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希特勒》:希特勒,一剂毒药

吴情
2018-02-27 20:23:01
文/吴情

尽管距离二战结束已有七十二年,尽管罪行累累的各类人物大多遭到严惩,但是我们对二战的理解、阐释以及温习,每年都在进行。谈到二战,恐怕无法跳过希特勒,这个让自己成为可怖岁月的代言人的“领袖”。然而,走近甚至走进希特勒都是危险之举,我们很难避免因后见之明否认其所有举措,或是以希特勒的丑恶形象证明他令人那难以置信的部署与安排:谁让他是希特勒,这种事只有他做得出来。类似的做法,除了发泄心中的义愤外别无助益。

希特勒的传记、研究资料可谓汗牛充栋,但德国著名记者、作家塞巴斯蒂安·哈夫纳的著作《解读希特勒》(Anmerkungen zu Hitler),虽然简短,但仍不失为一部关于希特勒的“大书”,大是指开阔的视野与精到的洞见,至少它灵活巧妙地避免了某些传记过于沉溺细节的弊病,或窥私癖。在哈夫纳眼中,希特勒是一个毁灭者,而非建设者,他的成功,固然与其个人的见识、谋略有关,但亦不乏机会主义成分。

前半生穷困潦倒,后半生飞黄腾达,甚至改变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希特勒的人生,前后差距悬殊让很多人捉摸不透。希特勒早年学习艺术,但一直未能成名,他参加了一战,并对德国的战败感到诧异(当时他是奥地利人,但加入了德军),此后,他像换了个人,一直醉心于实现德国的世界霸权。尽管他在军事与军事技术方面颇有才华,但在别的方面,“他一辈子都是个典型的半瓶子醋——一个总自认为比别人知道得多,而且到处兜售其所阅读的半生不熟的知识,最喜欢在一群无知的公众面前炫耀。”另外,他几乎没有私人生活可言,政治,就是他的一切。

希特勒上台担任德国总理,而后大权独揽,在很多学者看来,体现了希特勒善于迎合时机。在哈夫纳看来,其实不然,在大萧条时期,是希特勒运用的人才稳住了德国的局势,让大量失业人口通过民用工业得到充分就业,也是他,让侮辱德国公民的《凡尔赛和约》彻底作废,还是他,让德国在一战带来的沉重打击后重返欧洲强国的位置上。当然,如果他止步于此,德国人民想必会对他感激涕零。可惜,他内心强烈的呼声一直在驱使他创建大德意志国家,战争,在他的心田上从未消失。

哈夫纳认为,希特勒是个秩序破坏者,这从他担任总理后的举措上可以明白瞧见。即便大权在握,他始终不致力于稳定的秩序建设,他竭力使民族国家的生命完全服从个人的有限生命,因而,接班人的想法总让他感到厌恶。从入侵波兰到打败宿敌法国,希特勒的声望可谓如日中天,如果他懂得见好就收,自是另一番结局。然而,他个人的目标直指东边的邻居苏联。他有一套自己的理论主张,认为民族国家的本能诉求是生存,生存则要求开拓一定的空间,苏联的领土,便是德国人的未来所向。希特勒的催眠术确实有效,不然有谁愿意住在苏联,寒冷远甚于德国的地方?哈夫纳指出这一点,眼光可谓毒辣。

关于希特勒,一个根深蒂固的说法是,他集中了普鲁士军国主义的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对此,哈夫纳给予了强烈的反对。他说,作为奥地利人的希特勒(虽然他后来入德国籍),“没有继承什么德意志传统,更不用说新教与普鲁士传统,后者是一种(包括腓特烈大帝与俾斯麦在内的)理智而无私的、为国家利益服务的传统。”细思之下,也确实如此,不然,希特勒何以亢奋到连接班人都不愿安排?他恐怕算是“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的最强版本。

关于希特勒对犹太人(命令他人执行)的大屠杀,也是希特勒身上难以绕开的话题。一般,学者认为,大屠杀以前,德国境内的反犹主义已愈演愈烈,屠杀虽然令人发指,但不算意外。哈夫纳则表示反对,他的观点是,欧洲的反犹主义一直存在,并无任何证据揭示屠杀前德国的反犹势力占据了舆论主流,尽管确实有些媒体在将大萧条等问题归于犹太人的贪婪之上。相反,犹太人在德国的同化、融合进程可谓顺利,他们在德国较受尊重,形象也不很负面。哈夫纳倒不是为全体德国人翻案,但不得不承认,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很大程度上是希特勒个人的疯狂想法与实践,他早年便萌生了完全消灭犹太人,净化雅利安民族的优生学想法。

在联邦德国,很长一段时间内,希特勒这个名字都是谈话禁忌,他的自传《我的奋斗》更是成了禁书。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希特勒这个名字,他们不再回避,而是直面、正视,想一想勃兰特突然的“一跪”,想一想德国法律界人士禁绝包括纳粹手势——不久前,有中国公民因在公共场合做纳粹手势被捕——在内一切与纳粹主义有关的符号的努力,便能心中有数,希特勒与他的纳粹思想,最好永远封在地狱之中,不再出现。

       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解读希特勒的更多书评

推荐解读希特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