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蚀崖 海蚀崖 评价人数不足

黄康俊的海世界——读小说集《海蚀崖》 游焜炳

学术派
2018-02-27 16:04:47
黄康俊是个怪才。他的创作个性太独特了,几乎无人与之相近,以至你不能不觉得他怪。黄康俊之独特,不仅仅在于他在题材上得天独厚地占有了别人所陌生的南海世界,更在于他写出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心中的大海,表达了他对世界与人生的独特体验和感悟,并创造了与之相适应的独特的艺术形式。作家出版社新近在《文学新星丛书》中推出黄康俊的中短篇小说集《海蚀崖》,便全是写海的篇什。不论你对作品作何理解,你一定能感觉到作者是个很有个性、才华和潜力的文坛新秀。

      大海的狂暴与温柔,神奇与美妙;大海的博大深沉与变幻莫测,在黄康俊笔下有淋漓尽致的描写。真如陈国凯所言:写海写得如此多姿多彩者,惊心动魄者,广东作家中黄康俊是第一人。光是为了见识一下神秘的南中国海,满足你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你就很值得读一读这部集子。何况它还有许多更值得品味的东西。

      黄康俊的海世界又是个象征世界,心灵世界。作者以大海象征整个自然,整个世界,象征人类的生存状态和个体生命形态——“生活的大海”和“每一个人就是一方大海”。藉着这种象征,他得以摆脱世俗社会的种种繁琐和纠缠,便于



...
显示全文
黄康俊是个怪才。他的创作个性太独特了,几乎无人与之相近,以至你不能不觉得他怪。黄康俊之独特,不仅仅在于他在题材上得天独厚地占有了别人所陌生的南海世界,更在于他写出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心中的大海,表达了他对世界与人生的独特体验和感悟,并创造了与之相适应的独特的艺术形式。作家出版社新近在《文学新星丛书》中推出黄康俊的中短篇小说集《海蚀崖》,便全是写海的篇什。不论你对作品作何理解,你一定能感觉到作者是个很有个性、才华和潜力的文坛新秀。

      大海的狂暴与温柔,神奇与美妙;大海的博大深沉与变幻莫测,在黄康俊笔下有淋漓尽致的描写。真如陈国凯所言:写海写得如此多姿多彩者,惊心动魄者,广东作家中黄康俊是第一人。光是为了见识一下神秘的南中国海,满足你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你就很值得读一读这部集子。何况它还有许多更值得品味的东西。

      黄康俊的海世界又是个象征世界,心灵世界。作者以大海象征整个自然,整个世界,象征人类的生存状态和个体生命形态——“生活的大海”和“每一个人就是一方大海”。藉着这种象征,他得以摆脱世俗社会的种种繁琐和纠缠,便于更自由地表达自己对世界和人所作的形而上的思考和感悟,也便于更充分地表达自己对生活、对故土先人的热爱以及对理想人生理想人格的向往。或者说,他是通过写海来寄托自己的情感依恋以及实现自己对“人是什么”和“人应如何”两大主题的探究的。

      书中的两个中篇《两个太阳的海域》和《雪鱼》是作者的力作。《雪鱼》的要旨是探究“人到底是什么东西”,从人与自然的关系和人类学的新角度来探究人的本源。小说中有许多扑朔迷离的描写,多方渲染了人与大海之间在冥冥中存在着的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而又微妙的关系,并创造了一种人与大海之间达到无比默契和谐、天人合一的奇妙至境。

      作者崇拜自然,更崇拜人,但不是一般的人,而是像他的迎风击浪的父老乡亲那样的大智大勇的硬汉。《两个太阳的海域》中那位身子矮细、其貌不扬且还瘸着腿的老船长何炳水,以他们临危不惧的勇气、丰富的航海经验,以及自我牺牲精神(为救船竟下令砍断自己的手臂)终于率领全船战胜了一次次的灾难。而其他几位原先较为自私、猥琐、庸俗、懦弱的水手,也在他的人格力量的感召下,不但战胜了狂涛恶浪,更战胜了自己,也成了堂堂男子汉。此外,如《雪鱼》中剽悍的“父亲”、《鬼海.鬼鳐.鱼贼》中矢志向鬼鳐复仇不惜与之同归于尽的“鱼贼”,《蓝岛》中不计成败不畏艰险不屈不挠追求理想境界的“越”,《蟹王》中身怀绝技重情重义的“蟹王”,也尽是些充满血性和智慧的硬汉形象。懦弱与愚蠢最为他们不耻,他们最常说的贬义词口头禅便是“软脚蟹”、“呆过蟹”。在小说中,大海的狂暴和肆虐甚至仿佛是为了磨砺人类并体现人的伟力和潜能。正是靠着这种勇敢、智慧、团结互助的人格力量,才使原先在大自然面前显得渺小的人变得伟大。这便是作者关于“人应如何”的人生价值观和人格理想,颇有崇高感和阳刚之美。

      显然这里也倾注了作者对世世代代闯海的故土乡亲的挚爱和敬仰之情。同样出于这种深深的爱,作者有时也以“怒其不争”的批判态度去审视他们。《老蟹头轶闻》的老蟹头,因自大、偏狭、大男子主义而导致了自身的爱情悲剧和人性扭曲泯灭;相形之下,他的渔狗还比他更通人性。《海蚀崖》中有生理缺陷的崩鼻三同时又有“嗅海通”的特异功能,屡屡为渔业生产带来丰收。渔佬们却不知尊重他的人格和价值,甚至将他的本事拿手来供人玩赏,以至功能失灵。从此人们更歧视他,连最孝顺的儿子也不愿接纳他,致使他绝望自杀而死。《海姑》中的代沟实际上体现了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冲突,小说既颂扬了海姑的勇敢和智慧,也批判了传统的原始渔猎方式的“背时”、落后。《两个太阳的海域》还写到关键时刻是年轻的蓝波仔的科学知识发挥了作用。

      所有这些表明作者对现代文明是有所感应的,是心向往之的,但比起他对故土先人的崇拜和礼赞来,其力度显然微弱得多。这除了因为他确实深爱着故土故人外,似乎还由于他对自己“逃离”故土故人有一种潜藏着的忏悔和负疚感。他如此热烈深情地讴歌故土故人,似乎也是作为对自己“逃离”后的失落感的一种精神补偿。这比起那些数典忘祖的浅薄者流,显然更值得赞赏。但我也担心作者似乎被这些失落感和负疚感压得太重了,成了一种心理障碍,阻碍了他的视线和感受力,令他不能不频频回头看,以致既不能更敏锐地感受新生活,也不能更锐利地解剖旧文明,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两个文明的尖锐冲突从而大大影响作品反映社会人生的深度、广度和力度。

      有趣的是,作者在艺术表现方面倒是十分轻松自如地摆脱了传统的束缚。他的创新勇气和创造活力很少有人可与之比拟。他非但不肯重复别人,而且执意不重复自己。虽然都是写南海,写海佬,但每篇都换上一种写法,每篇都别开生面,别具一格。他兼收并蓄地借鉴和运用了许多新手法。他那奇特大胆的想象,极度的夸张,多层次的象征、隐喻,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叙述方式,现世、神话、传说、宗教糅合的艺术世界,都给人带来强烈的新鲜感,也令人相信作者还大有潜力。
      (《南方日报》1992年1月16日)

        游焜炳,男,生于1947年,祖籍潮州,生于福建夏门。硕士,研究员。广东作协副秘书长、创研部调研员、《新世纪文坛》报主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蚀崖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蚀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