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伪装者 7.4分

在暗浪里寻一颗蜜枣——剧本小说摘抄

糟糕卷毛毛迷路
2018-02-28 00:41:26

作为依旧蹲在坑底的人,剧本小说常看常新,一颗蜜枣抵地过十把刀子。

此篇仅限台丽。作为坚决拥护曼丽的台丽党,重看剧本小说时发现台丽线非!常!甜!

【所谓红娘都是深藏功与名】

“生死搭档?”明台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感觉很新鲜,“男的?女的?”
王天风故作玄虚:“你说呢?”
“那……”明台说,“当然是女孩好。”
王天风不屑地“哼”了一声,看着王天风的表情,明台知道自己猜对了。
“漂亮吗?”明台得意地问。
……
明台双眉一挑,往身后的桌沿上一靠:“可惜了。我对女人这个题目,向来做得不够专一。”
“你喜欢‘包罗万象’?”王天风语含讥讽。
“不,我喜欢‘一锤定音’。”
“那岂不是很专一?”
“因为遇不到啊。”明台俏皮地回答,而后好奇地问道,“那个女孩长什么样?有照片可以看吗?”
……
...
显示全文

作为依旧蹲在坑底的人,剧本小说常看常新,一颗蜜枣抵地过十把刀子。

此篇仅限台丽。作为坚决拥护曼丽的台丽党,重看剧本小说时发现台丽线非!常!甜!

【所谓红娘都是深藏功与名】

“生死搭档?”明台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感觉很新鲜,“男的?女的?”
王天风故作玄虚:“你说呢?”
“那……”明台说,“当然是女孩好。”
王天风不屑地“哼”了一声,看着王天风的表情,明台知道自己猜对了。
“漂亮吗?”明台得意地问。
……
明台双眉一挑,往身后的桌沿上一靠:“可惜了。我对女人这个题目,向来做得不够专一。”
“你喜欢‘包罗万象’?”王天风语含讥讽。
“不,我喜欢‘一锤定音’。”
“那岂不是很专一?”
“因为遇不到啊。”明台俏皮地回答,而后好奇地问道,“那个女孩长什么样?有照片可以看吗?”
……
谁知明台手一抬,那张于曼丽的黑白照被他拿住了,明台拿腔作调地怪叫道:“这个妹妹,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王天风嗔怒地拿着文件就要打他,明台就势一躲,边躲边嚷道:“嗨,我真见过!”
……
男学员活动了活动胳膊,傻傻地看着于曼丽洗着手里的毛巾。
明台走过来,像没事人一样走到于曼丽身边,也不看她,嘴里哼着歌曲用脸盆接水。
突然,水停了。
明台生气地嘀咕了一句,拿手使劲地拍打了一下水龙头,还是没反应。于曼丽叹口气,明台这才注意到她,向她伸出手……于曼丽刚要有激烈反应,却看见明台递过来的是一条拧干净的毛巾。
“擦擦。”
于曼丽瞥了一眼明台,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毛巾,冷冷道:“谢谢,不用。”
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王天风的声音:“认识了?”
……
“我叫明台。明月的明,楼台的台。”明台伸出手,只见于曼丽伸出的竟是拳头,又立即握手成拳,两人拳对拳地碰了一下。
“于曼丽。”
……
远处,明台看着王天风和于曼丽,他的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叫于曼丽的女孩儿跟其他的女孩子略有不同。

【曼丽非正式见家长】

明台扣紧黑色学生装的领口,满脸欢喜:“太好了。”继而转对于曼丽道,“我大姐最疼我了,找个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
于曼丽微微一笑,笑意中带着些许自卑和欣慰。
明镜和明台的车几乎同时抵达香港大学。
“我大姐下车了。”明台隔着车窗正好看见明镜在港大门口下车。
林参谋道:“我们绕到后门去。”
“我替你争取十分钟。”说完,于曼丽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五分钟足够。”明台道。
明镜刚准备走进校园,一个“女学生”不知从什么地方蹿出来,一下就撞到明镜身上,明镜差点闪着了腰,皱着眉刚要埋怨,才发现“女学生”倒在地上“哎哟”直叫。
“你跑这么急做什么?”明镜看她摔得不轻,倒有些不安,“伤着没有啊?”
“对不起啊,是我不好,撞着您了……”于曼丽站起身愧疚道。

【史密斯夫妇式开弓没有回头剪】

明台站起来,离开座位。
于曼丽站在走廊上,娇媚地点燃一支烟。明台从她身后走来顺势扶住她的细腰,附耳轻声道:“有时候,穿旗袍的女人不一定要多高贵,主要是看穿的人有没有水蛇腰。”说完,伸手从她嘴里夹过香烟,自己吸上一口。走廊上三名保镖用艳羡的目光看着明台,“你太引人注目了。”明台也回望了一眼保镖说道。
“我已经相当收敛了。”
“你越收敛,越是风情万种。”
于曼丽微笑:“谢谢,我就当是赞美了。”
二人甜蜜地在走廊上亲吻,明台的眼睛落在手表上,他的嘴咬在于曼丽耳畔,道:“行动。”于曼丽的手摸到他的口袋里,拿出一把枪来,对准过道上的保镖就是一枪。

【台历】

“我呢?”于曼丽指着明台,“必须,补习是好话。”

“你啊,色彩斑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伪装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伪装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