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王》和“为什么我总是难以成功”? (编辑自曾奇峰讲课)

照亮一点潜意识
2018-02-27 15:29:36
《俄狄浦斯王》是古希腊作家索福克勒斯创作的剧本。讲的是忒拜的国王拉伊奥斯(Laius)年轻时曾经劫走国王佩洛普斯的儿子,因此遭到诅咒。当拉伊奥斯的儿子俄狄浦斯(Oidipous)出生时,神谕表示拉伊奥斯会被自己的儿子所杀,为了避免厄运发生,国王拉伊奥斯用金属丝刺穿了新生儿的两个脚后跟(oidipous在希腊文的意思是“肿胀的脚”),固定住。然后命仆人把婴儿扔到城外山林里任其消亡。然而奉命执行的牧人心生怜悯,偷偷将婴儿转送给科林斯的国王波吕波斯,由他们当作亲生儿子般地扶养长大。俄狄浦斯长大后,因为神谕说,他会弑父娶母,不知道科林斯国王与王后并非自己亲生父母的俄狄浦斯为避免神谕成真,便离开科林斯并发誓永不再回来。

当俄狄浦斯流浪到忒拜附近时,在一个岔路上与一群陌生人发生冲突,失手杀了人,其中正包括了他的亲生父亲。当时的忒拜被狮身人面兽斯芬克斯所困,因为他会抓住每个路过的人,如果对方无法解答他出的谜题,便将对方撕裂吞食。忒拜为了脱困,便宣布谁能解开谜题,从斯芬克斯口中拯救城邦的话,便可获得王位并娶国王的遗孀约卡斯塔为妻。后来正是由俄狄浦斯解开了斯芬克斯的谜题,解救了忒拜。因此他继承了王位,并在不知情的情况

...
显示全文
《俄狄浦斯王》是古希腊作家索福克勒斯创作的剧本。讲的是忒拜的国王拉伊奥斯(Laius)年轻时曾经劫走国王佩洛普斯的儿子,因此遭到诅咒。当拉伊奥斯的儿子俄狄浦斯(Oidipous)出生时,神谕表示拉伊奥斯会被自己的儿子所杀,为了避免厄运发生,国王拉伊奥斯用金属丝刺穿了新生儿的两个脚后跟(oidipous在希腊文的意思是“肿胀的脚”),固定住。然后命仆人把婴儿扔到城外山林里任其消亡。然而奉命执行的牧人心生怜悯,偷偷将婴儿转送给科林斯的国王波吕波斯,由他们当作亲生儿子般地扶养长大。俄狄浦斯长大后,因为神谕说,他会弑父娶母,不知道科林斯国王与王后并非自己亲生父母的俄狄浦斯为避免神谕成真,便离开科林斯并发誓永不再回来。

当俄狄浦斯流浪到忒拜附近时,在一个岔路上与一群陌生人发生冲突,失手杀了人,其中正包括了他的亲生父亲。当时的忒拜被狮身人面兽斯芬克斯所困,因为他会抓住每个路过的人,如果对方无法解答他出的谜题,便将对方撕裂吞食。忒拜为了脱困,便宣布谁能解开谜题,从斯芬克斯口中拯救城邦的话,便可获得王位并娶国王的遗孀约卡斯塔为妻。后来正是由俄狄浦斯解开了斯芬克斯的谜题,解救了忒拜。因此他继承了王位,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娶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为妻,生了两个女儿及两个儿子。

后来,俄狄浦斯统治的国家不断有灾祸与瘟疫,俄狄浦斯因此向神祇请示,想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灾祸。最后,在先知的揭示下,俄狄浦斯才知道他是前国王拉伊奥斯的儿子,终究应验了他“杀父娶母”的命运。震惊不已的王后约卡斯塔自杀,而同样悲愤不已的俄狄浦斯,则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以上就是索福克勒斯这出著名古希腊悲剧的大意。

