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 诗经 9.4分

诗经|《绸缪》,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七徽
2018-02-28 10:12:47


《诗经·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在此邂逅。子兮子兮,在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见此粲者何!

【简释】

1.绸(chóu)缪(móu):缠绕,捆束。犹缠绵也。

2.束薪:喻夫妇同心,情意缠绵,后成为婚姻礼。

3.三星:即参星,是由三颗星组成。

4.刍:柴草。

5.隅:东南边。参星黄昏时在东方天上,此时到东南,已至深夜。

6.楚:荆条。 7.粲者:美人。
-------------------------------------------------------------------------------------------------
1.

编剧邹静之历时2年,将2万字的《倾城之恋》改编成了近40万字的剧本,由陈数和黄觉出演白流苏和范柳原,剧情较之原著的市侩炎凉,有了些温情暖意。电视剧播出后,曾出现无数张粉讨伐的言词。我在观剧之

























...
显示全文


《诗经·唐风·绸缪》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在此邂逅。子兮子兮,在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见此粲者何!

【简释】

1.绸(chóu)缪(móu):缠绕,捆束。犹缠绵也。

2.束薪:喻夫妇同心,情意缠绵,后成为婚姻礼。

3.三星:即参星,是由三颗星组成。

4.刍:柴草。

5.隅:东南边。参星黄昏时在东方天上,此时到东南,已至深夜。

6.楚:荆条。 7.粲者:美人。
-------------------------------------------------------------------------------------------------
1.

编剧邹静之历时2年,将2万字的《倾城之恋》改编成了近40万字的剧本,由陈数和黄觉出演白流苏和范柳原,剧情较之原著的市侩炎凉,有了些温情暖意。电视剧播出后,曾出现无数张粉讨伐的言词。我在观剧之后,认为各有各的好。

小说冰冷地讲述了一个自私的男人和自私的女人的故事。电视剧里有了人情味儿,多了些诗情画意,岂不很好。谁愿意拒绝阳光明媚,岁月静好呢?至少我是不愿意的。

电视剧《倾城之恋》对小说的修改,最成功的是加入了小说以外的古典元素。比如范柳原和白流苏对咏《诗经》中的《绸缪》,缓缓推动着两人情感的升华。

第34集里,白流苏只身来到香港,和范柳原重逢,晨起的明媚时光里,他俩说着情话:

范柳原:“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白流苏:“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也?”

白流苏抢白道:“其实这个意思是,美呀美呀,这个女子真的有这么美吗?”

范柳原反唇道:“美呀美呀,拿这样一个美丽女子我该怎么办?”

对话里满是调侃的情调,但思念之柔情蜜意也尽在其中了。

之后,两人缠绵之际,白流苏又用白话文念出了《诗经》里的《绸缪》:“把柴草捆的更紧一些吧,抬头看上去,那三星高高的挂在门户之上,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呀,让我看到如此灿烂的人儿。你呀,你这样的明丽,让我该怎么办呢。”

据说之前,邹静之就知道改编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不易,但喜欢张爱玲在书里添加的《诗经》。小说里是范柳原对白流苏说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此句是《诗经》里的《击鼓》。小说里的这段读起来,总觉得苍凉无奈。张爱玲也曾说“这是一首悲哀的诗。”

邹静之改编小说时,加了《绸缪》,给人物对话増添了古典韵味,优美了这段风风雨雨的爱情,剧情也变得温情脉脉,有着温暖的力量,和明亮的希望。在白流苏和范柳原重逢后,深情相望对吟着《绸缪》,经历过生死考验后,“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样的誓言就显得那样真挚感人。

剧情截图
2.

《绸缪》,通常的解释,是婚礼上众人祝贺新郎新娘的歌,是一首贺婚诗。也有说是洞房花烛夜两人初见时,惊喜无限的私语情话。反正都和婚礼有关。

绸缪,本义是古人用绳子把散着的柴草捆起来,紧密缠缚,形容男女相见时彼此宛转的心事和缠绵之情。现在想一想,男女间婚姻爱情的缠绵不解,可不就是捆束的柴草吗,解不开,理还乱。

“绸缪”二字,最初识得,是来自成语“未雨绸缪”,指事前周密准备。后来慢慢知道还有别的意思,例如紧密缠缚,纠缠,连绵不断,情意殷切,男女恋情,深奥等,历来很多文人学士用过这个词语。

例如,讲紧密缠缚,在《诗经·豳风·鸱鸮》有句:"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大意是:趁着天未阴雨,啄取那桑皮桑根,将窗扇门户缚紧。

