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报告:《十年“做中学”为了说明什么》

桑代克的猫
2018-02-27 看过
《十年“做中学”为了说明什么》读书报告
一、书籍:
《十年“做中学”为了说明什么》韦钰,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

二、作者简介
韦钰,著名生物电子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原教育部副部长,原中国科协副主席。1981年获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工学博士学位,先后获美、英、加、日、港、澳等九校名誉博士。在电子学领域作出了突出和开创性的工作。2002年在东南大学建立了学习科学研究中心,2001年倡导和亲自推动了中国“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实验项目和学习科学的研究,荣获2006年度全球儿童科学教育国际奖(PuRkwa奖),作为第一获奖人荣获全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教学成果一等奖。

三、写作背景
从20世纪末开始,国际上一些著名的科学家就不断关注基础教育阶段的科学教育,通过培养合格的、具有科学素质和科学伦理道德的公民,促进整个世界的繁荣、社会的和谐与光明。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作者所倡导和积极推进的“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实验项目已经进行了十年。由此作者整理出版此书,一是以“做中学”十年的探究过程作为一个实例,说明中国的教育改革应该遵循的一些原则;二是借此书感谢参与此次实验研究的成员们以及支持者。

四、内容介绍
《十年"做中学"为了说明什么》是作者对十年所做的努力和工作的记叙和总结,也是对于如何开展实证的教育研究和如何实现科教联手促进科学教育改革的一份研究报告。该书主要共收入15篇文章,既有对项目的回顾与展望,也有每一阶段的课题成果,同时还包括两个重要的课程标准试用本和送审稿,以及与作者近年来从事的与科学教育密切相关的神经教育学的3篇文章。
(一)关于项目的回顾与展望的文章:
做中学”科学教育改革实验由此起步
“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方案
中法“做中学”科学教育四年合作的回顾
“做中学”科学教育七年探索的启示
中国科学教育改革实验的设计、实施和展望
于“静寂”中升起——在第七届中国杭州国际教育创新大会暨第十三届亚太区教育革新为发展服务计划会议上的主题报告
(二)关于每一阶段的课题成果:
《探究式科学教育教学指导》
《科学教育和创新型工程技术人才的培养——创新型工程科技人才培养研究第十分课题之专题五》
《科学课程要围绕重要的科学概念和模型组织教学》
《小学科学课要以探究式学习为主要的学习方式》
(三)关于课程标准的文件:
《幼儿园和小学探究式科学教育实验项目 “做中学”内容标准(试用本)》
《全日制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送审稿)》
(四)关于神经教育学的文章:
《心智、脑和教育》
《科学研究为早期儿童发展的决策提供支持》
《神经教育学对探究式科学教育的促进》

五、个人收获与感悟
1.教育改革从来不是一蹴而就
“做中学”科学教育实现项目中实验学校遍及中国22个省份,培养了20万名儿童、数千名教师,推进了中国小学科学教育,为国家义务教育阶段小学科学教育标准的修订奠定了重要基础,增进了在科学教育上的国际交流,这项从试点到整体的改革,从2001年开始到2011年,经历了10年的考验。众所周知教育上的事情总是“欲速则不达”,教育的特性也使得教育改革并非一朝一夕。任何教育改革首先是意识上的改变,从决策层到教育工作者到公众都需要从根本上转变对教育形成的强烈的共识。这个过程需要很长时间。其次,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制定行动计划、验证设想,然后由成千上万个不同的单位执行行动计划。从共识到行动,这个过程不但需要大量的时间,也需要很多保障条件,如人力(尤其是一线教师)、财力、物力等等。总的来讲,教育改革不是喊口号,不是朝闻夕改,其中政策是保障,理论思想是指导,时间是保证,人力是核心(尤其是教师),财力、物力是基础。
教育是未来,是为未来培养合格公民,因此教育改革的长久性要求我们虔心耕耘,静待花开。

2.中国教育改革需要建立在实证性的研究之上
中国教育改革大部分停留在理念上,改革更多是理念的变化,缺少实际可操作的指导策略和方法。而且有些有些理念十分原则化,对什么学科都可以适用,但是与实践脱离太远。教育改革不应只停留在理念上,关键是要解决课堂上教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的问题。过去的改革更多是培训教师新理念,培训结束后教师自己去琢磨如何用新理念上课,实际上仅靠空乏的理念教师很难把学生教好。而怎么教和怎么学的问题必须通过研究者与教师共同进行实证研究来寻求答案。
“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项目在开始指出提出了九项原则,其中有一点就明确提出科学工作者和教育工作者共同进行科学教育改革。改革关键在于要做以实证为基础的科学研究,研究要教师的参与,并且本着开放的政策,要把科学家和教育家结合起来。通过实践证明,中国科学教育的改革和发展需要一个能实现教育界和科学界共同参与和同理合作的有效平台;要以持续的科学研究支撑教育改革;要坚持持续地开展国际合作交流,又坚持在引进消化后结合中国的实际,发展我们自己的教材和教师培训材料,探索符合中国实际的科学教育改革道路;用运用新的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正如作者所说的“如果没有科学研究做基础,只凭经验和直觉,常常会辩论不休,摇摆不定,不仅很难奏效,甚至会发生误导,这样的例子在我国现实的教育改革中不是个别现象。”因此这十年的改革与中国以往的教育改革有所不同,它侧重实证研究,特别是来自脑科学的实证研究,重视改革主体的参与,用研究成果为中国教育改革政策的制定提供了支持和依据。这种基于实证的教育改革在国内是一种新创举,也将是今后教育改革的必然趋势。

