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读过兰波 ——兰波为什么是现代诗人?

小葱拌兔子
2018-02-27 看过

兰波吸收了古典的精华,但他始终指向未来。《太阳与肉身》开篇便呈现了一种古老的太阳神话的力量,诗人用饱含激情的笔墨描绘着众神,让我感受到了一种自然地,原始的美,诸如林地,群星,太阳,月光这样的意象让人心动。然而他说“过去的时光何以重现!——因为人类早已结束!已演完种种角色!”“摆脱了诸神,他将复活苏醒......他将探索苍穹!”如此的反叛大胆,好像挑战传统的宣言。他吸纳了人类起源时期的古朴的美却,又对现存的一切事物发出了审问和质疑——“为什么苍穹静默,而长空深不可测”“怀疑,这只忧郁的鸟儿用翅膀打击着我们......” 有人说“兰波是象征派的代表,影响了后来的超现实主义和意识流小说,但他并不属于任何流派。”《诗学史》中这样评价兰波:“他与魏尔伦关系亲,但他不属于象征主义,他与团体诗人差异大,但他是同路人,并非分支”;“他难以归类,是众多流派之父而不是任何流派的亲人”。 《醉舟》里写到:“已感觉不到还有纤夫引航”“我已抛开所有船队”。他便是一叶醉舟,永远孤独决绝地漂泊,他追求着自由,试图打破一切破旧的束缚与规则。“哦,那便是蓬勃的未来”再一次把目光指向了未来。也许,他真的无意中预言了未来的超现实主义。比如,他善于用诗歌意象的错乱来代替隐喻的相似功能,“一群语言永远提供词汇学与意群学之间的斗争场面”——那首著名的《元音》便是如此,他让拼音文字有了象形的意义。他为象征主义带来了超现实的因素,在现实生活中打破各种感官和感受,在修辞上叫做通感。超现实主义表达了人类潜意识的心里,通过直觉和幻觉来寻找事物之外的真实,这有点类似于美国的另一位早期象征主义作家——爱伦·坡,而这似乎契合了兰波的诗学主张“诗人要成为通灵人”。在中国同样能找到一位和他相似的诗人——诗鬼李贺。李贺是我极喜欢的诗人,虽然有人将他和李商隐比起来说他“生而未化”,有人将他与中唐的韩孟诗派相提,但我觉得他不属于某个诗派,他是早慧诗人,诗歌里有着诡谲的色彩和感官化的印象,同时充满着许多奇幻的神话幻想,承接了屈原的离骚,以及李白的风格。 兰波反抗传统的诗学思想,甚至能看到他的一些诗歌是讽刺雨果,邦维尔,以及古代的行吟诗人。15岁的兰波已经在写给修辞学的老师的信中提到“客观诗歌论”。他认为“诗歌并非诗人情感的表现场,而是独立的审美体。”这是多么大胆的诗学理论。同样的,与他相提并论的另一位诗人马拉美也说“诗歌应存在难解之谜,文学的目的在于召唤事物,而不能有其他的目的。”诗歌就是一个独立的审美体,一个把人带入自由境界的审美体! 兰波要构建一种新的思想,他要发明文字“炼金术”——找到自己的感官语言。比如“一小片阴暗的天空,镶嵌在树枝做成的小画框里”。短短几行诗,充满文字的张力,给人以无尽的遐想空间。 我在《法国九人诗选》中读到二战后的诗人勒内夏尔写的《你出走得好,兰波》“你有理由,抛开懒蛋的大道,狗屁诗人的小咖啡馆......以及庸人的问候”。“我们是这几个人——绝对的相信,可能的幸福与你同在”。总的来说,兰波超出了那个时代,跳出了传统的窠臼,极大地影响了现当代,我想这就是他的现代性。 生命体验是是诗歌的创作源泉,兰波在年轻的生命力尝试了看似疯狂和荒诞的生命体验,即使身体在泥淖中,灵魂却如孩童般的高贵与真诚,他是早慧诗人,幼年的敏感和忧郁创造了叛逆与伟大,我喜爱那份与自然相融的美与自由,他是现代诗人,因为他是反叛的,有创造力的,他带给了现代诗人和读者新的审美与思考。 亨利米勒说:“未来世界,兰波将取代哈姆莱特型和浮士德型,其趋势是走向更深的分裂。”

(长期以来,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李贺和兰波的小文章,却迟迟没敢动笔……以后再多读一些再写吧)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兰波作品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兰波作品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