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NOTEBOOK

eyesfetish
2018-02-27 10:31:58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4. 米兰·昆德拉在《不朽》里,曾经把人类的灵魂分为

两类,一种是做加法的灵魂,一种是做减法的灵魂,做加法的

人要不断地表现自我,突出自我,要让人们看到自己走在街上,

听到自己的意见和声音,要与这个世界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否则他们就会觉得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昆德拉说,这种人是大

多数,人们结婚生子,不断地沟通说话,穿奇装异服,拍照片

搔首弄姿,潜意识里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记住自己,为了让世

界看到自己,以此强调自我的存在。而另外一种做减法的人,

则觉得自己跟这个世界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希望能过点安宁的

日子,不被人打扰。他们觉得世界就是监狱,总是想越狱逃跑,

因此自动给自己的灵魂降噪,把自己的存在感消减成零,希望

有一天偷偷地挖个洞去另外一个世界,从此消失掉,不被人发

现。昆德拉说,这两种灵魂走向极端都会很危险。加法灵魂的

危险在于一个人的自我会过于膨胀。而减法灵魂的危险是最后

彻底失声,存在感寂灭为零。这零并不是死,只是零而已。在

昆德拉的小说中,姐姐阿涅斯是减法灵魂

不需

...
显示全文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4. 米兰·昆德拉在《不朽》里,曾经把人类的灵魂分为

两类,一种是做加法的灵魂,一种是做减法的灵魂,做加法的

人要不断地表现自我,突出自我,要让人们看到自己走在街上,

听到自己的意见和声音,要与这个世界发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否则他们就会觉得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昆德拉说,这种人是大

多数,人们结婚生子,不断地沟通说话,穿奇装异服,拍照片

搔首弄姿,潜意识里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记住自己,为了让世

界看到自己,以此强调自我的存在。而另外一种做减法的人,

则觉得自己跟这个世界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希望能过点安宁的

日子,不被人打扰。他们觉得世界就是监狱,总是想越狱逃跑,

因此自动给自己的灵魂降噪,把自己的存在感消减成零,希望

有一天偷偷地挖个洞去另外一个世界,从此消失掉,不被人发

现。昆德拉说,这两种灵魂走向极端都会很危险。加法灵魂的

危险在于一个人的自我会过于膨胀。而减法灵魂的危险是最后

彻底失声,存在感寂灭为零。这零并不是死,只是零而已。在

昆德拉的小说中,姐姐阿涅斯是减法灵魂

不需要练就很深的心机去抢夺生存职员察言观色的缘故

知识爆发户

地狱变 良秀

公众舆论认为两者(黑人和妇女)具有相同的特性:

智力低下、本能的或官能的满足、原始的和孩童般的情感、

想象中的性威力和喜好性事、安于现状、听从命运的安排、

精于欺骗、掩饰情感等。这两个群体都被迫采取相同的迁

就策略:为了取悦他人而采取讨好的或祈求的举止、研究

主人集团易受影响和腐化的倾向、装出无助的样子。

她对自己容貌的自信心。有人说这是胡兰成的一种坦白,但在

我看来,这是一种“政客”的狡猾,他总是和张爱玲描述小康,

不是出于真诚,而是在暗示她,男人喜欢的是米丽特所提到的

“那种智力低下、孩童般的、本能的、安于现状的女人”。我

想胡兰成也不一定是故意要这么做,只是真正的高手,出招的

时候是无意识的。这种招数对于现在的,自我意识已经觉醒的

现代女性未必全然起作用。但是在民国时期,一个在男权家族

文化里浸淫的年轻姑娘对此种暗示会深感惭愧,从意识深处觉

得自己仿佛是不配被爱一样,她的才华,虽然被对方欣赏和认

可,但却是作为女人的“无德”,是她的缺陷,她如果想得到

这个男人的爱,智力低下是没办法去伪装了,但至少她可以证

明,我也能够和其他女人一样为你做低服小,低到尘埃里。话

又说回来,在那个年代,女人做低服小就是本分。像张爱玲那

样的女人,她不去顺应这种做低服小的模式,还有别的出路吗?

