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论 战争论 8.9分

全章节精华汇总(个人读书笔记)

卡夫卡在漂泊
2018-02-27 18:51:08

第一章 什么叫战争

因此,战争是迫使敌人屈从我方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

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本来就包含两种要素——敌对意图和敌对感情。

在野蛮民族中,出于情感的意图是主要的,在文明民族中,来自理智的意图是主要的。不过,这种差距并非由于野蛮和文明本身决定,而是由当时的社会状态、制度等决定的

倘若纯粹地将文明民族的战争当成政府之间的理性行为,认为战争越来越不受激情的影响,以至于最后不再需要军队这种军事力量,而只需计算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对行动进行代数演练即可,那将是大错特错。

既然战争是一种暴力行为,那么属于感情的范畴就毫无疑问了。

文明民族不杀俘虏,不对城市和乡村进行破坏,是因为他们在战争中更多地使用了智力,学会了比粗暴地发泄本能更有效地使用暴力的方法。

火药的发明、火器的不断改进充分证明了,战争概念中所含有的消灭敌人的倾向丝毫没有因为文明程度的提高而受到阻碍或改变。

在战争中,伴随偶然性而来的机遇及伴随机遇而到来的幸运,往往较为重要。

尽管人的理智总是喜欢追求明确和肯定,但人的感情却常常倾向于不确定

战争还是怪异的三位一体:一、战争要

...
显示全文

第一章 什么叫战争

因此,战争是迫使敌人屈从我方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

人与人之间的斗争本来就包含两种要素——敌对意图和敌对感情。

在野蛮民族中,出于情感的意图是主要的,在文明民族中,来自理智的意图是主要的。不过,这种差距并非由于野蛮和文明本身决定,而是由当时的社会状态、制度等决定的

倘若纯粹地将文明民族的战争当成政府之间的理性行为,认为战争越来越不受激情的影响,以至于最后不再需要军队这种军事力量,而只需计算敌我双方的兵力对比,对行动进行代数演练即可,那将是大错特错。

既然战争是一种暴力行为,那么属于感情的范畴就毫无疑问了。

文明民族不杀俘虏,不对城市和乡村进行破坏,是因为他们在战争中更多地使用了智力,学会了比粗暴地发泄本能更有效地使用暴力的方法。

火药的发明、火器的不断改进充分证明了,战争概念中所含有的消灭敌人的倾向丝毫没有因为文明程度的提高而受到阻碍或改变。

在战争中,伴随偶然性而来的机遇及伴随机遇而到来的幸运,往往较为重要。

尽管人的理智总是喜欢追求明确和肯定,但人的感情却常常倾向于不确定

战争还是怪异的三位一体:一、战争要素固有的暴烈性,即敌忾心、仇恨感,可以将它们看作是盲目的自然冲动;二、概然性和偶然性的活动,它们使战争成为一种自由的精神活动;三、作为政治工具的从属性,战争因此属于纯粹的理智行为。

第一个方面主要与人民有关,第二个方面主要跟统帅和他的军队有关,第三个方面主要与政府有关。在战争中产生的激情势必早已存在于民众之中,在概然性和偶然性的世界里,政治目的全归政府所管,勇气和才智活动范

第三章 军事天才

想要战胜意外事件,我们需要具备两种素质:一是在各种不确定的环境中却依旧有清醒、镇定、辨别情况的智力;二是敢于向智力所指引的方向前进的勇气。

第五章 战争中的消耗

体力消耗给人们带来重大的影响,在评估局势时务必考虑体力因素。

第七章 战争中的阻力

在军事艺术中,将帅的坚强意志,犹如城市主要街道汇集点上的方尖碑一样,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大体地讲,阻力算得上是区别纸上战争和实际战争的唯一的概念。

第二章 战争理论

虽然统帅不一定具备政论家的才能,也不一定要具备丰富的历史知识,但是他却必须熟悉国家大事,一定要对传统的政策、当前的利害关系和存在的各种问题、当权人物等有一定的了解并做出正确的评价。

