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9.1分

所谓的人类历史,只是欺骗的虚构而已!

何小郁
2018-02-27 15:12:56
我们是人还是神?《人类简史》告诉我们,我们只是一个偶然从动物变成了上帝而已。

起初听闻《人类简史》是因为其在豆瓣上大火特火,就像霍金的物理学《时间简史》一样,在人们固有印象中枯燥乏味的历史学著作《人类简史》却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畅销书,个中缘由也吸引着我的好奇心。

在作者看来,整个人类的历史都是由三大开创性的革命所推动的,当然这所说的革命并不是我们头脑中固有的“法国大革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所谓的革命。作者将其称之为“认知革命”、“农业革命”和“科学革命”,至于其它几乎所有的人类所引以为傲的举世瞩目的成就都是经由这三种革命而产生的。


首先便是认知革命,人类在思维方式上具有了虚构想象的能力。

我们人类最初还不具备文化属性,而只能是算作生物学范畴,或者说称作“智人”更为恰当,只是地球上一种没什么特别的动物而已,与“欧洲中东的尼安德特人”、“东亚的直立人”等共同构成“人科”,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智人却突然间似乎成为了“上帝选中的孩子”,具有了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虚构想象的能力,这个看似一无是处的虚构想象的能力却让智人从一种普通的生物一跃而达到食物链的顶端。这种能力可以让智人表达出现实中不存在虚构的信息,而不是像智人的其他兄弟——尼安德特人一样只能表达现实中存在事物的信息。

作者以标志汽车公司为例,它存在的证据是什么?是满大街跑的标志汽车吗?显然不是,因为哪怕将将所有的标志汽车都毁掉,但是标志汽车公司仍然存在。是公司的董事、员工吗?显然也不是,因为即使这些人离职、死去,标志公司依然存续了百年直至当今。那么如何才能摧毁标志公司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法律宣布标志公司破产,如此,只是一纸轻薄的法律文件便解决了即使摧毁上万辆汽车都不能完成的事情,或者说标志汽车公司只是我们人类的一个想象。这便是人类虚构的“想象的现实”,正是通过这种看似毫无用处的思维方式,人类在想象的现实中构建了国家、法律、公司,乃至整个人类历史文化;正是这种能力将成千上万的个体组合在一起构成了完整的人类社会,而不是像人类的表兄黑猩猩一样,最大只能维持数十个个体的小种群;也正是这种能力,让人类的历史从生物学过渡到了真正的历史学。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所谓的世界上第一部成文法典《汉谟拉比法典》,让如今人权主义者引以为傲的《独立宣言》似乎都只是我们人类想象的现实,因为《汉谟拉比法典》中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独立宣言》中说道“人人生而平等”,乍一看似乎后者更正确,而前者只是愚昧的流毒。但是在比历史更基础的生物学上看,却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上述两者的“等级观”和“人人生而平等”。事实上,“人权”、“平等、“自由”与“等级”、“君权神授”等一样,只是存在于人类的想象当中,然而却构筑了现实,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最初的“认知革命”。然而如果一切都是虚假的,那似乎又坠入了“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但事实好像又不是如此,因为正是这种虚构的想象现实构建的整个人类社会的基础,“国家”、“民族”都是如此,并没有什么特别。

那么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偏偏是我们的祖先智人获得了这种能力,而不是智人的兄弟尼安德特人、北京猿人的直立人,甚至是智人的表亲黑猩猩呢?”书中给出的答案是:“或许只是基因的偶然。”what?难道整个人类的历史只是一个偶然?答案似乎确实是这样,因为我们找不出智人在当时的情况下相对于其他人种有什么特别,真正的只是个偶然。正是智人在基因上一个偶然的变异,认知革命让人类贪婪的本性充分暴露了出来,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灭亡了包括猛犸象、剑齿虎等在内的数十种陆地大型哺乳动物,所以物种减少从来就不只是工业革命以来才出现的问题,当人类还穿着虎皮到处跑的时候就已经让地球上的其它物种战战兢兢了。你认为那只是人类为了生存迫不得已,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们的智人祖先还顺手灭亡自己的兄弟——尼安德特人、直立人,这里要说的是先前我们中国人引以为豪的所谓“北京猿人”、“云南元谋人”都是“直立人”,没错,我们的智人祖先屠尽兄弟从而占据的东亚乃至整个世界。