3.面向所有人的科学
在很多人看来科学教育目的是为了培养科学家或科技人才,科学是少数精英的专属。事实上,科学教育是面向所有公民,因为科学教育的宗旨是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而科学素养指的是拥有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维和态度,并能够运用这些去解决日常生活实际问题和提高个人生活质量。在21世纪及其未来,个人如何理智清醒地立足于信息爆炸、数字媒体、科技猛进的时代,享用时代的资源,担负生活的责任,实现个人美满生活等,无不体现对科学素养的需求。在《面向全体美国人的科学》对于科学教育对每个公民的必要性中提到,科学的思维习惯能够帮助各界人士明智地处理问题,没有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公民就很容易成为教条主义和欺诈骗子们的牺牲品,成为用简单方式处理复杂问题做法的传播者。科学素养是个人和国家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微观上它帮助我们处理日常生活中的信息选择和鉴别,帮助我们有效地参与决策和讨论,宏观上有利于个人的生存和发展。因此,科学教育不应曲高和寡,也不是少数精英的专属品,而因是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常识”教育。

4.什么是科学和科学探索
作者通过论述科学知识、科学研究的原则和类型、科学精神和科学态度、科学素质探讨了什么是科学。由此可以认为世界是可以被理解和认识的,科学知识虽然具有持久性,但是科学又是开放的,科学不是宗教,科学概念会在科学研究活动中不断被修正和深化,而且科学不能为所有问题提供一个完整的答案。科学主要是通过探索的形式获得,科学探索也被一些研究者认为是科学的本质。
在“做中学”中,作者指出了的科学探索的两大重要特征:一是对学生适宜探究的科学问题提出基于实证的验证过程;二是在一个具有师生互动、学生间互动的环境中,由学习者主动进行的探究过程。可见探究式科学教育中的探索与科学家的探索是有所区别的。确定探究问题时,教师就要思考什么样的问题适合学生探究,学生是否有兴趣进行探究,以及探究的难度和复杂度是否适宜学生,并且问题是否可以证实。再者,教育中探究必须要充分发挥教师的作用。探究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如果不加任何指导和帮助的探究无疑是浪费儿童的时间。纵观科学的历史,哪一项科学是在短短45分钟的时间内完成,我们不可能也不能让学生重蹈历史的足迹,因此探究过程中教师要帮助和引导学生提问、假设、制定计划、收集整理资料、形成结论、讨论交流和反思。探究式科学教育非常重视在探究过程中师生互动和生生互动,以达到在有限时间内实现最优教育效益。

5.关注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
儿童的社会情绪能力包括:
(1)自我感知,能准确评估自己的感觉、兴趣、价值取向和强项,保持一种有充分根据的自信的感觉。
(2)自我驾驭,能调节自己的情绪,以应对压力控制冲动,面对挫折能坚韧不拔,不断地确立和总结趋向实现个人和学业目标的进展,并能适当地表达自己的情绪。
(3)社会感知,能够了解他人的感觉,理解他人的观点,认可和欣赏个人之间和群体之间的一同。认可和能运用家庭、学校和社区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
(4)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在人际交往中能正确地处理自己的情绪、在合作的基础上建立和维持健康和有益的人际关系、抵制不合理的社会压力、适当防止、驾驭和以适当方式解决人际冲突、在需要时能寻求帮助。
(5)能负责任地做出决策,能在考虑伦理道德、安全、适当的社会规范、尊重他人、对后果做出考虑之后做出决策;能在特定的学业和社会环境下运用这种决策能力,以对建立学校和社区的良好氛围做出贡献;尊重他人的决定和对自己的决策负责。
OECD的一个研究项目在研究脑工作机制和教育的关系,在第一次会议的结论中就指出,决定孩子一生成功的并不是智商,而是社会情绪能力。这些社会情绪能力对个人来讲是一生成功和幸福最重要的因素,对社会来讲是和谐和稳定的基础。
儿童社会情绪能力培养也有神经学的依据。脑科学研究表明,记忆分为三个系统,陈述性记忆(或明晰性记忆)、情感记忆和动作记忆。对于早起儿童而言,主要的学习方式是模仿,是内隐学习方式,形成情绪记忆和动作记忆。童年时受到的情感教育会产生长期甚至是终身的记忆。情绪有两个回路,一个回路是可以由当时的理智来控制,另一个系统是当时的理智无法控制。控制不了的回路主要是基因和早起发展决定。根据脑科学提供的信息,儿童早期(5岁前)的情绪和情感教育尤为重要。
“做中学”项目在科学教育中除了科学的认知、方法、态度之外,尤其重视儿童的情绪能力培养,旨在让教师在上课的时候注意培养孩子控制情绪、激励自己和尊重别人等方面的能力,通过探究式科学教育培养儿童五项核心能力。而且在全日制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送审稿)中,作者也将社会情绪能力分解注入到科学探究和科学态度中,作为教学的目标之一,帮助教师时刻注意学生的情绪培养。

综上,《十年“做中学”为了说明什么》向我们介绍了“做中学”项目的过程和阶段性成果,介绍了脑神经学对教育的启示,以及实证研究支撑教育改革的可行性,作者不仅指明了科学教育改革和研究的方向,而且十年“做中学”的科学研究过程本身也传达出了科学的精神和态度,即对科学事业的坚持不懈、对科学研究的开放包容、对科学成果的公开公布和对社会强烈的责任感。作为一名研究生,学术研究本身是一项科学研究,应该秉承着科学的精神和态度勤勉求学,砥砺前行。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十年做中学为了说明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