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亿株白桦

鲍勃
2018-02-27 23:07:48

在图书馆自习累了来到一楼文学阅览室发现了这本书,很惊奇,“新生杯”比赛时就是用这本书的名字作为题目,写的是契诃夫的小传,两人同样的横跨西伯利亚,相反的路程,相反颜色的封皮,一黑一白,永远深沉寒冷的西伯利亚。 书很厚,但是翻得很快,内容只是作者胡成的旅行日记,和亲切的陌生人短暂的交流,必不可少的冲泡红茶,苏联时代的火车站,列宁雕塑,人烟稀少的城镇,戒不掉的伏特加。没想到四五天就把它读完了。 新的俄罗斯联邦正在慢慢恢复,一如一百年前的十月革命,只是少了硝烟的味道。描写壮美景色的同时作者穿插进俄罗斯的历史,在阴郁的贝加尔湖畔的注视下,很多中国人都走过这段旅程,无论是1925年留学的蒋经国,1927年流放西伯利亚的中共党员马员生,还是1946年的茅盾。 “俄罗斯的土地有多深厚,它的人民就经历过多么深厚的苦难。”契诃夫只身前往萨哈林岛就是为了考察俄罗斯最黑暗最贫瘠的地方,写下了《萨哈林岛旅行记》,他的最后一篇小说《新娘 》也盼望着一个崭新的,富有活力的新生活能来到世人面前。但他怎会预料到,在他去世13年后,共产党人推翻了沙皇和资产阶级政府的统治,贫苦的俄国农民和工人满怀热情和理想去塑造一个新的乌托邦,

...
显示全文

在图书馆自习累了来到一楼文学阅览室发现了这本书,很惊奇,“新生杯”比赛时就是用这本书的名字作为题目,写的是契诃夫的小传,两人同样的横跨西伯利亚,相反的路程,相反颜色的封皮,一黑一白,永远深沉寒冷的西伯利亚。 书很厚,但是翻得很快,内容只是作者胡成的旅行日记,和亲切的陌生人短暂的交流,必不可少的冲泡红茶,苏联时代的火车站,列宁雕塑,人烟稀少的城镇,戒不掉的伏特加。没想到四五天就把它读完了。 新的俄罗斯联邦正在慢慢恢复,一如一百年前的十月革命,只是少了硝烟的味道。描写壮美景色的同时作者穿插进俄罗斯的历史,在阴郁的贝加尔湖畔的注视下,很多中国人都走过这段旅程,无论是1925年留学的蒋经国,1927年流放西伯利亚的中共党员马员生,还是1946年的茅盾。 “俄罗斯的土地有多深厚,它的人民就经历过多么深厚的苦难。”契诃夫只身前往萨哈林岛就是为了考察俄罗斯最黑暗最贫瘠的地方,写下了《萨哈林岛旅行记》,他的最后一篇小说《新娘 》也盼望着一个崭新的,富有活力的新生活能来到世人面前。但他怎会预料到,在他去世13年后,共产党人推翻了沙皇和资产阶级政府的统治,贫苦的俄国农民和工人满怀热情和理想去塑造一个新的乌托邦,结果换来的并不是美好的新生活,而是更残酷更黑暗的二战,冷战以及萦绕在人们心里的1984。为了理想的奋斗变成了关乎利益甚至生命的斗争和批判,“赤旗”插遍世界的努力最后成为冷战之间挣扎的拉锯战,然后毫无结果的结束。 这是俄罗斯的宿命么?“开始总是满满当当的许诺,中间变得紧巴巴皱缩缩,到结尾,烟花一场。”契诃夫在信中写下的,成为了整个俄罗斯的缩影。 在不同的旅馆里不会一句俄语的胡成靠着翻译器,手势和简单的英语和俄罗斯人,蒙古人,韩国人,中亚人进行交流,在书中描写了几十位普通人,印象深的是小旅馆里一直玩填字游戏的老人,他不知道老人从哪来,到哪去,他在这个旅馆住了快一个月了,胡成最后没有和他告别,做与不做没有什么不同,老人已经经历了许多相似的告别了。“也许他是被这个时代流放的。”;和他住同一旅馆的美丽的俄罗斯姑娘,两人从来没有互相打扰过,俄罗斯姑娘坐在床上吃着一个苹果,默默地看着电视,“每个人都有过那么一段独自谋生的经历。”;还有火车上找不到酒友的亚历山大老头,一个人独自喝酒,酒精的麻醉从来都没有打消他乐观的态度。 胡成抵达莫斯科前的最后一站是叶卡捷琳堡,那里他找到了鲍里斯·叶利钦的雕像,叶利钦葬送了庞大的苏联,那个充满激情理想的红色乌托邦成为了过去,几十年的历史十分短暂却改变了世界的进程。可能俄罗斯人永远也无法忘记它,但也有可能很快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谁知道呢。 还有滴血大教堂,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他和他的家人成为了可怜的政治牺牲品,失去了地位就变得一无是处,孩子们明明是无辜的,却都被契卡残忍的杀害了,直到苏联解体他才被平反昭雪。 作者没有写有关契诃夫一个字,但是两人都提到了俄罗斯一条不成文的习惯:用人名作为城镇名,不管是贪官污吏还是战斗英雄,荒诞但也挺有趣的。 每个中国人心中多少都会有一丝俄罗斯情结,就像作者在书中所说的:“究竟他们是在收藏与追忆过去的意识形态与政治理念,还只是在收藏与追忆自己过去的青春?”作者护照上的所有签证,全部来自于现在或者曾经的共产主义国家,无一例外。用他自己的话说,或许以后可以办一个影展,名字就叫作:共产主义。(借用某豆友) 我终究是要把这篇感想写下来。 将近一天回家的火车令我浑身疲惫,沿途看到的只是白雪皑皑的黄黑土地和永不停息的化工厂,白色的化学颗粒顺着烟囱飘向天空,晃晃悠悠的大客车我听见了熟悉的乡音,两个农村妇女一遍一遍重复着无聊琐碎的家长里短。刺骨的寒风刮着我的面庞,走在街上也睁不开眼睛。 除了折腾,还是折腾。 何处不嘈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