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的建筑记忆

墨台柳
2018-02-27 23:02:18

假期读物1

——

耶路撒冷作为三大宗教圣地,谈及时却绕不开政治、战争的话题。这样一座辉煌而包容的城市,在炮火中依然迷人的城市,它又是由谁建造。这一问题甚少有人关心。

“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呈现出无限魅力,却同时将那些建造者遗忘在过去。从这本书《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跟随作者阿迪娜·霍夫曼,我们将会看到宁静或战火中的耶路撒冷裹挟着的建造与破坏。

阿迪娜·霍夫曼主要向我们介绍了三位建筑师,其中前两位埃里希·门德尔松及奥斯汀·哈里森以传记形式介绍,神秘的斯派罗·霍利斯则由作者主视角进行寻找。尽管写作方式不同,作者的笔触是一致的冷静,因所记录的是世界大战前后的历史以及圣城所处的巴以相争的境地,不可避免的,文字间流露出遗憾和唏嘘。

一战后的德国对犹太人的种种恶行使得德国流失了大批的科学艺术工作者,门德尔松便是其中一位。他人的眼里门德尔松古怪、刻薄甚至傲慢,然而对于建筑艺术,他却坦率而热忱。辗转英国,并等待着以色列召唤的门德尔松仿佛赤子,他直率的性格和他整体中呈现动态的建筑风格如此相悖,可尽管战火频发时局艰难,他始终秉承原则进行最纯粹的创作。战争中不得已离开耶路撒冷的门德尔松,他等待并渴望着的却永远离开了的灵魂归宿,即使身为读者的我们也感受到他的无尽遗憾。另一位伟大的巴勒斯坦建筑师奥斯汀·哈里森,相较于门德尔松一生中的激烈冲突,他更为沉稳平和。经历过战争的老兵对和平有着更切身的憧憬和渴望,他将这种愿望融进建筑艺术,极富耐心和热情的创作,使得哈里森成为巴勒斯坦官方建筑最重要的缔造者,洛克菲勒考古博物馆即他的作品。不同于前两位的盛名,斯派罗·霍夫曼更像一位幽灵。他的建筑也不同于前两位的宏伟,似乎更专注于小规模的设计,风格灵巧而奇妙。由阿迪娜·霍夫曼的视角,像一期追踪溯源的纪录片,根据仅存的照片和文件,追寻他未知而神秘的生平。

尽管三位建筑师的性格和作品风格截然不同,同在战火中的圣城的他们却都对和平充满希望。

哪里有愿与政治相提并论的艺术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的更多书评

推荐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