她甚至只能比别人低到更低,来换取男人的心理平衡,才能弥

补自己有才华这个“缺陷”。

?其实对于《小团圆》中的胡兰成这个

人物,我们可以用更客观的方式去理解他,他属于卡伦·霍尼

所说的“自我陶醉型”人格的人,这种人一生都在致力于维持

他们在童年时代接受的那种优越感。他们追求的是“通过自我

羡慕和行使魅力”来控制生活。他们“笃信(他们的)伟大和

无与伦比”,他们利用人,并且“似乎不在乎违约、不忠、欠

债和欺骗”。但是他们不是“阴谋策划者”,相反,他们感到他

们的需求“如此需要,他们有权享受一切特权”。他们期待得

到别人对他们无条件的爱,无论他们如何践踏别人的权利。这

样的人在自己的那套逻辑上往往是自证无敌的,因为他们把自

己高高架在云端里,高射炮也休想把他们打下来。想那胡兰成,

把这个女子描写得也是好的,那个女子也是好的,这么多好女

子都这样爱自己,其实无非是要证明自己更好而已,毕竟找块

金砖垫脚总是比土砖垫脚要更威风的。

《白痴》

俄国人天生适合在饭桌上很随便地谈论灵魂,这实在是太

奢侈了,但这就是俄罗斯式的日常。在这十九个人里面,即使

有些人是卑鄙下流的人,你仍觉得他们有自己一整套十分完整

的人生观、哲学观,他们依然思考人生,即便是最卑鄙无耻的

人,也在热情地讨论着关于灵魂的话题,即使是一个丑陋的骗

子,也绝不苍白和浅薄。这些话题如果出现在中国人或者英国

人的饭桌上,会让人觉得不那么对劲,甚至是有些可笑的。

大胆爱

TVB电视剧里的香港爱情故事。香港近几十年都没有经历大

的社会动荡,经济发达,人们安居乐业,一直过着相对和平的

小日子,作为一个贸易通商口岸,香港生活节奏快,人人忙于

打拼赚钱,因此港人解决爱情问题也好,生活问题也罢,也都

十分务实地追求效率,不虚耗,不情绪化。港剧和文学作品中

很少有苦情或者深沉悲枪的戏份在,多是松弛的心态。你当然

可以理解这种气质为一种浅薄,但是换个角度看,港人也有港

人的见多识广,沉着冷静,重感情的同时,也保留了一份清醒

和精明练达,你也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一种举重若轻的大境界。

自序

日本的文学评论家内田树曾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当

面对很讨厌、很棘手、谁也不愿意去做的事情的时候,人们的

反应通常有两种,一种人总是会想,反正总会有人来做,所以

不用我来做。而另外一种人则觉得,如果没有人来做,那就由

我来做吧。植村树说,这后一种人就是村上春树小说里的人

物,虽然世界很糟糕,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可是如果没有守

在世界尽头的哨兵,来以厘米的速度把它往回推一点,再推一

点,那么它便只有彻底堕落到深渊里去了。我不是村上春树的

粉丝,但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是村上春树作

品里的人物。

本来内心存有少年的救世的干净清澄的梦想,但最后总是变成

西西弗式的痛苦,

有些事,如果没有人来做,就由我

来做好了。

麦田里的守望者也会老,最后摧毁他们的守望梦想

的不是狂风暴雨,不是电闪雷鸣,内心的激荡,而是日复一日

的琐碎,婆妈的生活,无聊的且出日落,大片大片的看腻了的

麦田风景,以及艳阳下的空虚质疑和对这个世界的无力感。

谈韩寒的和平相处论

未见得外国男人就比中国男人厚道

