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鱼之乐,焉知蜉蝣之痛乎?

饕客琛
2018-02-27 17:18:06
站在现在的时间点来看,2008年可以称作盛世的起点。
这一年,资本主义的周期性魔咒开始集中爆发,大洋彼岸的灯塔也如风中之烛开始飘摇。
而在大洋的另一边,隔岸观火的人们也开始惴惴不安。
人们并未完全理解危机为何发生的如此突然,看似强大的巨人为何如此外强中干。
保罗・克鲁格曼的《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一时洛阳纸贵,在高校中的借阅排行榜中急剧攀升。
“次级贷款”成为了一个最广为人知的经济学名词,虽然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人不知道它的确切含义。
新凯恩斯主义的信徒开始逐渐掌握话语权,四万亿计划的概念正在逐步酝酿。
以Quantitative easing为主题的阅读理解开始在四六级中频频出现。
但是那些答题的学生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主题将在未来十年中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

这一年,多难兴邦似乎蕴含着未来“中国梦”的种子。
突然爆发的地震让国家凝聚力空前上升,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在现实中初次展露。
民族自信开始在奥运盛典中升腾,阶级之间的鸿沟还尚未显现。
城市居民面对不限购和打折的购房利率手足无措,在大部分人的意识中,那时候的房子真的只是用来住的
宝洁、联合利华和四大的offer依然成为应













...
显示全文
站在现在的时间点来看,2008年可以称作盛世的起点。
这一年,资本主义的周期性魔咒开始集中爆发,大洋彼岸的灯塔也如风中之烛开始飘摇。
而在大洋的另一边,隔岸观火的人们也开始惴惴不安。
人们并未完全理解危机为何发生的如此突然,看似强大的巨人为何如此外强中干。
保罗・克鲁格曼的《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一时洛阳纸贵,在高校中的借阅排行榜中急剧攀升。
“次级贷款”成为了一个最广为人知的经济学名词,虽然时至今日依然有很多人不知道它的确切含义。
新凯恩斯主义的信徒开始逐渐掌握话语权,四万亿计划的概念正在逐步酝酿。
以Quantitative easing为主题的阅读理解开始在四六级中频频出现。
但是那些答题的学生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主题将在未来十年中改变自己的生活轨迹。

这一年,多难兴邦似乎蕴含着未来“中国梦”的种子。
突然爆发的地震让国家凝聚力空前上升,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在现实中初次展露。
民族自信开始在奥运盛典中升腾,阶级之间的鸿沟还尚未显现。
城市居民面对不限购和打折的购房利率手足无措,在大部分人的意识中,那时候的房子真的只是用来住的
宝洁、联合利华和四大的offer依然成为应届毕业生最梦寐以求的工作机会,但BAT的工作机会也逐渐变得炙手可热。

我也在这一年进入大学,学习、读书、生活,毕业后和大部分同学一样开始工作,然后按部就班的买房,计划未来的发展。一路前行却从未回首,直到趁今年春节时期的半点闲暇,读了吴晓波的这本《大鱼大水》,才开始思考过去十年我们这一代人究竟经历了什么。

从经济逻辑而言,盛世的起点是建立在信贷扩张的基础之上。持续宽松的货币政策通过银行逐渐传导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又由于间接融资渠道的种种歧视,使得银行的信贷资源明显更倾向于国有经济,而民营经济却未能受益。本书中有大部分篇幅就描述了在这种畸形的资源分配机制下,大鱼是如何形成的。当然,这种资源的歧视业同时引起了决策层的讨论。但是,在经历了一次股灾、三任证监会主席和无数机制创新之后,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构建依然一地鸡毛。银行依旧扮演着金融中枢的角色,承担着超出其能力的范围之外的责任和风险。

如果说信贷资源的分配不公使得民营企业怨声载道,那么随着M2逐年高企的房价则让我和我的同龄人惶恐不已。按照马克思的观点来看,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那么在当下,房价便是一切社会矛盾的总和。豪宅之下,命若蜉蝣,无数理想泯灭、爱情的消逝,究其原因,最终还是因为个人再生产的能力远远赶不上不断高企的房价。房地产的金融属性和杠杆的恐怖力量恐怕在我们这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每个人均会牺牲一部分自我投入到这盛世当中,心甘情愿生如蜉蝣。

总之,在过去的十年中,大鱼得水而乐,然知鱼之乐,焉知蜉蝣之痛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激荡十年,水大鱼大的更多书评

推荐激荡十年,水大鱼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