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日 49日 9.4分

永远的梅朵

一因
2018-02-27 看过
   原来,苦难是认识世界、辨别人心的最好方式。——《49日
原来,苦难是认识世界、辨别人心的最好方式。——《49日

      在西藏,一切都很慢。缓慢地喝茶,缓慢地走路,缓慢
在西藏,一切都很慢。缓慢地喝茶,缓慢地走路,缓慢

永远的梅朵
读长篇小说《49日》之随感
                                         绿 玉
       宋晓俐是一位在京的作家,梓伯先生转来她的小说《49日》是2017年10月21日,距她又一次进藏的2016年10月12日,时隔一年,似乎这是缘分。
       《49日》要出版了,这是晓莉继西藏三部曲《北京遥望香格里拉》《白拉姆客栈》之后的第三部小说。梓伯曾为晓俐的《北京遥望香格里拉》《白拉姆客栈》写过“爱的朝拜”和“爱情落地生根啊梦想抽枝开花”的评论,这次要我为《49日》作评。
       与其作评不如说是读后感更为恰当。我与晓俐素未谋面,却钟情于《北京遥望香格里拉》《白拉姆客栈》,钦佩她能够在短短的三年里一鼓作气完成西藏三部曲的创作。在《49日》即将面世之际,对晓俐谨表祝贺并致意!
       从小说楔子读起,晓俐进藏1500公里的行程与141天的激情创作,对《49日》的诞生至关重要。而我与《49日》的神交自此开始,主人公梅朵如美丽的格桑花在心底绽放了。
     《49日》情节环环紧扣,起伏跌宕,以梅朵寻找男友关一山和雪山狮子藏獒森柱为主线缓缓展开,从拉萨到玉树1500公里的行程,经历了49个日夜的纠结、愤怒、饥寒、伤痛、生死大考,她不抛弃,不放弃,最终完成灵魂的脱胎换骨。以文学铸心,以文学重铸民族灵魂,是《49日》这部著作的意义所在,晓俐通过一系列典型人物的塑造,完成这样一个文学命题,包括《北京遥望香格里拉》的“卓玛”、“王初一”、“格桑”,《白拉姆客栈》的“端阳”、“洛桑”在内。
       梅朵的形象塑造独具匠心。“梅朵”是格桑花的别称。格桑花的花语是“怜取眼前人”。主人公梅朵是长在青藏高原上的格桑花,是可爱的格桑梅朵。人物“梅朵”的典型意义寄寓了藏族人民期盼幸福吉祥的美好情感,梅朵49日独旅意义故如此。 梅朵自出生起就失去阿妈,在阿爸等亲人的呵护下长大,包括她家的藏獒森柱都护着她,经期不能吃雪糕,不能光脚在地板上走。她性格独立,生活无忧,对外部世界没有深刻的体验,却要在49个日夜完成1500公里 的自驾出行,面临着不可预测的凶险,但是她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因为她血统里有着这个民族的桀骜不驯,有着坚韧不拔的秉性。
       小说通过情节的精心设计和心理、情感的细腻描述推波助澜,完成主题的升华,一波三折,催人泪下。我在午后的阳光与夜的星空下,深入梅朵的世界,与她一起经历49日情感的跌宕起伏。
       自从梅朵与自愿者团队雪夜住入阿佳家的那刻起,阿佳的身世讲述、梅朵与阿佳和灰獒, 阿佳与儿子和灰獒交织的情感凝如珍珠。临别时阿佳将灰獒托付梅朵收养,后来灰獒被转卖,梅朵为了一份心灵的安宁,决定再买一只藏獒送给阿佳。她仅有的一万多元不足以买下要价20万元的小黑獒,只好用阿爸赠予的天珠抵换,计划买小黑獒再送给阿佳。小黑獒的意外死亡将梅朵的情感置入巅峰又推向谷底,文字始终随着她的心绪而跌宕,犹如雪山奇峰绵绵不绝。梅朵翻越雪山遭遇车祸,连车带人跌入沟底,梅朵被梅小豆被相救,置于绝地又峰回路转。这用爱缔结的情感如青稞酒清香淳朴,久久回味。读来潸然泪下。
       梅朵在1500公里的行程中,与货车司机、警察、游客、盲流等有形形色色的人发生着交集,在金钱与得失面前,人性的私欲与贪婪暴露无遗,49日行程的遭遇拷问着人的良知。
       爱是人类情感的永恒话题,爱是什么?博大与包容,梅朵的心胸可容纳下伤害她的人,可容纳下曾经的不屑一顾的人。“黑脸男人”是小说中的“反派”人物,是世相百态中的其中之一,作家的寥寥几笔,一个性格鲜活的人物便跃然纸上。梅朵为弥补灰獒的被转卖可能会对阿佳的伤害,决定重返那个无名村庄,向黑脸男人买一只藏獒送给阿佳。黑脸男人的小黑鳌要买20万元且不能赊账。她只好用阿爸送的天珠抵账。梅朵容不得多想 ,黑脸男人早用一双又黑又笨的手剪短了红绳,剪短了天珠对她18年的“陪伴”。她在心里多么厌恶这个男人,但是为了弥补阿佳的情感重托,也为卸下自己的良心重负,必须的接受一些规则,毕竟不能超凡脱俗。
