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6分

任是无情也动人

古墓派蛋黄派
2018-02-27 22:36:34

又看红楼,诗意的黛玉自然不必多说,这次却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宝钗身上。

记得少时初看红楼,处处都觉得宝钗可恨。恨她插足木石前盟,恨她圆滑世故,八面玲珑。

后面看了些讲解的书,各路神仙奇言怪谈,又觉得宝钗似有几分可爱之处。她的才华见识,在一众红楼女子里都是出众的,少有可比之人。

如今再看,倒觉得她是可怜,可惜,可叹之人。

宝钗本是入宫备选才人才进的京,却不曾想在贾府落了脚。书里没有交代宝钗落选的缘由,只说她父亲早亡,只和妈妈(薛姨妈)哥哥(薛蟠)相依为命,最是识大体,举止娴雅之人。

她身带一把金锁,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正是一对,这金玉良缘的说法简直是让少年时的我恨透了。可是现在来看,反而是觉得这把金锁,牢牢地锁死了宝钗。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余香

宝钗要审黛玉,提醒她行酒令说了《西厢记》《牡丹亭》里不该说的句子,有下面这段话:

宝钗见

...
显示全文

又看红楼,诗意的黛玉自然不必多说,这次却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宝钗身上。

记得少时初看红楼,处处都觉得宝钗可恨。恨她插足木石前盟,恨她圆滑世故,八面玲珑。

后面看了些讲解的书,各路神仙奇言怪谈,又觉得宝钗似有几分可爱之处。她的才华见识,在一众红楼女子里都是出众的,少有可比之人。

如今再看,倒觉得她是可怜,可惜,可叹之人。

宝钗本是入宫备选才人才进的京,却不曾想在贾府落了脚。书里没有交代宝钗落选的缘由,只说她父亲早亡,只和妈妈(薛姨妈)哥哥(薛蟠)相依为命,最是识大体,举止娴雅之人。

她身带一把金锁,和贾宝玉的通灵宝玉正是一对,这金玉良缘的说法简直是让少年时的我恨透了。可是现在来看,反而是觉得这把金锁,牢牢地锁死了宝钗。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余香

宝钗要审黛玉,提醒她行酒令说了《西厢记》《牡丹亭》里不该说的句子,有下面这段话:

宝钗见他羞得满脸飞红,满口央告,便不肯再往下追问,因拉他坐下吃茶,款款的告诉他道:“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诗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所以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就连作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究竟也不是男人分内之事。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糟踏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一席话,说的黛玉垂头吃茶,心下暗伏,只有答应“是”的一字。

初看时,就在想,小时候的宝钗是个什么样子?按这个说的,跳入眼里的竟是个湘云。(那就也难怪湘云和她亲近了,二人有太多相似之处!)儿时的胡闹,长辈打一顿就能改?未必吧!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想毕,抽身回来,刚要寻别的姊妹去。忽见面前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只见那一双蝴蝶忽起忽落,来来往往,将欲过河去了。引的宝钗蹑手蹑脚的,一直跟到池边滴翠亭上,香汗淋漓,娇喘细细。宝钗也无心扑了,刚欲回来,只听那亭里边嘁嘁喳喳有人说话。原来这亭子四面俱是游廊曲栏,盖在池中水上,四面雕镂子,糊着纸。

黛玉葬花自然凄美动人,宝钗扑蝶也未尝不是一派美景。宝钗一人独处之时,能够扑蝶,可见骨子里还是个活泼的姑娘。和幼时的她保持了一致。可一旦到了人前,她马上布置出层层结界,做好一切防范。端好大家闺秀的样子,为人处世。

宝钗扑蝶

她如此?这就她的可怜之处了。

薛家好歹说也是皇商巨贾,家里根本不差钱。可是再怎样不差钱,怎么在贾府中一待就这么久,纵是亲戚的情分,留客情热,好歹也不是自己的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长长久久的住在别人家,这样说出去也不好听吧!