先来看俄狄浦斯(Oidipous)这个名字,oidipous在希腊语里面是“肿胀的脚”的意思。为什么俄狄浦斯的脚是肿胀的?就是因为他爸爸要丢弃他之前,用铁丝穿过他双脚的肌腱,把它们捆在了一起,于是俄狄浦斯就失去了行动力,这是非常有象征意义的,因为太多有俄狄浦斯冲突的人,都是不敢让自己远离父母,远走高飞的人。
“俄狄浦斯冲突”这个名词是精神分析的创立人弗洛伊德命名的。他观察到男孩在成长过程中的某个阶段,会对妈妈有很亲近的需要,而对父亲有仇恨,刚好索福克勒斯的这个悲剧里面,讲的就是这样的事情。

俄狄浦斯冲突被弗洛伊德认为是人类个体的普遍命运,意思就是我们每个人一生都会保留一些俄狄浦斯冲突的残余,只不过有些人保留得多,有些人保留得少一些而已。也许“俄狄浦斯冲突”、“俄狄浦斯情结”听起来像贬义词,但或许它更是褒义的,为什么?因为当我说你有俄狄浦斯冲突的时候,就表示,你的心理已经发展到了最高阶段,不管怎么样,要比口欲期和肛欲期要强一些。换句话说,就是当你主要的内心冲突是俄狄浦斯冲突的时候,你基本就是一个正常人。

俄狄浦斯的那个悲剧,讲的是杀父娶母。而我们现在讨论的人人都有的俄狄浦斯冲突,并不是真杀真娶,而是象征层面的,并且这个冲突常常是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发生而不为我们的意识主动察觉。

父亲、母亲和孩子这个三角关系是一个复杂的关系。
有一些妈妈,当她们在做了妈妈之后,就开始冷淡跟老公的关系,把自己的所有的注意力(精神分析认为:注意力包括力比多和攻击性)全都转移到孩子身上。因此,当一个男孩在接受了太多的来自妈妈的力比多的时候,他就需要通过象征层面把自己阉割,否则就会激起孩子内心强烈的俄狄浦斯冲突。
如果母亲她自己是健康的,人格是独立的,与他人的边界是清晰的,那么她在跟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间,就能够与时俱进,伴随着孩子的成长主动对自己和孩子的距离做出调整。但是如果一个妈妈,她的人格本身就没有分化好,她自己有比较多的口欲期、肛欲期,或者是俄狄浦斯期的问题,那么她在跟孩子打交道的过程中间,就不能够根据孩子的成长来调整自己跟孩子的距离,那么这时调整跟妈妈距离的任务就落在了孩子肩上,而孩子所能做的调整就是自我压抑。换句话说,当妈妈没有清晰的人际边界的概念而一味地靠近儿子的话,这个男孩只能自我“阉割”。

比如一个现在非常普遍的问题:很多男孩特别的肥胖,这实际上就是在告诉妈妈说你已经靠我太近了。因为脂肪是一个消除自己性别特征的东西,同时它也相当于一个厚厚的垫子,意思就是妈妈如果你没有办法保持跟我的距离的话,那我就长一身肥肉来控制我们之间的关系,使我们之间不要发生古希腊悲剧。但如果妈妈如果能够主动调整跟孩子的关系,孩子就可以自由成长,即我想怎么样发展就怎么发展,想怎么样强大就怎么强大。我不会跟妈妈两个人关系太近,因为妈妈自己会后撤。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儿子的成长过程中间,父亲是缺失的,这在中国家庭也非常多见。这种情况会让母亲跟儿子的关系更加没有分化。从潜意识层面来说,这个妈妈在她自己的丈夫那里所遭受的挫败感,需要用儿子来补偿。但这就是某种程度上的滥用,即把儿子当老公,这种情况下会激起儿子内心巨大的俄狄浦斯冲突,儿子会害怕被惩罚。

科胡特说,一个男孩能够喘一口气的时刻,就是爸爸拉着妈妈去谈情说爱,这样就可以让母亲跟孩子分开一点点。当然,在孩子尚处婴幼儿阶段,妈妈跟孩子十分亲近的关系对孩子的健康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孩子逐渐长大的过程,也是孩子主动离开妈妈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健康的妈妈主动地从跟孩子的关系中间逐渐撤离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一个健康的妈妈,实际上是能够忍受被孩子抛弃的妈妈。

