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这么短,给你一辈子我也不亏”

烟波人长安
2018-02-27 看过

去年有个编辑找我,问我想不想写一本书,把古代和传说里的爱情故事重新演绎一下,写成新的故事。

我想了想,没敢答应他。不是我不想写,也不是我懒,是因为我听说,宋小君已经在写了。

既然他在写了,我还凑啥热闹呢,我特么又写不过他。

我跟宋小君老师有点儿缘分,两年前有个电影做活动,我和他都在,见了一面,装模作样握了个手,说了些有机会合作啊你写的东西特别好啊没有没有你的也很棒啊之类的虚话。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真人,没想到个儿还挺高,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话很少,好像是个腼腆的人。

但我知道他本性不这样,五年前我还在一家小公司不思进取地混日子的时候,他就在写诗写小说了,写姑娘的肉体,写情爱,写少年生猛的欲望和冲破天地的野性,写爱情激荡的滚烫,写无数被思念折磨的灵魂。

说实话,那时候我不懂,现在我也不太懂,我这个人,内心跟脸是一个德行,特纯良,特内敛(爱信不信)。

而且我好像越来越内敛,我信奉细水长流,信奉一切不必太执着,信奉内心的火热不需要一次迸发,而是可以慢慢烘烤着自己。

但这么多年过去,宋小君笔下的那些年轻和生猛却一直都没变,他做编剧、开工作室、写小说、写故事,磨砺已久,还是有着近似赤子的热忱,相信轰轰烈烈的爱情,相信生命不死折腾不休,相信少年轻狂,脚一跺,能分天裂地。

于是就有了我手上这本《爱看月亮的猪》。

前面说了,这本书的内容,是对古代传说里的那些爱情故事,一次重新的演绎。

那它究竟写了什么样的故事?

写孙悟空一辈子爱上过三个女人,一个启蒙了他的感情,一个教会他一身本领,一个让他领悟了两情相悦、又死在他手上,写紧箍咒里藏着无穷的相思之苦。

写许仙和白娘子眷侣一场,为对方无条件牺牲彼此,写法海和小青一世两段情缘皆不能善终,圆寂后也一心痴缠,化作小青最爱吃的螃蟹。

写一个河鼓星下凡的牛郎,和一个裸身织锦的织女,写两个人为了在一起不惜一同成魔,最后一个变作了牛魔王,一个化成了铁扇公主,相爱相杀一辈子。

写梁山伯自由体弱强行续命,万不能动情,偏偏遇见祝英台,写祝英台蝴蝶修炼而成肉身,本被天庭许配要嫁给一棵成精的老树,偏偏又遇见梁山伯。

写天蓬元帅被贬下天庭,每夜望着天上的月亮思念嫦娥;写寻仙访道的少年被青狐所救,为此守了她一辈子,用性命助她转世;写虞姬没有死在楚霸王自刎的乌江,而是活下来,做了个说书人……

每段故事都是撕心裂肺一般的爱情,天雷地火、抵死缠绵。

每段故事都是玩儿命,安逸的生活我不要了,长生极乐我也不要了,甚至这缕魂魄我也不要了,就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故事说到这个程度,和那些传说,关系已经不大,只是借了古人的名字,借了一个背景的壳,写作者自己的感情观。

这些故事里,几乎每个主角都会被问一句话:你这样做,值吗?

就像天兵天将问孙悟空:为了一个女妖精和诸天神佛作对,值吗?

就像小青问白娘子:为了给一个凡人续命毁掉千年的修行,值吗?

就像织女问牛郎:为了见我一面,肉身成魔,值吗?

也像那棵成精的老树问祝英台:为了一段毫无意义的感情,违抗天庭的旨意,值吗?

但每个主角都不管值不值,他们不考虑一己生死,不考虑来路放长,就是一意孤行,万匹马脱缰也拉不回。痴男怨女,挫骨扬灰也要先尝一尝真心的味道,下一秒就没命了也无所谓,像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里,小青说,“两情长久,不在乎多一天少一天”。

这大概也是作者心目中爱情的模样吧,激烈、疯狂,不计代价、不计后果,不在乎天长地久,一瞬间的彼此珍惜,就够了。

这些故事总让我想起那些青春里的少年少女,那些他们在懵懵懂懂的年纪慢慢酿开、又猝然结束的初恋,那些他们为一张纸条、一个笑脸,可以高兴一整天的时光。

年少无知,勾着手操场绕一圈,就以为能勾住未来。

年少勇敢,努力抓住对方的样子尽管幼稚,却足够认真。

年少又可贵,也许不懂爱情,但靠直觉就抵达了人性最纯粹的感情深处——我们不谈那些条件、那些未来的渺茫和顾虑,我们只谈在一起。

像这本书里,故事中的一个个角色,不谈以后,不谈永生,不谈谁应该付出谁应该忍让,只谈现在这一刹那,只谈这一刹那里,不管天地是不是要毁灭,我都抱着你的身躯。

这样的故事当然不符合现实,但是,很美啊。

1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爱看月亮的猪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看月亮的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