统帅不必是敏锐的性格分析家,也不必是细致的人物观察家,但是他一定要了解自己属下的性格、思考方式、习惯和主要优缺点。统帅不必深谙车辆的构造和火炮的挽曳法,但是他一定要能正确地估计一个纵队在各种不同情况下的行军时间。

第三章 军事艺术或军事科学

能力和知识。单纯以探讨知识为目的的是科学,而以培养能力为目的的是技术。

创作和制造为目的的属于技术的领域,以研究和求知为目的的属于科学的领域。

第六章 关于史例

毫无疑问,作为军事艺术基础的各种知识,都属于经验科学的范畴。

无论哪种经验科学,都无法让自己提出的真理总有史例作证。军事艺术的理论也不例外。理由有二:一方面是因为用史例为每个真理作证过于烦琐且不可能;一方面则是因为以单个现象难以论证普遍经验。

第一章 战略

对于战斗本身,战略理论肯定要从它可能取得的结果和运用战斗时起非常重要作用的智力和感情力量来进行研究。

对总计划做出修改。所以,战略在任何时刻都不能停

制订计划时,理论将阐明事物本身和事物之间的相互关系,并使那些少数作为规则或者原则的东西显现出来

计划贯彻下去,不因为千万种理由而动摇,那么除了要具备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头脑外,还要具备坚毅的性格。

战术上,人们起码能亲眼看见一半的情况,而战略却不一样,所有一切都依靠揣测和猜想,因而信心也就相对较小。也因为这样,许多将帅在采取行动时就已经深陷错误的疑虑之中了。

打垮敌人和消灭敌人军队,只有通过战斗的效果才能实现,不管战斗是否已经进行,或者只是做了部署而敌人并未应战。

战争中只有最终的结局才能决定每次行动的得失。

第二章 战略要素

我们将决定战斗运用的战略要素分为以下5类:精神要素、数学要素、物质要素、统计要素和地理要素。

精神素质及其作用所引起的一切都属于第一类;而军队的数量、编制、各兵种的比例等属于第二类;作战线构成的角度、向心运动和离心运动属于第三类;一切补给手段等属于第四类;制高点、江河、山脉、道路、森林等地形的影响属于第五类。

第三章 精神要素

军队之武德、政府之智慧和统帅之才能和他们的其他精神素质,作战地区的民心,一次胜败所引发的精神作用,

第五章 空间上的兵力集中

最好的战略是首先在总兵力方面,而后在关键性的地区始终保持强大的军事力量。

第六章 战略预备队

一般而言,预备队有两个使命:一是延长和恢复战斗,二是应付意外情况。

要能够针对敌人的情况随时调整我方的兵力部署

我们还要加上一点,假如在战术上兵力的逐次使用总是使决定性的行动推迟到整个行动的末尾,那么在战略上同时使用兵力的准则却差不多总是使主力决战在一次大规模行动的一开始就进行。

战略预备队的使命越广泛,它的好处就越少,它的必要性就越小,带来的危险性也就越大。

主力决战的开始就是战略预备队消失的时候。在主力决战中,所有的兵力都必须投入进去,而将由现有军队组成的所有预备队保留在主力决战之后再使用是荒谬的。

如果说,在战术上将预备队当成是应付意外的手段,是战斗失利时挽救无法预见的后果的手段,那么在战略上,至少在大规模的决战中不应使用这样的手段。

第七章 兵力的合理运用

就算是最不恰当的活动,也可以牵制或者击败部分敌军,而倘若被搁置不用,那么它便丝毫不起作用。

第八章 军事行动中的间歇

个原因。它们是内在的牵制力量,能阻止战争不停歇地进行下去或者进行得太快。

第一个原因是优柔寡断和怯懦

第二个原因是人的认识和判断都是不完善的

第三个原因是防御比较强有力。

句话,没有足够的利害关系迫使他们做出行动。

综上所述,一次战局中的军事行动不是连续不断的而是有间歇的

所以,在每次流血行动之间总会出现一个双方都处于守势而互相观望的时期,但是,有较高目的的一方往往会采取进攻的态势,它处于前进的状态,所以它的观望态度与另一方有所区别。