下面来谈谈爸爸。儿子因为想跟爸爸竞争妈妈,因此会在潜意识里有很多对父亲敌意的幻想,那么一个怎样的父亲才能够使他的儿子少一些狄浦斯冲突?有两个特点就可以:轻松和幽默。有一种传统说法是严父慈母,但如果我们向这样僵化的父亲形象认同,做严肃的父亲,那么孩子真的会有很多俄狄浦斯冲突。一个严肃的爸爸是一个没有成熟的爸爸,并且一个严肃的爸爸实际上可能是智商比较低的爸爸。而轻松幽默的爸爸,才是智商比较高的爸爸。一个在儿子面前都不敢放松自己的父亲,他的人格的成长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一个快乐的爸爸,才是一个健康的爸爸。当一个爸爸是轻松幽默的,当整个家庭对孩子的态度是温和的,那么孩子的潜意识里面就会感觉到,原来他对妈妈的完全占有的幻想,也没有那么罪恶,所以也不必通过杀死爸爸来获得妈妈。这样一来潜意识里健康的妥协就形成了——我不需要完全占有妈妈,我也不需要把爸爸杀死。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就开始明白,原来这个爱是可以分享的。这就是对俄狄浦斯的超越。

一个人在六岁之前某个阶段若经历创伤,都会跨时空地投射到他的成年期。如果现在有一台能够穿越时空的投影仪,然后有一束光照在一个孩子的俄狄浦斯期,然后投到墙上,就是投射出他成年之后的状态,这里面到底会出现些什么问题?比如前面说的肥胖,以及中国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哮喘,还有很多的皮肤病,这些都跟狄浦斯冲突有关系。如果对这个内容感兴趣的话,可以自己去查精神分析的文献库。

以上说的是躯体层面的。接下来说一下俄狄浦斯王这部悲剧里面最明显的隐喻:我如果成功了,我就会受到惩罚,眼睛珠子就会被挖出来。简单的说就是,俄狄浦斯冲突意味着对成功的渴望,以及对成功之后的惩罚的恐惧。因而,源自于俄狄浦斯冲突的失败,其实是一种赎罪。

想象一下,有些人非常地努力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他失败了几次,之后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从技精神分析角度来看,他前面的几次失败,很可能是他潜意识故意搞的,就是用这个抵消了俄狄浦斯式的诅咒,就是相当于赎罪了,还了,跟原生家庭在潜意识层面两清,然后就可以放心地去成功了。但是比较悲惨的是,有的人可能是用一辈子的失败来赎罪,永远都是一副失败者的模样。这种失败,如果我们从鉴赏的角度来看,也不失为智慧的一种表现。为什么?因为这样失败了反而我是安全的,不会再有别的惩罚。就像当年如果俄狄浦斯不是杀死了父亲,而是被父亲杀死的话,那么后面的惩罚也就不存在了。

问:如果原生家庭是不完整的,比如父亲因为疾病或者是因为夫妻关系破裂而缺失的话,孩子是不是就注定会有俄狄浦斯冲突?
答:这个真的不一定。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母亲的健康程度。最近两届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和奥巴马都是在单亲家庭里面长大的,他们能够到这个位置,就说明他们自身的俄狄浦斯冲突相当少。

问:俄狄浦斯冲突是不是就是各种纠结?
答:是的,但需要强调一下,这个纠结是在潜意识层面的,如果没有专业人员帮助,你很难自己觉察到有这样的冲突。比如一个人如果他总是失败,你问他:你是不是害怕成功之后的惩罚呀?他肯定会告诉你:我没有啊,我成天就想着要成功,我做很多事情就是要让自己成功。但是在专业人员的帮助之下,他就会知道自己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做了哪些与成功的方向相反的事情。