再则,薛姨妈一门心思的想要宝钗嫁给宝玉,可是老太太已经态度很鲜明了。宝琴不过刚见了一次面,就问有没有人家,宝钗成天眼睛底下的人,众人嘴里一致夸赞的,老太太反而不往心里去,薛姨妈又怎么会不看在眼里!

在抄检大观园一回中,凤姐还特意交代,薛姑娘的地方不能查。后面立马,宝钗就搬出大观园去了。风雨欲来,宝钗可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可是为什么只是搬出去,而不回家呢?一意的守在贾府里,有什么意思。

薛家应该是出了事的!书里虽未说明,但是处处都给人这种感觉。薛蟠和夏金桂的联姻,薛姨妈平日里对姑娘丫头的教训,都感觉薛家的家底似乎都不撑之态。似乎唯有依附贾府,唯有将宝钗嫁与宝玉才能渡过劫难。

所以薛姨妈和宝钗处处花心思,笼络人心。就有了贾母带着刘姥姥游大观园,进到宝钗雪洞一般的屋子里,一色玩器全无,惹得贾母一番言论。就有了宝钗在金钏跳井后对王夫人的宽慰。就有了薛蟠回来后,宝钗送礼连赵姨娘都有份。如此等等。

那么,宝钗真的喜欢宝玉吗?

她知道自己要嫁人,知道宝玉是最好的选择。或许她甚至都没有去考虑这个问题。这正是让人痛心之处了。

也许她根本就不喜欢宝玉啊。

她想要做贾母王夫人眼里的最佳儿媳,每每趁机规劝宝玉,哪次不是碰一鼻子灰。可是宝玉都恼了,她却没恼,一次又一次,简直是前仆后继。宝玉爱的是黛玉,全府上下连最底下的小厮都知道,她这么一个玲珑心的人又怎么会不知。可是她还是不断的去做了,这薛姨妈背后得使了多少力。

也许她自己根本就是知道自己只是一颗棋子,一颗让家族荣耀的棋子罢了,所以她自己喜欢不喜欢并不重要,于是就把自我给杀死了。

突然想到电影《傲慢与偏见》里伊丽莎白的姐姐简,她也不是自己母亲的一件砝码么。泯灭自我,甚至连喜欢都无法让人察觉,面对爱情,如果不是妹妹伊丽莎白的从旁协助,她根本就无法收获幸福。

可怜的是宝钗却没有这样一个妹妹。她有的全部是需要自己去刻意周旋帮助的一屋子人。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觉得可惜。

没有她出面,苦命的香菱估计就被卖了。没有她,黛玉和湘云的愁苦只会更多。

我想,她应该是羡慕黛玉的吧。看起来她有母亲兄弟,实则比黛玉更不如。黛玉好歹有个贾母疼着,但是宝钗又有什么呢!

第五十八回,皇宫里老太妃薨逝,凡诰命等皆入朝随班按爵守制。薛姨妈便受托在园内照管他姊妹丫鬟。薛姨妈挪进园来没有和宝钗住到一起,却住到了林黛玉的潇湘馆。怎么看都觉得有蹊跷。心想薛姨妈一是不让宝钗和黛玉走得过近,二是也防着黛玉和宝玉吧。

至于湘云,宝钗的善意算是最大的了。不单单只为老太太开心,她是真的在帮助湘云,知晓湘云的难处,为她筹划。一场螃蟹宴,安排得上上下下都喜欢。

这贾府通府的人都夸她赞他,若她只是个会施小恩小惠的也倒罢了。偏偏她写诗作词能拔得头筹。宫里的娘娘都赞叹。可见她给予了众人多少好处。人人都说她识大体,但是识大体本身对她而言就不能算是一种称赞了。让人不由得去叹息。

每每想及此,宝钗就额外的惹人心疼。她也有满腔的抱负的: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可是她连探春都比不上。满腹诗情,可是和湘云都什么区别呢。最后陪伴她的只有孤寂,只有“金钗雪里埋”的寒冷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