第一章 进攻和防御

什么是防御?抵御进攻。防御的特征是什么?等待进攻。

防御这种作战形式绝不是单纯的盾牌,而是由巧妙的打击所组成的盾牌。

防御方可以利用进攻方没利用的时间,防御方可以坐享其利

防御方还可以有限享用由战争带来的地形之利

防御这种作战形式就其本身来说比进攻这种作战形式要强。

既然我们说防御是一种较强的而带有消极的目的的作战形式,那么我们自然只会在力量较为弱小且需要这种形式时才会运用它。一旦我们的力量强大到能够到达积极目的,就应该立刻放弃它。

由于人们在防御中取得胜利往往能够获取对自己比较有利的兵力对比,所以,以防御开始而以进攻结束,是战争的自然进程。

谁认为自己拥有的力量相当强大,强大到足以采取进攻这种这种较弱的作战方式,谁就可以追求较大的目的;而谁如果给自己提出较小的目的,那么谁就能够采取防御这种较强的作战形式。

第二章 进攻和防御在战术上的比较

有利于取得胜利的只有3个因素:出敌不意、地利与多面攻击。

出敌不意的效果是,让敌人在某个地方面临远远超出他意料的优势兵力。

那些有助于我们隐蔽地部署军队的地形

多面攻击则包括战术上的各种大的与小的迂回,它之所以对取胜有帮助,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让敌人遭到火力夹击,二是让敌人害怕被切断退路。

第三章 进攻和防御在战略上的比较

胜利这个概念在战略范围内是不存在的。

所谓战略的成果有两方面:一是指为战术胜利做好有效的准备(这种准备越好,战斗中的胜利就越会有把握),二是指利用战术上已获得的胜利。会战胜利后,战略可以通过各种安排让会战的胜利所产生的效果越多,它能够让己方从敌军那里获得的战利品增多。对于在会战中费尽心思与力量却只能一点点取得的东西,它却可以大批地取得,且取得的越多,它的效果越大。

如果不是因为包围作战对交通线起到一定的影响的话,在战略范围内或许压根儿不会将它作为一个导致胜利的因素。

战区的有利作用,往往在防御方这里。当进攻方的部队发动一次战役,他们便要离开自己的战区。如此一来,他们的实力便受到了削弱,即要塞和各种仓库只能留在后方。他们需要通过的战区越大,他们因此而受到的削弱就越严重

因为他们要分出行军和派出守备部

第六章 进攻和防御的相互作用

战争的概念并不是随进攻而是随防御一同产生的,因为进攻的绝对目的更倾向于占领,而不是斗争,而防御则是以斗争为直接目的,它跟斗争是一码事。

第三章 战略进攻的目标

进攻方要么占有它们,要么利用它们来换取别的东西。

目标一旦达成,进攻便随之停止,防御便会出现。

第五章 进攻的顶点

有些战略进攻能够直接造成媾和,但这样的情况很少出现,大多数战略进攻往往只能做到这样:它的力量尚足以进行防御以等待媾和时刻的到来。超过这个时间段,事情便会发生剧变,进攻方将遭到比进攻方发动的攻击力量还要猛烈的还击。我们将这个时刻叫作进攻的顶点。

第八章 寻求决战的战区进攻

和谨慎应当是防御方的保护神一样,大胆与自信理应是进攻方的保护神

一句话,防御方在精神方面越是软弱,进攻方就应该更加大胆。

第十一章 关于胜利的顶点

交战双方中任何一方力量的削弱,都应该被当成是另一方力量的增强

前进时使力量增强的最主要的原因有:

1)敌军遭到损失,这种损失常常比我方大;