俄狄浦斯冲突是与超我联系在一起的,而超我就是我们人格中不允许自己太幸福和太成功的部分,它具有令人咋舌的精确度。因此另一个典型的俄狄浦斯的表现,就是对美好的拒绝。在生活中间可以发现这样一些人,他们对美好的东西极具鉴别力,然后能够非常精确地回避这些美好,只要是好的东西,他们都拒绝。比如,把菜做得好吃和做得难吃,哪个难度更大一点?我觉得做好吃应该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但是有些人他们真的是不畏艰难,把菜做得特别的难吃,然后自己就吃这样的东西。还有就是有些人日子一旦过得舒服了,就会觉得有问题,于是要让自己不舒服,这样反而内心平静些,不那么内疚了。这些人对自己所做的就是要过得让自己难受才行,一旦舒服了,就会觉得对不起人,出现内疚感。这些实际上都是典型的俄狄浦斯冲突的表现。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当我们穿一件漂亮的新衣服,或者是换了一个漂亮的新发型之后,会有那么一瞬间,有一点点不好意思的感觉,这就是俄狄浦斯冲突冒到意识层面之后被我们觉察到的东西。但有人可能一辈子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取得成就,也不好意思感受幸福。

也许有人最关心的是孩子的学习成绩的问题,我认为,绝大多数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就是因为俄狄浦斯冲突。有一小部分孩子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先天的问题或者说智商不够,但绝大多数孩子学习成绩差跟智商没什么关系。我甚至认为即使是去测智商,然后测得的分数比较低,也有可能是你智商本来很高,但是因为你的俄狄浦斯冲突,而让你不敢表现出智商很高。另外还有孩子的偏科,也跟俄狄浦斯冲突有关。

一个总的关于俄狄浦斯冲突的定律:只要是跟能力的压抑有关的事情,都可能跟狄浦斯冲突有关系。这个能力包括学习的能力,与他人打交道的能力,创造力等等。中国人的创造力在很长时间里都是被压抑的,实际上就是中国人的集体的俄狄浦斯冲突,向创造性方面投射的结果。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如果一个儿子跟妈妈关系非常好,比如说有事都跟妈妈说一说,而且这个儿子工作学习都没有问题,人际关系没有问题,恋爱婚姻也没问题,但是他跟妈妈关系非常好,这个绝对不叫恋母情结。但是如果一个成年的儿子还在跟妈妈吵架,动不动就发火的话,这就是典型的狄浦斯冲突的表现。恋母情结这个翻译容易导致误解,从专业角度来说,我们还是用俄狄浦斯冲突比较好。


当发现一个人有严重的俄狄浦斯冲突的时候,咨询师该怎么做?
大概有以下三种办法:
1,在来访者把咨询师移情成理想化的父母的情形下,修正他心里内化的早年跟父母亲的关系,即相当于让他重新过一次童年。只不过现在的这个童年陪伴他的不是他的亲生父母,而是心理咨询师。有些来访者,他们的俄狄浦斯冲突已经到了连在咨询过程中间,想象一下自己以后成功了会是什么样子的都不敢。他会说,“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做梦吧,不可能的,别骗我了。”这个时候我们首先要做的是鼓励他幻想。我们猜测在他早年跟爸爸妈妈的关系中,连这样的幻想都是不被允许的。

一个朋友给我讲了一件事,他说他的女儿学习成绩非常优秀,就是全年级第一之类的。这个朋友就告诉他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孩子的爷爷,每次向孩子的爷爷汇报这些好事的时候,爷爷听了之后都不动声色,但每次都要来一句这样的话:你要找医生把她的鼻炎看一看。我们体会一下这个老爷爷他的内心,就是他不允许自己分享孙女的成功和快乐,因为那个会激活他的狄浦斯冲突的报警器,所以他要用一个扫兴的事情,既扫别人的兴,又扫自己的兴,以避免自己被惩罚。我觉得类似的情况在中国的家庭关系中间非常经典,就是总有些人在家庭关系中间,要控制俄狄浦斯冲突的火候,只要整个家庭开始朝幸福的和谐的那个方向发射的时候,其中俄狄浦斯冲突最厉害的那个人,就要破坏这个气氛,免得大家的眼睛珠子都被挖出来。