       掩卷沉思,49日行程的意义不凡,梅朵寻找的意义不凡,这是一场爱的朝圣,她在不同险境的体验中进行灵魂的脱胎换骨,完成自度。那些熟悉的、陌生的、非人类的情感都交织成密密匝匝的网罩着她,覆盖着她脚下这片辽阔的疆域,爱无疆而绵长。
       在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可以是创作者,都可以成为灵魂的雕塑者和文化的传播者。作家的创作过程是人格的自我完善,对外部世界的感知会升华为精神的固有,由此通过文字传递给这个世界,《49日》演绎了这样一个创作的心理路程。以主人公梅朵为中心的爱衍生的枝节,关联着小说中每个人物的进退与命运起伏,爱在滋生蔓延又不断消亡,所有的消亡又催生了新的蓬勃。
       晓俐在《49日》的直言坦诚,不遮掩,不避短,忠于内心的真实,尊重客观世界的真实,是颇有良知的创作。她在思想的高峰俯瞰大地,深情地讴歌人性的善良与世界的美好,紧贴时代主题而让文字掷地有声。
       对“梅小豆”的塑造具有典型性与现实性。他以援藏医生的身份在县城医院工作一年,可多数时候在牧区巡诊,总是忙碌着,并想尽可能地助人。他敬重生命,说话声音永远低半拍,包括对梅朵的爱含蓄又低沉,想着爱梅朵,要3年、 6年、 9年、无限的时间爱下去。梅小豆的爱基于对脚下这块土地的热爱。他的爱磅礴着,爱梅朵,更爱这里的土地和人民。当一个人意识到人生苦短,人的肉体会随着生命的消亡而消失时,就多了对人生存意义的思考。人生最长不过百年,但是当一个人拥有了一种精神、拥有了一种灵魂的追求、拥有一种对大善大真大美的向往时,并能通过自己的行为追求这种大境界时,就是用善心与善行来影响这个世界。梅小豆存在的最大价值就是在自我完善中实现救赎,这是“梅小豆”人物的典型性。
       晓俐的文字直击心扉,似在唤醒一场赋予生命意义的旅程,其写作技巧臻于大爱无言,窥一斑而现全豹。《49日》构思精巧,以小视角切入大主题。通过明暗两线铺设,将关一山与梅小豆两个人物置于明暗交错处,形成互补对比。苦难历练人性,善美与恶丑、在晓莉的笔端下被挥发的淋漓尽致。
       “关一山”在整部小说里,只是一条暗线,他的出走只伴随着梅朵49天的日程隐现。他自京城来拉萨就读,是梅朵的同学,他与藏地男孩不同的气质吸引了梅朵,他们互相爱慕,同居七年。关一山除去吃喝拉撒,热衷沉溺于网游,说到底只是梅朵的玩伴。他在西藏读书生活这些年,始终没有学会藏语,连听藏语都是一知半截的。关一山是谁?他缺乏激情,缺乏理想,无所是事,在享受中挥霍青春,沦落到命运不堪,所以他的出走是必然的。小说构思精巧,将在寻找关一山上设置的悬念一贯到底。 关一山能回到梅朵身旁吗?不可知,只道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深长。
       梅小豆只对梅朵说,请你在找到关一山时,允许我与他能够公平竞争。顺势所为,不言而喻,关一山在与梅小豆的无形竞争中已处于劣势。他是生活的过客吗?是的,只是一位过客!没有注入生命的清泉,就没有灵魂的救赎,只能空空去也。近年来,人们掀起的西藏旅游热,他们从最深的红尘中来,想放下一世的繁华和尊贵,期遇一场相遇,一场净化灵魂的生命之旅。往往是粘着浮世的名利,求不得,放不下,即使磕长头,转经筒,最终只是藏地的过客罢了。
      作家所能做到的是升华心灵和完善人格,使自己拥有一个独立的心灵世界,与外部世界实现平等的对话——自己不去侵略外部世界,同时也不被外部世界所侵略,在这个基础上,把自己所有的观察、思考和智慧,都通过文字传递给这个世界。只有实现了这样的一种传递,作家的境界、胸怀、思想和智慧才有了真正的意义。晓俐所进行的就是一场灵魂的自我救赎。从《北京遥望香格里拉》到《白拉姆客栈》,再到《49日》,汉藏人民水乳交融的情感之泉潺潺,滋润着这块辽远的土地,我们该晓得了“许多人不明白,自己其实是一种文化载体,也是一种精神载体。 ”
       不切入生活的创作是空洞的,当晓俐有一天意识到创作的空洞时,就想着去改变什么,想着必须有一次属于自己的西藏之行。只有当肉体与灵魂的合二为一时,才会成为真正的创作。她特行独立,所呈现的藏地的在场竟是如此真实又富有意义。
       纵览全局,她的创作就是在灵魂上的舞蹈。为了写好《49日》,她多次进藏独行与笔下的梅朵相遇,可以说没有生命中的独特历经,就没有《49日》的成功问世。《49日》与蕾狄·乔伊斯《一个人的朝圣》有异曲同工之妙,寻找就是灵魂在行进中的朝圣,在创伤中的修复,她完成了精神世界的构筑,给我们一个永远的梅朵。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49日的更多书评

推荐49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