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责任法的基本问题 侵权责任法的基本问题 评价人数不足

Koziol关于诉讼时效的修法建议

饿师兄
2018-02-28 09:13:52

1. Koziol承认现有的短期诉讼时效的规定是合理的:

规定一个相对的短期诉讼时效,其自权利人知晓或者应当知晓损害以及赔偿义务人之时开始起算。

2. 针对长期诉讼时效(长期权利保护期间),Koziol认为《德国民法典》以及一些奥地利学者所认为的分别侵害最高位阶的法益(生命、身体、健康和自由等)从加害行为发生时起算30年,而侵害其他法益则从损害发生时起10年,这种起算时点的区分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加害行为发生后损害可能逾30年还未发生,如遭受辐射后损害发生于30年之后,此时损害赔偿请求权尚未成立就已罹于长期权利保护期间,显然并非合理。

不过,Koziol教授承认针对不同的法益可以有不同的最长保护期间。就此而言,《德国民法典》第199条的规定是合理的。只不过起算时点应当统一为损害发生时:

例如,在侵害具有最高位阶的法益时,时效期间可以长达30年;而在侵害位阶较低的法益时,尤其是造成纯粹经济损失时,可以规定10年的诉讼时效期间。

3. 为了真正达到法律所期待的激励权利人尽快行使其权利的效果,

...
显示全文

1. Koziol承认现有的短期诉讼时效的规定是合理的:

规定一个相对的短期诉讼时效,其自权利人知晓或者应当知晓损害以及赔偿义务人之时开始起算。

2. 针对长期诉讼时效(长期权利保护期间),Koziol认为《德国民法典》以及一些奥地利学者所认为的分别侵害最高位阶的法益(生命、身体、健康和自由等)从加害行为发生时起算30年,而侵害其他法益则从损害发生时起10年,这种起算时点的区分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加害行为发生后损害可能逾30年还未发生,如遭受辐射后损害发生于30年之后,此时损害赔偿请求权尚未成立就已罹于长期权利保护期间,显然并非合理。

不过,Koziol教授承认针对不同的法益可以有不同的最长保护期间。就此而言,《德国民法典》第199条的规定是合理的。只不过起算时点应当统一为损害发生时:

例如,在侵害具有最高位阶的法益时,时效期间可以长达30年;而在侵害位阶较低的法益时,尤其是造成纯粹经济损失时,可以规定10年的诉讼时效期间。

3. 为了真正达到法律所期待的激励权利人尽快行使其权利的效果,可以规定一个从诉讼时效期间过半开始的举证责任的加重,例如连被告的抗辩都由过了一般期间才行使权利的原告来证明其抗辩不成立(举证责任倒置)。


《民法总则》第188条规定:

第一百八十八条 【普通诉讼时效、最长权利保护期间】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1. 在解释论上的问题是:“权利受到损害”是否意味着这一诉讼时效期间仅适用于损害赔偿请求权?绝对权保护请求权是否也可适用诉讼时效期间?(这可能并非学术问题,但我不记得了)

2. 在立法论上的一个问题是:是否有必要区分不同的法益,规定不同的最长权利保护期间?例如侵害个人信息、纯粹经济损失情形,就不属于“权利受到损害”的情形了,如何决定其诉讼时效期间?这可以说是立法上的不严密导致的漏洞。立法者可能并没有意识到,除了权利之外,还有大量的利益被侵害的诉讼时效期间如何规定。事实上,现在的立法也很少区分权利和利益做不同的保护。

3. 一个相关的问题是:当事人请求确认法律关系无效,是否受到某种期间的限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推荐侵权责任法的基本问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