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前的夏天》:女人,你将如何定义自己?

吴情
2018-02-27 20:27:49
在英国现代小说家中,多丽丝·莱辛被公认为继弗吉尼亚·伍尔夫后又一伟大的女性作家,这一方面由于莱辛本人对女性命运的持续关注,另一方面则在于她的不懈创作与自我超越,从《野草在吟唱》到一九六二年的《金色笔记》,莱辛不断攀登女性主义文学史上的高峰。与其他以知识渊博著称的作家相比,未曾接受过完整教育的莱辛,她的小说,不以哲思取胜,而以生活的细节与敏锐的笔触引人关注。

在《金色笔记》十年后,莱辛出版了《天黑前的夏天》(The Summer Before the Dark)一书。在这部小说中,典型的英国中产阶级女性,凯瑟琳(昵称凯特)·布朗或迈克尔·布朗太太,因为家中临时叠加的种种意外,忙碌的生活出现了一段空闲时间,但因为受丈夫友人之邀,她前去国际食品组织充当翻译,由此,她开启了一段自我发现与自我定义的“奇妙”旅程,结识了各色人物,并得以审视以往的生活乃至女人的命运。

家对女性来说,毋宁是永远的“禁锢”和诱惑,也是文学书写的常见主题。凯特的婚后生活可谓幸福:住在高级社区,邻居大多优雅、礼貌;丈夫的个医生,社会地位较高;几个孩子差不多都已长大成人。然而,凯特却忘记了真实的自我(如果存在的话),她熟悉的自己,她乐意扮



...
显示全文
在英国现代小说家中,多丽丝·莱辛被公认为继弗吉尼亚·伍尔夫后又一伟大的女性作家,这一方面由于莱辛本人对女性命运的持续关注,另一方面则在于她的不懈创作与自我超越,从《野草在吟唱》到一九六二年的《金色笔记》,莱辛不断攀登女性主义文学史上的高峰。与其他以知识渊博著称的作家相比,未曾接受过完整教育的莱辛,她的小说,不以哲思取胜,而以生活的细节与敏锐的笔触引人关注。

在《金色笔记》十年后,莱辛出版了《天黑前的夏天》(The Summer Before the Dark)一书。在这部小说中,典型的英国中产阶级女性,凯瑟琳(昵称凯特)·布朗或迈克尔·布朗太太,因为家中临时叠加的种种意外,忙碌的生活出现了一段空闲时间,但因为受丈夫友人之邀,她前去国际食品组织充当翻译,由此,她开启了一段自我发现与自我定义的“奇妙”旅程,结识了各色人物,并得以审视以往的生活乃至女人的命运。

家对女性来说,毋宁是永远的“禁锢”和诱惑,也是文学书写的常见主题。凯特的婚后生活可谓幸福:住在高级社区,邻居大多优雅、礼貌;丈夫的个医生,社会地位较高;几个孩子差不多都已长大成人。然而,凯特却忘记了真实的自我(如果存在的话),她熟悉的自己,她乐意扮演的角色,是“救火员”,是调节者,永远不忘将孩子、丈夫的喜好、利害、习惯牢记于心。相比之下,她都忘了自己在葡萄牙语上的天赋,忘了在家庭之外,其实还有更为广阔的世界。

这更广阔的世界,常常被目为男人——他们给自己的定义是志在四方,建功立业——的领域,是莫琳打算与之结婚的菲利普——他目睹了社会的不公,打算与众人一起通过革命改变世界——的世界。然而,吊轨的历史证明,也正是这群踌躇满志的人士,贡献出了不间断的战争、恐怖、种族灭绝、大屠杀,当然,也有民主、自由、平等等理念。作为和平建设者的女性,始终难以在公共领域发挥自己的作用,或许这一点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都很难改变。

结束了在国际食品组织中的临时工作——如果凯特愿意,她的出色表现很有可能帮助她得到一个正式职位——凯特开始了自己的冒险:出轨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美国男人,与他一起去西班牙度假;放任自己的着装,当了一回下层女性,体验被人当做空气甚至被鄙视的感觉;在陌生人跟前吐露自己的性爱经历、迷离的梦。这一切的一切,最终都随着凯特拎起箱子,坐车回家中结束,但显然,这时候的家,早不是她原先离开的那个家了。家变了——陌生人曾寄居一段时间,或许带有他们的生活痕迹——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凯特对自我的深度观察:这个家,并不那么幸福,却也并非不幸至极,却是她愿意甚至乐意维持的。这时的她,已来到了人生第三阶段的“看山是山,看水还是水”。

在《天黑前的夏天》中,同样呼之欲出的女性人物,还有凯特的邻居,活力论者玛丽,以及很快就要步入婚姻殿堂的莫琳,她们无疑都构成了凯特自我定义的参照。凯特与丈夫之间,并无娜拉和她的丈夫之间的那种深刻矛盾,最终也没有驱使凯特选择离家出走——出走之后,女性的生活就全然幸福无比了吗?每个女性,在人生某个节点,都要面对成家的“问题”。选择成家的,还将遭遇生殖、哺乳、抚育等“问题”。凯特拎箱回家之举,明显是存在主义式的抉择,她知晓前方等待的是什么,也为此做好了准备。

       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黑前的夏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黑前的夏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