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洛丽塔

森活森活
2018-02-27 21:49:04

林奕含说自己是带着恶意写下的,她希望看的人都可以很痛苦。 正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一直没有勇气看这本书。但当我开始读便一发不可收拾。这不是一个故事,是一本长长的抒情诗。 林奕含是个天才,用譬喻写完了一本书。 林奕含的半生都在小心粉饰着这座废墟,她说,让我们撇开故事,来谈谈文学,谈谈诗的无邪,你看,李老师的情话多美啊,多像张爱玲那个胡兰成,你不要说不爱,要爱,有爱。 “我跟你在一起,好像喜怒哀乐都没有名字。” “我在爱情,是怀才不遇。” “你现在是曹衣带水,我就是吴带当风。” …… 她不问,为什么他要伤害我。/她问,为什么这些人要背叛文学、背叛艺术。/她不说,你要从书中体味痛苦。/她说,痛苦是真实的,但那些美也是真实的。 比起强暴这件事本身,她似乎更痛恨他们用贞洁的艺术去擦屁股。 如果李国华有爱,那他爱的不过是自己的语境。如果房思琪对李国华有爱,该是怎样的爱?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提到斯德哥尔摩。 她试图用一个“爱”字来力挽狂澜,用自己天才的笔触模仿巫婆的障眼法幻化出辛德瑞拉的南瓜马车来。她管它叫初恋的乐园。 犊羊用软弱造起自己的乐园。

明知貌美却佯装不知;明知高雅却佯装低贱;明知博学却佯装无知;明知矜持却佯装慷慨;明知不爱却佯装爱到深沉……她以为这是自己的神秘岛乐园,没人能够破解,却没想到正是自己这座看似无坚不摧的堡垒把丑恶深深护在了怀里,毒杀了自己。 她终于说了出来,用美丽的、文学的、优雅的、具有迷惑性的方式,亲手剖开了自己的肺腑胸膛,最后任性了一次。 文学是她的包裹身体的衣服,脱下来的都要加倍穿回来。 斯人已逝,她终究是不忍心对自己太残忍的,看客们即使看穿也不要说出来。就像房思琪每次都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穿好了衣服,就像她对李老师说的最咬牙切齿的一句话——

不要看我穿衣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