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房思琪,我们都是幸存者,我们更需要有共情心

西瓜君
2018-02-27 18:40:41
林奕含(1991——2017),台湾美女作家,2017年4月27日,在寓所自杀身亡,其少时曾遭到补习班老师诱奸,这一经历也最终导致了她的凋零,林奕含将亲身经历写成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她生前接受采访时,林奕含曾说:“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一生。”
    
单纯作为文学作品,算不上一部好小说,人物设计扁平,环境氛围太过阴暗压抑,语言也有点矫饰。但这相当于一部自传体小说,是作者直面深渊的泣血之作,且林奕含以决绝的死完成了它,就不再能单纯地作为一部小说去阅读了,这是一个少女痛苦的呐喊,对这个世界的绝望,不说反思,至少让我们正视罪恶的存在。有那么一群衣冠禽兽,他们利用自己的才学权力,借助小女孩的懵懂,借助那可恶的朦胧的爱情,借助那些黑暗的恐惧和无法求救自救的惊慌,作恶的更加有恃无恐,这种手段成为他们惯用的伎俩,还让一切变得顺理成章。
    
我是一个特别懦弱的人,不敢直面这个世界的阴暗,不关注类似的新闻,假装这些不存在,我不听不看不知道就是没有,掩耳盗铃式的自欺欺人。我不敢相信人坏起来怎么可以坏到这个程度,而女性又弱到什么程度,这种力量的悬殊,一旦这些人变得



...
显示全文
林奕含(1991——2017),台湾美女作家,2017年4月27日,在寓所自杀身亡,其少时曾遭到补习班老师诱奸,这一经历也最终导致了她的凋零,林奕含将亲身经历写成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在她生前接受采访时,林奕含曾说:“这个故事折磨、摧毁了我一生。”
    
单纯作为文学作品,算不上一部好小说,人物设计扁平,环境氛围太过阴暗压抑,语言也有点矫饰。但这相当于一部自传体小说,是作者直面深渊的泣血之作,且林奕含以决绝的死完成了它,就不再能单纯地作为一部小说去阅读了,这是一个少女痛苦的呐喊,对这个世界的绝望,不说反思,至少让我们正视罪恶的存在。有那么一群衣冠禽兽,他们利用自己的才学权力,借助小女孩的懵懂,借助那可恶的朦胧的爱情,借助那些黑暗的恐惧和无法求救自救的惊慌,作恶的更加有恃无恐,这种手段成为他们惯用的伎俩,还让一切变得顺理成章。
    
我是一个特别懦弱的人,不敢直面这个世界的阴暗,不关注类似的新闻,假装这些不存在,我不听不看不知道就是没有,掩耳盗铃式的自欺欺人。我不敢相信人坏起来怎么可以坏到这个程度,而女性又弱到什么程度,这种力量的悬殊,一旦这些人变得丧心病狂,你几乎就没有办法逃掉,性侵是,家暴也是。而这个社会却没有办法阻止这些。
    
我有时候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十几岁的女孩子在对待别人的有所图时这么迟钝和不敏感,房思琪曾两次试图跟家长谈论性,都被噎了回去,文中讽刺的写有些事情父母已经旷课了还自以为是的认为没有开学。我大学宿舍没有独卫,是那种一层楼公用的大卫生间带浴室,我们那栋楼有个大一的学妹就在那个卫生间生下了孩子,想想都毛骨悚然,是怎么做到的。不小心怀孕,不敢告诉父母和长辈,也不敢去医院,一直拖到生产,最后靠运气成全生命。这十个月,这个学妹又是怎么过来的,她今后又该如何自愈。
   
当后面有年轻真诚的男孩子追求房思琪时,她的内心独白是“没有办法说出口,其实是我配不上你们。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整个社会的教育都应该考虑,为什么那么多因暴力失贞的女孩子都如文中思琪一样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不能原谅自己,让错误的自卑感、自责感、愧疚感和羞耻感一步步拖入深渊,而不是告诉自己自我价值并没有因此而失去。更让人愤怒又无力的是当这名“老师”,被称为“补习界的马英九”的名望人物被公众揪出时,矢口否认性侵,只避重就轻讲成是一段婚外情、师生恋,而检方的终结报告是获不起诉,正义无处伸张的现实。性教育的缺失,亲子关系的疏离,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原配对丈夫的宽容对第三者的恨意都是“李国华们”作恶的成因。如果真有恶有恶报该有多好。
   
 于房思琪,我们都是幸存者,我们更需要有共情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