2,由于俄狄浦斯冲突是在潜意识层面发生的,所以我们需要通过精神分析的面质和解释技术,使来访者意识到其潜意识里的限制性信念,简单地说就是要把潜意识意识化。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什么精神分析需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就是因为潜意识实在是被我们在过去很长时间里面用太大的力量压得太深了。但这事情搞快了也不好,因为如果在短时间里挖出了一个人太多的潜意识的话,他的人格也hold不住,会极度破坏他人格的稳定性。

3,大家知道精神分析是一门研究梦的学问,所以对于阻抗比较大的人,我们通过对他的梦的解释,也可以让他很多的在潜意识里的俄狄浦斯冲突意识化。

有很多人反映这样的情况,就是在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的时候,越会想到爸爸妈妈还过得不好,并且产生严重的内疚感。即如果父母是不快乐的,那么我也不应该幸福,否则我就会有内疚感。这种内疚感和罪恶感,慢慢地就变成一种很深刻的潜意识,压抑到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在面对事情时,总觉得 ‘我不配’,‘我不行’。而这就是因为一个人内在没有完成跟父母心理上的分化,即父母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我也要让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如果父母—孩子心理上的分化始终未完成,那么对于这个关系中的每个人其实都是一种不自由和痛苦。因为父母不许孩子差,不能差到给父母丢脸;但是你也不许比我好,好到让我觉得我不如你。于是孩子的潜意识就会不自觉地将自己的生活运行成令父母“满意的”样子——不让自己的幸福指数明显超过父母,以免除内疚感。虽然我们都知道,一个没有自我完成,自我实现的人必定是不快乐的,然而只要一个人的潜意识里与父母的关系未分化完成,那么他宁可生活不如意、不快乐,也不会有意识地做出一些“令自己内疚”的事。子女对父母就是如此“忠诚”。

问:如果是母亲和女儿的关系太粘,这样的情况怎么处理?
答: 其实这还是分化的问题。分化的意思就是,让母亲的注意力从自己女儿身上多分开一点。比如去投入某种工作或社交,哪怕去打麻将也比把过多注意力投注在已成年的孩子身上要好。这样的母亲,我们希望她有这样的意识:一个被母亲过度关注的女儿,特别是成年的女儿,是处在受虐待状态的。这绝对不是母亲爱的表达,反而会让女儿的各种能力都被削弱。而当这样的女儿自己有成长要求时,心里会不自觉地出现对母亲的内疚。甚至在女儿取得成就和幸福的时候,也会有内疚感。因此女儿会想办法破坏自己的亲密关系,破坏自己的事业,用自己的状态的糟糕来缓解她内心里想离开母亲、远走高飞的愿望导致的内疚感。这就是我们看到有些女性,她们的成就和幸福都受限的原因。我个人觉得不会再有别的原因了。孩子的任何能力的受限,都跟父母-孩子关系过近有关。有的孩子具备智力层面的各种能力,但就是不快乐,而快乐其实也是一种能力。

有一个国外的财富论坛,一些已经拥有很多财富的人分享他们取得巨大的财富上的成功的经验。有好几个人都说,他们在年轻的时候接受了精神分析的治疗,包括现在的教皇,还有去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都获得过精神分析师的帮助。

那么,如果我不去看心理医生,而想获得俄狄浦斯超越,有什么办法吗?有,就是获取新的经验。在旧经验中,如果我有成就,我就会被惩罚。而新的经验应该是如果我满足了自己自恋的需要,或物质的需要,并不表示我把爸爸妈妈毁了。当我生活的幸福指数超过父母时,心里不会有愧疚感,获得了成功的我是可以享受快乐幸福的,并且是被祝福的。

总结: 俄狄浦斯冲突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即我们大家都有。它停留在我们潜意识的深处,通常不能够觉察,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一些状态来了解我是不是有俄狄浦斯冲突?
比如:
 我是不是取得了我所希望的成就?
 我是不是赚到了能够满足我需要的钱?
 我有没有让我觉得舒服的人际关系?
 我是不是实现了小时候的一些梦想?
如果以上你都已经达成了,那么你的俄狄浦斯冲突已经减少到了最低的水平。但如果所有这些你都没有实现,那么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层面的纠结,在潜意识层面你都有一些不敢让自己成功的因素在钳制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你不知道的自己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不知道的自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