这就是所谓的“认知革命”,读罢似乎有些震颤彷徨,人类的认知革命好似“伊甸园”中的苹果,又似“潘多拉的魔盒”,从此之后人类变得越来越所谓的进步,但是贪婪与罪恶也充斥着人间。这一切的一切却也不是伊甸园里那条罪恶毒蛇的诓骗,仅有的只是一个基因变异的偶然而已,没错,一个偶然,便产生了当今的你和我。


接下来是农业革命,人类从不定居的狩猎采集转入到定居的农业社会。

本章所主要论述的农业革命因为我先前在读《全球通史》时也已经窥探了些许,两部书中都偏向于我们骄傲的“农业革命”或许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人类经过农业革命开始定居种植农作物,饲养家禽、家畜,以期提供足够的食物,有更大的剩余,也就能养活更多的人口,从而实现人类物种的巨大成功,致使人类从当初几百万发展到如今的70亿人。除此之外,搭上这趟是顺风车的还有猪、狗、牛、羊,在人类的饲养下取得了巨大的种群成功,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事实,那“农业革命”又为什么会是一场骗局呢?

事实上人类虽然获得了种群的成功,但是就个体来说却变得更加劳累、悲惨了,在原先采集狩猎的社会中人们每天只需要发给几个小时就可以填饱肚子,每天的生活过的优哉游哉,好不惬意。但是自从进入了农业社会,农民一年四季被束缚在土地上,并且终日劳作侍奉作物,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作者不禁问道:“那这样到底是人类驯化了动植物,还是动植物驯化了人类?”谁驯化谁?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当我们想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至于搭上人类顺丰车的那些家禽、家畜更是犹如堕入了地狱一般,从生到死都只是被封闭在仅能容身的空间当中,而且其生命的意义只剩下了为人类提供肉类,所以就表面来看,他们种群规模达到了数十亿,貌似特别成功,但是个体却是生不如死,到底哪一种才更重要呢?我们人类也不知道,作者如是说道:“这正是农业革命真正的本质:让更多的人以更糟糕的状况活下去。”

在整个那时人类进程当中有三种东西起着统一的重要作用,分别是:“金钱”、“帝国”和“宗教”,它们日益将世界连接成一个整体。

就金钱来说,中世纪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水火不容,并多次爆发残酷的屠杀,对于对方的文化制度唯恐避之不及,但是二者却能坦然的接受对方印制的真金白银的货币,当一切都变成坏的时候,金钱却将人类联系得越来越紧密,毕竟没有人和金钱有仇。

至于帝国则更加直观,亚历山大大帝纵横中东、罗马帝国链接欧亚非扩展了人类先前的分散的格局。

如果说前两者还需要相应的实物作为凭借,那宗教则更加高深,只是通过人类认知革命以来获取的“想象的现实”,在人们意识当中就完成了人类的逐渐统一。要知道公元八世纪所谓的“先知”穆罕默德所创立的伊斯兰教还只是沙漠当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教派而已,谁也不曾想到若干年后正是这一个小教派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对中东的统一,当今的整个中东尽是穆斯林兄弟……

此外在农业社会后期最引人瞩目的就是人类从原先分割的状态走向全球一体化,而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原先不管是阿拉伯人、印度人还是中国人都认为整个世界已经全部为人所知,而在公元1500年前后欧洲人却首先承认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无知,正是这种“无知”的认可激发了欧洲人开辟未知世界的旅程,从而开启了科学革命的序幕。


科学革命,就是公元1500年以来人类在科学上取得的成就,以及利用科学取得了近乎“神”一样的力量。

大约公元1500年之后人类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这期间“科学”、“帝国”和“资本主义”功不可没,它们相互结合推进了人类这奇迹般的五百年。