到哪里去,而是因为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被赋予特权的。

他们是一夫一妻制的主流价值观的既得利益者,就有责任维护

这个主流价值观,所以他们说话的时候还是必须要照顾到女性

的感受,再退一万步,也首先得顾虑到妻子感受、情人的感受,

谁敢公开说我就是要妻子女友和平共处?这样的言论,是没有

离婚律师肯替你打官司的,没有广告商愿意投放你广告的。但

是在中国就不同了,男人们真的没有这个顾虑,他们也不需要。

中国的男人们,特别是成功男士们内心对自己的优势太清楚了,

所以说话底气就是这么足,因此才会抛出有恃无恐的“共处论”。

我觉得韩寒的言论之所以激怒了很多女性,是因为他的话语里

透露出的那种已经占尽了性别和地位双重优势的人的毫不掩饰

的优越感。对于这一点,我个人并不觉得特别愤怒。当一个人

有明显的优势和权力去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你要让他不去享

受,那除非他是个圣人。韩寒不是一个圣人,他只是一个普通

人,在这个“有便宜不占是傻蛋”的思想充斥的时代里,他只

是一个未能免俗的普通男人而已。

中国离婚

前两天看陈丹青的访谈,他说中国人最大的信仰就是活

下去,我要补充一句,如果中国人的信仰就是活着,那么很多

中国人的婚姻观念就是混着。当一对夫妻离婚了,中国人最爱

间他们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句话的深层释意其实就是,

你们为什么混不下去了呀?是谁先混不下去的呀?在很多中国

人的心里,无论多不开心的婚姻,都应该尽量地混下去,

我老公打我,我男友赌博…可是我还想继续怎么办。这些姑娘混一混,隔三差五地就来问同样的问题,人生就这么混着,

犹豫着,追问着过去了。你什么也不能说,也不用动,因为你永远扶不起一个想混着的人。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说高晓松是自设牢笼

讽刺那些自诩为雄狮的男人

我:

其实狮群是一个母系社会,大多数母狮子们从出

生到死都会待在一起,她们负责生儿育女,打猎,抓来的猎物

会先让公狮子吃,然后是母狮子,最后才是小狮子,公狮子当

然也参加狩猎,但是它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晒太阳,一天睡20

多个小时,把自己精神头养好了之后和母狮子交配。说到这个

最让男人感到自豪的环节就更有意思了,公狮子在发情期,最

多可以达到每天交配120多次,也就是说这一天里,每10到

15分钟就要交配一次,几乎是成天在母狮子们的身上蹿来蹲去,

之所以会这样的原因,可不是因为公狮子身体好,性欲强,而

是因为狮子精子质量低下,需要多次交配才能确保母狮子受孕。

通常情况下,一只带头的公狮子在一个狮群里也就可以待两年

左右,两年后,会有更年轻更强壮的公狮子把原来的公狮子给

撑走,母狮子对此不会有任何意见,当然也有波西米亚范儿的

公狮子,自己待腻歪脱离狮群出去流浪的,或者母狮子偶尔长

情让他多待几年的。总之草原上晃悠着一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有小伙子,也有中年男,还有被打败的老头子,运气好的,有

能力的公狮子也许还可以征服新的狮群,实在不济的,也就只

能孤独地浪荡到死了。男人们总自比为公狮子,可是男人真的

我:

想只被女人视为精子库,用完之后就被女人撑出去流浪吗?