2)敌人在仓库、补给站、桥梁等无生命的作战力量方面遭到重大损失,而我方却没有这种损失;

3)从我方进入敌国领土的那刻起,敌人就开始丧失土地,因此也丧失补充新的

作战力量的动力;

4)我方获得了这些源泉的一部分,即得到了以敌养己之利;

5)敌人的各部分失掉内部联系,不能够正常活动;

6)敌人的同盟国同敌人脱离,而另一些国家则是转向我方;

7)敌人最后丧失了勇气,甚至有些人放下了武器。

2)在敌国境内建立战区的必要性一定会随军队的前进而不断增大

前进得越远,侧翼就越长,因此产生的危险也就越

)军队同补充来源地的距离会随着军队的前进而增加。

一个大国战败时,它的小同盟国往往会很快与之脱离关系,所以,胜利者一定会随着每个战斗而越来越强大。

由进攻转入防御的转折点是各个战局计划的目标。

第二章 绝对战争和现实战争

战争是建立在可能性、概然性、幸运与不幸运的赌博的基础之上的,严格的逻辑推论在这里往往完全不起作用,甚至会变成智力活动的无用而累赘的工具。

第三章 战争的内在联系

鞑靼部族经常需找寻新住地,他们往往携带全族出征,所以,他们人数的众多是其他军队难以比拟的。他们的军事目标是迫使敌人屈服或者赶走敌人。如果他们的文明程度较高,他们利用这种手段将很快地击垮所有敌人。

西班牙王国一分为二——西班牙和奥地利。

所以,政府往往以巨大财产的所有者和管理者自居,并致力于增加财富,可是,其国民对此并不感冒。鞑靼人出征时,全体人民参加战争。在古代共和国和中世纪,多数人民参加战争,但是在18世纪,人们并未直接参加战争,而是其素质的优劣对战争产生间接的作用。

这样一来,在政府脱离民众并将自己当成国家之际,战争便变成了单纯由政府依靠国库内的金钱和本国的、邻国的无业游民所从事的事业。于是,各国政府所能运用的手段受到了限制,其规模和持续时间都有了限度,这种限度是双方都可以估算出来的。

只有在时机对己方非常有利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这种需要付出高昂代价的手段,而统帅的高超艺术便表现在善于创造这样一种极为有利的时机。在这样的时机尚未出现时,人们似乎无事可做,统帅没有理由采取行动,一切力量似乎都是静止的,就连进攻方最初的动机也被谨慎与踌躇湮没。

战争意义的角度上看,战争不过是一种比较强硬的外交,一种比较有力的谋求谈判的方式,而会战与围攻是较为重要的外交文书。就算是非常富有荣誉感的人,他的目标也只是谋取适当的利益,充当缔结和约的资本。

在鞑靼人时代、共和国时代,甚至于在中世纪,对敌国进行掠夺和破坏这种战争方式发挥过巨大的作用。不过,在现在,它已经与时代精神脱节。人们完全有理由将它当成是无益的和野蛮的行为,因为这种行为极易遭到报复,而且它所打击的是敌国的民众,而非帝国政府。所以,它并不起作用,它只会造成民族的文化水平永远处于落后状态。

由于人民群众的参与,战争便不再取决于政府和军队,而是取决于全体人民以及其固有的力量。这个时候,可以使用的手段和所能够做出的努力不再受到限制,用来战争的力量也不再遭遇阻力。所以,对敌人来说,危险是最大的。

