。她的软弱里有一种善良的坚韧,瑞德说她没有斯嘉丽的力量,她有的只是深情。

弗兰克很快便死掉了,斯嘉丽在来看望他的瑞德面前假装伤心。瑞德早看穿了她这套把戏,一边打趣她一边向她求婚。“我不能在你嫁来嫁去的期间永远等下去。”他说。

他在她的眼里自负又粗野,哪里比得上她心目中的谦谦君子艾西礼。然而她最终答应了。

“是为了我的钱吗?”瑞德甩开她。

“是有一点点,钱是很有用——”她很聪明,其实也很单纯,这种单纯源于她的自负。

他给她荣华富贵。他宠她,却又嘲笑她;他帮助她,也不让她有丝毫的得意。他说,他不要她用爱的皮鞭抽打他。如果他不是那么骄傲,适当地流露一下自己的感情,这真情或许会撕开斯嘉丽心上那层自己都看不清的固执吧!爱情让人总是那么小心翼翼,然后收获错过。

他看到她的心里仍旧只有艾西礼,就把爱转移到女儿身上。在他们的女儿骑马摔死的时候,他彻底心灰意冷了;从对女儿的呵护便可以看出他对斯嘉丽的爱有多深,生怕化掉一样捧在手心里地宠,也因此,痛得彻底,骄傲的男人比普通的男人更容易受伤。

媚兰死前把艾西礼托付给斯嘉丽照顾,媚兰说的没错,艾西礼果然是个孩子,斯嘉丽终于看清了他的懦弱;瑞德说的也没错,艾西礼不配斯嘉丽的热情。人,总是被固执蒙蔽内心,爱上自己的幻想,却忽略了身边实实在在的存在。

斯嘉丽最终看清自己的内心,她真正爱的人是瑞德。可他却要走了,决绝地夺门而去。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明天虽然又是新的一天,可是希望未必能成为现实,她的力量未必能够挽回爱人的心。羊都没了,再补牢又有什么用呢?

摘自《时间的灰烬》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14743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飘的更多书评

推荐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