我记得我当时说破这些,在座的男性都表示了对我的不满。

其实吧,哪个具体的男人对两性关系有什么看法,我根本不在

乎,想多搞几个女人很正常,大大方方地说您自己想就得了,

这是光明正大的事,我所不喜的,只是他们总拉着狮子出来垫

背,证明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我只是单纯地喜欢动物,尊重自

然,更是喜欢狮子,所以每每看着男人们总是自比雄狮,就忍

不住打心眼儿里特想犯坏。特想问一句,大哥,莫非你是想说

自己时间短吗?由此可见,爱学习的姑娘果然是爱捣蛋的危险

分子。爱看《动物世界》的姑娘也很反动!所以像我这样的家

伙还整天乱写文章,瞎说大实话,得教坏多少“好姑娘”啊。

关于爱护身体

人都要跟着受罪。如果是命运安排天生体弱多病也就认了,可

是有些人明明有健康的身体,却把它当垃圾一样地槽蹋掉,这

真是对爱你的人最大的不负责任。因为只有爱你的人才会在乎

你的健康,他们的人生和你紧紧绑在一起,无论你生老病死都

不会弃你而去。不爱你的人无所谓,不出一言责备,因为他们

知道自己随时可以转身走开。

我从来不喜欢把责任二字挂在嘴边,我总觉得一个人有自

由选择死,选择自杀,可是只要你选择活一天,就请尽量健康

地活下去,不要因为疾病让爱你的人受苦,留下遗憾。这是在

所有的事情当中,你为爱你的人所能做到的最重要的事,没有

之一。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很多事从未和父亲一起做过,

非洲怪客 ---基因突变的非洲动物

任性生活,所要面对的困境和用

力是多么巨大,那不是安全地生活在主流价值观里的人们所能

想象的。

人类是世界上最无法容忍异已者的动物,野生动物世

界对与众不同者的攻击还只是天敌之间,那也是物竟天择的结

果,而人类世界不能见容于你的,往往是你的同类。

这种恶意到底是哪里来的,因何而来的,我始终无法理解。

但这些也随他们去吧,我身边那些真正与众不同的朋友们,对

来自他人的排斥反倒是接受得多,看淡得多,他们的内心对人

类的宽容,比人类对他们的宽容多得多。许是因为真正天生的

怪客,都已经习惯,且先忙着生存,而不是忙着表现叛逆。就

像那只黄色的小鳄鱼只是默默地学会了用自己的方式捕猎,不

然怎么办,你总不可能去咬死大自然吧,白色的小狮子总不能

抱怨大草原上的草为什么不长成白色,而要春绿秋黄的吧。因

为这些不重要,好好活着最重要。

人类的大脑太发达,有时候就会想太多,连我自己也曾经想,

我们这种长了反骨的人,是不是要抽筋拔骨地把它拔掉,或者

伪装得和其他的人一样,说大家都说的话,做大家都做的事,

过天家都过的且子才能活下去。要么就是总想去跟别人理论个

明白,以此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正确。后来终于明白,完全没这

个必要,也做不到,拼命地证明自己真的很累,太在意别人的

宽容与否也很没劲。神造万物,自有它的道理,不用问为什么,

接受它就是。即便和别人不一样也没关系,不用委屈也不用争

吵,安静地,沉默地,有尊严地活下去就是。你什么都不用证

明,你的存在,就证明了一切。

“至于对外表的各种在意,纷扰,争吵不休,”在影片的最

后,动物学家说,“那是虚荣的人类才会干的事。”

论自由

我:

可是,这个世界上

本没有什么完整的绝对的自由吧,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如此,每

个人的人生都只有相对的自由,即便是你真的有了家财万贯,

也要有一颗能懂得什么是自由的灵魂才行。而我的朋友,他也

许在世俗人的眼里一无所是,但我觉得他做到的最了不起的一

件事是,他明明白白地懂得并且做到,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尽

我:

情地去享受人生中那仅有的小小的自由。而更多的人,则是一

边抱怨享受不到自由,一边对生命中仅有的可以抓住的自由视

而不见。一边说自己被束缚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一边放着可以

自由自在做的事情不去做。

时常有人问我一个人生活会不会寂寞或者孤独···

李安曾经说过,美国梦有两个,一是自明真理,主张追

求生命、自由与幸福的权利是神圣且不可否定的。另一个则是

eing left alone,孤独,疏离。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天性吧,也许

这辈子真的就是这个德行的了,只是不知道是否还能有那么一

天,我还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另一个人,能够容忍我本性里孤

虫和疏离的那一面。但是无论别人接受不接受你,你自己都应

先接受自己,孤独的人并不是可耻的,热闹的人也并不等于

浅。

城市

。记得前一段时间采访《城记》的

作者王军老师,聊起关于城市建设这个话题,他说我们的城市

是一个不能行走的城市,这个城市是为了汽车建造的,人们打

破了原来的城市的布局,加宽了马路,建设了封闭的小区,你

无法从一个地方简单地走到另一个地方去,城市建设和每个住

在城市里的人息息相关,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也改变着人们的

命运。

我相信,人类产生城市,是因为人类需

要在一起分享机会,分享情感。我觉得这是人类产生城市的哲

学。这个哲学和这个城市产生的基础是不应该被漠视的。因

此,我对那种有宽大马路,有围墙有大门的小区,过度考虑汽

车速度的城市规划,把步行系统毁灭掉的城市改建行为深深地

怀疑。

我相信怀疑这个事的人不少。因为大家会觉得在城市生活

的乐趣在减少,在街道上逛的乐趣在减少,在中国,只要是被

改建过的地方,都没法走路了,街道上的故事都没了。我觉得

其实大家都觉察到了这个问题。

水木丁:但很多人会首先怀疑是自己有问题,是自己不适

应这个飞速发展的城市了,跟不上城市的现代化,而不是我们

的城市建设有问题。

王军:其实这就是异化了,就是人造一个像,然后向它下脆。

城市也是这样,城市是不需要任何人向它下跳的。如果你生活在一个城市

却生活在一个自我否定的氛围里的话

那么这个城市应该灭亡了

�>|C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的更多书评

推荐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