讲男女恋情,唐元稹 《莺莺传》有句子:"绸缪缱绻,暂若寻常,幽会未终,惊魂已断。" 清蒲松龄 《聊斋志异·白于玉》有句子:"既而衾枕之爱,极尽绸缪。"

讲情意殷切,汉李陵《与苏武诗》之二有句子:"独有盈觞酒,与子结绸缪。" 元张昱 《醉题》诗里说:"情在绸缪歌《白苎》,心同慷慨赠青萍。" 郑泽 《佩忍初来长沙即席奉赠》诗中曰:"灵均餐落英,宴席聊绸缪。" 宋曾巩《祭孔长源文》有句:"维我与公,绸缪平昔,诗书讨论,相求以益。"

古代娶妻之礼,在黄昏后举行,直至半夜,需要燃薪照明,所以,“束薪”成为婚姻礼俗之一。薪,是柴草,《诗经》中大部分关于男女婚事常言及“薪”,如《汉广》里的“翘翘错薪”,《南山》里的“析薪如之何”。

"绸缪束楚”的“楚”,也是柴薪的一种。“楚”就是黄荆,古时多以黄荆的枝条做刑杖之用。所以“荆”字里有“刑”字。廉颇负荆请罪之“荆”就是黄荆。旧时民间女子以黄荆枝条制成发钗,簪于发上,故有“布衣荆钗”之说,因此古时谦称自己的妻子是“拙荆”。

“三星在天”,“三星在隅”,“三星在户”,三星移动,表示时间推移,“隅”指东南角,“在隅”表示“夜久矣”,“在户”则指“至夜半”。三章合起来可知婚礼的进行时间,即从黄昏至夜半。

如果说此诗是贺婚的歌,每一章的后四句,就是众人以玩笑俏皮的话,来调侃这对新婚夫妇:“今夕何夕,见此良人,见此邂逅,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如此邂逅何?如此粲者何? ” 众人闹新房,问他或她,如此良宵,见着自己的心上人,将如何亲昵对方,尽情享受这初婚的欢乐呢?

读《绸缪》,是淡淡语,写常见之事,抒凡间男女之情,恬淡而缠绵,却有无法言说的美妙。诗歌美,初见美,爱情美,得到美的美。

“今夕何夕“之辞,情意绵绵,爱得忘乎所以了,不知今夜是哪夜了。后世的诗人经常在诗作中以此句表达初相遇的惊喜,或是久别重逢的欢愉,以及赞美喜悦之情。如《越人歌》所写:“今夕何夕兮,搴州中流。今夕何夕兮,得与王子同舟。”

唐杜甫有诗《赠卫八处士》:"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大意是:世间上的挚友真难得相见,好比此起彼落的参星与商星这两个星宿。今晚是什么日子如此幸运,竟然能与你挑灯共叙衷情?宋张孝祥也有词《念奴娇 · 过洞庭》:"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3.

读读背背这首诗,觉得古时候的人有情有义的,实在比我们深情的多。现在的社会,科技发达,物质丰富,不知我们对于情义到底能够做到几分。

想起电影《卧虎藏龙》原著作者王度庐的一段话: 情和义不能相比,情字面前,义字根本不存在。有情,就一定有义;有义,却不一定有情。

深以为然。张爱玲对于胡兰成,是有深情大义的,即使胡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张爱玲还是把三十万(旧币)的稿费寄去,接济胡的生活,余生不说一句胡的不好,足见张爱玲的情义,是情深义重。

至于胡,有过情有过爱,这是真的,但最终还是无情无义。之前有人说他的文章好,是个有才华的君子。有才华不假,但我是要在“君子”前面加一个“伪”字的。

“良人”,好人,这么美好的称呼,说的是“有情有义”的人吧。

“良人”在《诗经》里多次出现,一般指女子称呼男子,当然称呼女子也可以。

读着读着,发现汉字真是奇妙。“良”字左边加个“女”字,就是“新娘”的“娘”,那么这样的“良人”必是懂得体贴和包容的吧,男子会想:如此良人,嫁我可否?

“良”字右边加个耳朵,是右耳旁,即“邑”,金文小篆都写作“邑”,“良”加“邑”,就是“新郎”的“郎”,“邑”是指封地城堡,婚姻是爱情的城堡,女子会想:如此良人,可愿护我一世周全?

这世间,无论男子女子,当你被唤一声“良人”之时,请问,你好意思不做“良人”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