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荒凉病”的象征书写

大其心
2018-02-27 10:48:31
《艾约堡秘史》看完已经一周,难过的心情却久久无法纾解平静。书中给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对主人公淳于宝册的秘密重病“荒凉病”的书写。
几乎每年都要发作一次,非常神秘,在他的王国“艾约堡”中,被严格保密,只有身边最亲密的人知道。
发起病来,极其可怕。那是难以想象的痛苦,宛若被魔鬼撕扯、咬噬。
很显然,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书写。
这是什么病?心病。灵魂病。
三十多个孤独黑暗无比痛苦的日日夜夜,淳于宝册在注视自己,在同自己内心的恶魔苦苦搏斗。病中的他痛苦无比,孤独冷漠,口内发苦,眼神发直,四肢僵硬,梦魇阵阵,日夜不安。他一个人躺在豪华的房间里,徘徊在奢华的城堡里,熬过痛苦不堪的每一秒。没有任何人能减轻他的痛苦,也没有医药能帮他摆脱这个可怕的病症。爱他的、亲密的女助理蛹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经历这些,尽管心疼怜爱,却无能为力。
蛹儿不是他的药。酷爱读书、善解人意的蛹儿聪明,可是,她太聪明,情感和内心太复杂。她的爱里,掺杂了太多其他东西。
淳于宝册,这个看起来强大的艾约堡王国主人,无坚不摧的狸金集团董事长,在迅速堆积财富的过程中,却还想保护自己心中一片纯洁的净土。为此,他要同心中的恶魔苦苦搏






...
显示全文
《艾约堡秘史》看完已经一周,难过的心情却久久无法纾解平静。书中给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对主人公淳于宝册的秘密重病“荒凉病”的书写。
几乎每年都要发作一次,非常神秘,在他的王国“艾约堡”中,被严格保密,只有身边最亲密的人知道。
发起病来,极其可怕。那是难以想象的痛苦,宛若被魔鬼撕扯、咬噬。
很显然,这是一个象征性的书写。
这是什么病?心病。灵魂病。
三十多个孤独黑暗无比痛苦的日日夜夜,淳于宝册在注视自己,在同自己内心的恶魔苦苦搏斗。病中的他痛苦无比,孤独冷漠,口内发苦,眼神发直,四肢僵硬,梦魇阵阵,日夜不安。他一个人躺在豪华的房间里,徘徊在奢华的城堡里,熬过痛苦不堪的每一秒。没有任何人能减轻他的痛苦,也没有医药能帮他摆脱这个可怕的病症。爱他的、亲密的女助理蛹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经历这些,尽管心疼怜爱,却无能为力。
蛹儿不是他的药。酷爱读书、善解人意的蛹儿聪明,可是,她太聪明,情感和内心太复杂。她的爱里,掺杂了太多其他东西。
淳于宝册,这个看起来强大的艾约堡王国主人,无坚不摧的狸金集团董事长,在迅速堆积财富的过程中,却还想保护自己心中一片纯洁的净土。为此,他要同心中的恶魔苦苦搏斗。每次搏斗,就是发病过程。
对于淳于宝册来说,他需要的,是灵魂的救赎,能够照亮黑暗的内心的救赎,能够洗掉层层血迹的救赎,能够温柔地抚慰孤独的救赎。
人生经历过太多黑暗和坎坷的他,到了人生的这个阶段,最需要的,是一份灵魂深处的懂得和疼惜,一份纯洁干净健康阳光的深情,来贴着他的内心,陪他,暖他——他需要一份爱情,这样的爱情,强悍的发妻“老政委”给不了,一般女人都给不了。
所以,欧驼兰让他一见难忘。
“我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姓欧的女子就被闪电击中了,然后再也不能自拔。……如实说,那个女子的神情从未见过。……怎么看都不像这个世界上的人。后来我才发现那主要是一双眼睛的缘故,它们明亮含蓄,看这个世界时常常走神。我离开她很久还是能感到那目光。我有时想回到她那儿,就像一心要回到一个梦境一样。一些话积攒了太多,说不出,也不知怎么说。我那天从海边草寮回来时突然明白,自己流浪了十一年,原来一直在找一条回家的路。”
阅人无数,眼光毒辣的淳于宝册被这个女人的神情惊呆了。
那一刻,他怦然心动;那之后,他朝思暮想。这个女人的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东西,是他今生最大的渴求。
只可惜,那个被他认为能够救赎自己的眼神,已经牢牢地牵了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上。
这是世间金钱和权力甚至生死都最无力的事情——他得不到。知性敏慧到能懂他,清纯干净到能净化他,投入专注到能陪伴他——能够同时满足这些苛刻要求的,能安宁内心救赎灵魂的温柔的爱情啊!他原以为不存在,可如今,他看到了,只是,不属于他!
