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挑了一点刺

果果林
2018-02-27 18:54:06

(1420字)九十年代的余秋雨以《文化苦旅》等系列文章进行了一场深入文明、拷问生命的探索之旅,这种散文化的书写方式被白先勇先生称赞说,“诗化地思索天下”,他笔下蕴藏着“诗化”的灵魂,是“给一系列精神悖论提供优美的仪式”。但他这种书写也被有心人批判,说是“最后一批文化贵族的代表”,在《文化苦旅》里是最后一次挥霍之举——这正面看来是文字中有人文思辩,反过来讲是身为文人的一场煽情表演,是从书斋走向舞台的文化秀,是不真诚的撒谎者等等。尽管如此,余秋雨的人文行旅的方式仍让许多人开始了解充满个人情感的散文方式,开始认识西部文化。 诗人、散文随笔、记录片与摄影作者于坚的《西行四章》记录了几次西行感悟,对敦煌、嘉峪关、西安、天水、西藏布达拉宫的几处风物,表达出对西部历史文化、地理沿革、时代变迁的感概和思考。间或穿插一些西部摄影作品,更直观地传达当下西方的面貌。 读于坚的文字,最大的感想是这位作者对西部美学的深入探索,“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这其中有对失传文明的遗憾与惋惜,也有对西部依然壮阔的由衷赞叹,还有对濒临失落之美的呼吁。比如《陇上行》中看敦煌,“美的庄严妙相令任何时代标新立异者都不敢在这得道者面

...
显示全文

(1420字)九十年代的余秋雨以《文化苦旅》等系列文章进行了一场深入文明、拷问生命的探索之旅,这种散文化的书写方式被白先勇先生称赞说,“诗化地思索天下”,他笔下蕴藏着“诗化”的灵魂,是“给一系列精神悖论提供优美的仪式”。但他这种书写也被有心人批判,说是“最后一批文化贵族的代表”,在《文化苦旅》里是最后一次挥霍之举——这正面看来是文字中有人文思辩,反过来讲是身为文人的一场煽情表演,是从书斋走向舞台的文化秀,是不真诚的撒谎者等等。尽管如此,余秋雨的人文行旅的方式仍让许多人开始了解充满个人情感的散文方式,开始认识西部文化。 诗人、散文随笔、记录片与摄影作者于坚的《西行四章》记录了几次西行感悟,对敦煌、嘉峪关、西安、天水、西藏布达拉宫的几处风物,表达出对西部历史文化、地理沿革、时代变迁的感概和思考。间或穿插一些西部摄影作品,更直观地传达当下西方的面貌。 读于坚的文字,最大的感想是这位作者对西部美学的深入探索,“各美其美,美美与共”。这其中有对失传文明的遗憾与惋惜,也有对西部依然壮阔的由衷赞叹,还有对濒临失落之美的呼吁。比如《陇上行》中看敦煌,“美的庄严妙相令任何时代标新立异者都不敢在这得道者面前轻举妄动”,“死亡令现实升华为艺术”等等,这些对传统之美的顶礼膜拜有些意思。但是也必须注意到作者更多用词不妥,观点不妥,感概污七八糟的一面。比如西安难免的游人如织,也“令我(作者)麻木”“景点就像古董商店,都是模特儿般的死东西,看不出什么感觉”;在敦煌,“一天看七八个窟,累极。每个窟都令人感动以至麻木不仁”等等充满个人化的语言,不加粉饰的个人化情绪,虽然感叹已逝去的风物,但对当下却一肚子的不满意。真是泥沙俱下。 也许已是行文40余年,或者因为作者更善长写诗,总是想批判些什么,想以尖锐的语言刺激出些什么,于是行文大大咧咧,反优美而行之,个人化不够美的文字比比皆是,甚至许多看起来粗俗而不尊重。比如在霍去病墓前,作者说“墓前有几坨大石头”。在麦积山一农家吃饭,“主妇胖嘟嘟的,唐朝式的满月脸红通通,母猪般的农妇,生过很多崽的样子”。诸如此类的语言,看着着实刺眼。 作者善于掉书袋,引经论典,特别是古诗词,哗啦啦倒了一堆。这类的文字过多,冲淡了原本记行的旋律。作者对中国宗教认识也有许多不合理与片面之辞。比如说现代建筑大多呆板寡味,古代的民宅看上去就像仙阁琼楼。这句看起来没太大毛病,但细想,如今现存的古代园林在过去也是只有达官贵人们才能拥有的豪宅,也并非普通的民宅。作者随后说,“做工精细,中国人的宗教精神不是在对《圣经》的领悟理解上,而是在日常生活的做工上,所以叫作鬼斧神工”。在此处,突然将《圣经》与中国宗教相提并论,真是让人费解。还有对敦煌冠以“圣”字,为何冠名为“圣敦煌”,这是将敦煌变成基督教的东西了吗? 还有在甘肃博物馆看镇馆之宝铜马,作者说“一直在找原作,看过各色各样的复制品,都是伪的,伤眼”。这也让人很不满,许多博物馆会展出一些复制品,但同样精美大气,一般的普罗大众也很难分辩得出真伪,怎么到了作者这里就到了“伤眼”的程度了呢?诸如此类,让人侧目之处还有许多。作者大大咧咧地信口开河,看得出的是行文做人的不严谨。 西行记事,原本“向过去学习生活,向大地学习生活”的主旨很新奇,但具体文字还需斟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并非所有的沙都被风吹散:西行四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