其实在我看来,这三种重要因素其实并不是完全的新生事物,早在先前便有了“金钱”、“宗教”和“帝国”推进了人类区域整合,而这新的三种要素只是在一定程度上的更新和替换而已,金钱进一步发展成了资本主义,新的帝国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至于科学,它在从它“技术”母亲身体里脱胎的时候就与宗教争锋相对,如哥白尼为了坚持自己的“日心说”而被教会烧死,可见科学与宗教都是为了占据思想领域的制高点。如此,在我看来这些因素似乎又可以归结为我们中学历史课本里面常常说的“政治”、“经济”和“思想文化”。总而言之私以为,“科学”,“帝国”,“资本主义”三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在帝国的支持下科学获得了更多的科研经费,也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保障,例如当年英国商人因为被林则徐虎门销烟而遭受损失,大英帝国便已举国之力进攻中国;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为科学提供了更大的平台,也为帝国的发展壮大铺平了道路;而科学更是开发出了巨大的生产力,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直至异化。

由于人类历史的发展,特别是由于纳粹的原因,而今种族主义已经再也抬不起头来,但是类似的现象仍然存在,只是先前那些白人会说:“你们种族劣等,所以你们也劣等,而我们纯种的雅利安人才是真正的最高贵的民族”,而他们现在说:“你们所处的伊斯兰教文化和儒教文化天然落后,所以你们也落后”。其实只是换了一种说辞而已,事实仍旧是如此,并没有多大的不同,人类的平等似乎遥遥无期。

另外作者指出在经济方面,现代社会经济建立在所有人对未来发展信任的基础上,相信未来越来越好,财富会增加;而前现代则是人们相信世界财富总量一定,所以对未来的美好预期不足,从而导致信贷不足,经济发展不足。这在史料当中屡见不鲜,如中国古代的不少大臣在给皇帝的奏疏当中都曾表示:天下财富一定,如果让少数人占据了太多的财富那么绝大多数人必然就会流离失所,造成政局不稳,所以在每每在王朝末期土地兼并日趋激烈,那些占地前倾的世家大族总是让中央感到头疼。

科学革命让人类真正的成为了地球的霸主,创造的包括手机、电脑在内的事物极大地丰富了人类生产生活,但是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我们自己。我们不仅又要问一个和当年“农业革命”相同的问题:“于我们人类而言,是好是坏?”同样,如果当我们想退出科学革命,返回到之前的状态,采集狩猎或者农耕手工业,也已经是不可逆转的了。

我们人类在这奇迹般的500年中,科学像一个潘多拉魔盒给予了人类巨大的力量,但是却没有赋予人类控制这种力量的能力。人类不断地开发着能源供给自身;登上了月球;让老鼠长出人类的耳朵,也许下一步就是改造人类。用现代生物学的技术几乎无所不能,可以调整身体内的激素,让人与忧愁断绝,而时时刻刻享受着快乐的感觉;也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实现人类的长生不老;还可以改造人类的基因组,给予每一个人智慧的基因,将每一个人都塑造成为一个头脑像爱因斯坦一样机制敏捷,从来不会有悲伤,不会有忧愁的全新人类,但是这样的人类还是我们吗?或许称他们为生化人更为合适,也许科学革命的最后就变成了科幻小说:我们人类认知了自己,霸占了地球,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最后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是我们又不是我们的“生化人”来取代我们,人类的历史便是如此。

作者在本书的结尾说道:“我们拥有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但几乎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这些力量。更糟糕的是,人类似乎也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不负责。我们让自己变成了神,而唯一剩下的只有物理法则,我们也不用对任何人负责。正因如此,我们对周遭的动物和生态系统掀起一场灾难,只为了寻求自己的舒适和娱乐,但从来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拥有神的能力,但是不负责任、贪得无厌,而且连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天下危险,恐怕莫此为甚。”

最后我也要发问:我们人类何去何从?这是一个问题!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类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简史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