这一次,他没法让他的强大的财富集团来硬的——那样会伤害这个女人。可是,他又无法放弃对梦寐以求的爱情的追求——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让他看起来强大无比的财富、权力、美色,好像对他都失去了意义。
太让人难过了。黑暗的病症,痛苦的纠结,无奈的结局。阅读这本书,让人难过得欲哭无泪,心中好像被塞了一团灰黑色的沉重的棉花,扯不清,挥不去——无法倾诉,无从消解。
这就是直面黑暗深渊一般的真实的感觉吧。励志故事、心灵鸡汤,统统无济于事。
只能直面,只能书写。在书写中自我救赎。淳于宝册是这么做的,张炜是这么做的。
淳于宝册这个奇怪的“荒凉病”,一下子,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贾宝玉。
何其相似的情景啊!
在“魇魔法姊弟逢五鬼”一回中,被赵姨娘指使的马道婆作法戕害时,贾宝玉的病状是这样的:“只见宝玉越发拿刀弄仗,寻死觅活的。……他叔嫂二人越发糊涂,不省人事,睡在床上,浑身火炭一般,口内无般不说。”“看看三日光阴,那凤姐和宝玉躺在床上,亦发连气都将没了。”于是,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前来相救,不用医药符水,只需对那块宝玉诵经加持——“你家现有希世奇珍……只因他如今被声色货利所迷,故此不灵验了。”
淳于宝册这个文学人物形象,我觉得,是作者想描述的一个现代社会的、很不幸运的贾宝玉。
贾宝玉是幸运的。因为他有三生石畔的“木石之盟”。这一世,“绛珠仙草”化为的林黛玉的眼泪和深情是贾宝玉的救赎。宝玉上的蒙尘,只能由黛玉的眼泪来洗净——这是独属于贾宝玉的那一份,别人羡不来,抢不走。
虽同为“情种”,现代社会里的淳于宝册却不是大观园里的贾宝玉——贾宝玉被青春女儿环绕的世界里还有很多清纯的美好,淳于宝册的生命里,却从小就充满了仇恨和死亡,冰冷与黑暗。在缔造他的商业帝国的过程中,他的手上和心上,已经沾染并浸透了太多的肮脏和血泪——他是财富的顶点,他是人性的深渊。这样的外表光鲜强大的黑暗深渊,在现代社会,也许有很多很多。可是,像林黛玉那样的人,却越来越稀缺罕有。
太多太多的纠结的痛苦的内心,找不到救赎。清净、安心、从容,已经成了稀罕的奢侈品。更多的,是焦虑、迷失、沉沦。
声色货利,迷了太多人的心。
纯洁的深情,在现代社会,太稀缺,太罕见。能满足淳于宝册这样强大而复杂的人物的,更是宛若一个遥远的美梦。
淳于宝册,找不到属于他的“林黛玉”。他怎么会找到呢?他在自己的膨胀和迷失中,他连自己都快找不到了。若不是这周期性发作的“荒凉病”的提醒,他可能连那份渴望都不会再有。
痛苦的“荒凉病”,痛苦的自我注视。在病中,淳于宝册注视着自己,如同注视着黑暗的深渊。这份痛苦,也从字里行间传递给了读书的人。不过,《艾约堡秘史》的阅读体验,即使让人内心无比难过,它也是一份作家的心灵礼物,也在提醒在现代社会里奔走的人们,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
最后,如果一个读者都能感受到并久久地纠结于这样的难过,我简直无法想象作家是如何体会并书写这份沉重而黑暗的内心痛苦的。想到这里,说实话,我挺心疼张炜先生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艾约堡秘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艾约堡秘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