自从拿破仑出现以后,战争就发生了变化,它先是在作战的一方,后在另一方,变成了全体人民的事情。于是,战争便非常接近于它真正的性质,接近其绝对完善的形态。

如此一来,击垮敌人便成为军事行动的目标。只有敌人被打垮时,人们才认为可以鸣金收兵,并根据政治目的进行谈判。

第六章 政治与战争的关系

克劳塞维茨未料到的是,在此书面世后的“一战”中,各国家间建立的早期同盟关系时是有确定防御与进攻目标写进契约的。

这在欧洲司空见惯,因为欧洲向来有一种传统,即加入攻守同盟的国家要承担相互支援的义务。可是,这不过是表面现象罢了,它不意味着攻守同盟中的国家必然会同仇敌忾,利害一致。事实上,这种约定并不是建立在衡量战争对象是谁及其使用的力量有多少的基础之上,只不过它们事先约定好,一旦有变故,要派出一定数量的军队作为支援。

双方行动的动机越弱小——行动便越消极被动;行动越少,就越不需要指导原则。

战争仅仅是政治交往的一部分,而绝不是什么可以独立的东西。

因为所有那些作为战争的基础的和决定战争的主要方向的因素,如我们在前面所讲的:自己的力量、敌人的力量、双方的同盟者、双方的人民和政府的特点等,不也都具备政治交往的性质吗?它们不也都和整个政治交往紧密联系的吗?

政治将战争变成了一种纯粹的工具,将一把需要动用各种资源的可怕的战刀,变成一把轻便的剑,有时候甚至将它变成比赛用的剑,而政治却用这把剑交替地进行冲刺、虚刺与防刺。

如此一来,战争就让生性胆怯的人陷入矛盾而自行解决了

既然我们说战争从属于政治,那么它就应具有政治所具有的特性。政治越宏伟而有力,战争也应当越宏伟而有力,甚至可能会达到其绝对形态的高度。

政治本身集中与协调内政的一切利益,也集中和协调个人的一切利益和哲学思考所能提出的一切其他利益。因为政治本身是这一切利益的代表。

几乎可以断定的是,只有在战争是纯粹因敌对感情引起的殊死斗争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假设政治观点会随着战争的爆发而消失。这样一来,正如我们在前文说过的,现实战争不过是政治本身的表现

政治观点是确定战争主要路线和指导战争的最高观点。

简而言之,军事艺术在它最高的领域内就变成了政治,不过,它不是书写外交文书的政治,而是打仗的政治。

现实的经验告诉我们,尽管今天的军事非常复杂,并有了跨越式的发展,但是战争最终是由政府决定的。用专业术语来讲,那便是,军事是由政治当局而非军事当局决定的。

这都是事物的性质决定的。对政治关系没有透彻了解的人是无法制订出战争所需要的主要计划来的。

换句话说,我们绝对不认为,首相一定要深谙军事。事实上,出众的头脑、坚强的性格才是首相理应具备的主要素质,至于军事常识,首相完全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很好地得到弥补。以法国为例,贝利耳兄弟与舒瓦瑟耳公

事实上,只有在政治能够正确判断法国的觉醒力量和欧洲政治中新产生的关系时,政治才有可能预测到战争的具体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是如何的。此外,只有这样,它才能确定必须使用的方法的范围和选择使用手段的最好的途径。

所以,我们可以说,法国革命获得了20年的胜利,主要原因是反对法国大革命的各国政府在政治上犯错误的结果。

如毛发动的以共产国际和当时占中国九成人口的农民群体为主要政治力量的解放战争。

发生过剧变的政治对军事艺术产生了重大影响,提供了完全不同的手段和力量,因而使战争产生了在其他的情况下不可想象的威力。

第七章 有限目标的进攻战

如果这些占领区越是能作为我方国土的补充部分,即它被我方国土包围或者与我方国土相毗邻,越是处于我方主力的方向上,我方军事力量的削弱就越轻。

第八章 有限目标的防御战

在防御的目标和实质不变的情况下,如果防御方的军事力量并不太过弱小,它完全可以采取一些规模较小的进攻行动,比如入侵、牵制性进攻、进攻个别的要塞等,不过,这些进攻的主要目的并非永久的占领,而是获得了暂时的利益来弥补以后的损失。

倘若我们想从历史中吸取教训,那么一定要将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当成是将来也可能发生的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战争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战争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