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微生物》| 萨鱼解读

✎❀
2018-02-27 看过

《消失的微生物》| 萨鱼解读

关于作者 本书作者马丁·布莱泽博士,是国际人体微生物组研究领域的顶尖科学家。曾担任美国范德比尔特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纽约大学医学院院长,也是美国感染性疾病学会主席。他从事相关领域科研工作数十年,擅长把前沿的科研成果结合日常的生活经历,用通俗且生动的文字向普通读者讲述。 关于本书 本书作者带领读者重温了人体微生物研究的突破性成果,带来了抗生素负面效应的前沿证据,并以此告诫公众,滥用抗生素会损害体内微生物的多样性,对我们的健康产生不利的影响。本书呼吁人们在日常生活、临床医疗和农业生产中谨慎地使用抗生素,因此本书也被称为人类微观环境的《寂静的春天》。 核心内容 本书的核心思想是:人体内的微生物群落影响着我们的健康。滥用抗生素不仅会带来耐药菌的威胁,还会让我们失去体内的有益细菌。更糟糕的是,这种威胁可能从我们出生时就已经开始了,剖宫产如同一把利剑,生生砍断了母子之间的微生物传递,让孩子们的健康暴露在疾病的风险之下。除此以外,本书还从体内微生物这个视角出发,解释了许多现代疾病的成因。

点击查看大图,保存到手机,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一、体内的微生物可以帮助我们代谢和消化 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特别是肠道中,都生活着大量微生物,数量是我们自身细胞的数倍,这里主要指的是细菌。口腔中友好的厌氧菌,开启了消化食物的第一步;虽然胃中是强酸环境,但仍然有细菌存活,它们会对胃酸的分泌产生一定影响;肠道中的细菌能够合成多种营养素,譬如维生素K,这是人体自身细胞所合成不了的。 肠道中的食物残渣会通过结肠最终到达直肠,我们自身无法消化和吸收这些食物残渣。但是,结肠里生活着的细菌却能将它们进一步消化,比如,果蔬里的纤维素不能被小肠直接消化,却能被结肠里的细菌们利用,这些细菌会代谢分泌出一些叫“短链脂肪酸”的物质,它们可以被我们的肠道吸收。结肠中细菌为我们提供的能量,可以占到食物总能量的15%,这对早期人类的生存至关重要。 二、体内微生物还可以为我们提供免疫力 微生物和免疫系统的相互作用,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并且会贯穿我们的一生。一个三岁幼童体内的微生物已经和成人非常相似了,它们可以帮助我们抵御外来微生物的侵扰。 比如,友好的微生物在我们身体里安居乐业,所以它们不希望外来者的干扰。如果有入侵者试图在肠道里分一杯羹,肠道中的细菌当然不愿妥协,它们会分泌一些物质杀死入侵者,从而保护我们的肠道健康。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再比如,育龄女性的阴道中存在着乳酸杆菌,它们能够分泌出大量的乳酸,从而降低了阴道内的pH值,使其不适合真菌等病原体的生存。即使有时入侵者能侥幸抢到一小块立足之地,但过不了多久,也会被我们体内的微生物排挤和驱逐,并最终消失。因此,人体内的微生物群落保持得相当稳定,一生中都很少发生改变。 三、抗生素的滥用,给我们带来了耐药菌的威胁 抗生素对少数疾病相当有效,但滥用抗生素的情况又非常普遍。我们越频繁的使用抗生素,就越可能筛选出能耐受抗生素的致病菌。当对抗生素敏感的致病细菌被清除,耐药菌株会更加壮大,同时产生具有耐药性的后代,最终导致针对这些致病细菌的现有抗生素失去疗效。 医药公司偏爱研发和生产销路更广的广谱类抗生素;医生也更加热衷使用“通杀一切”的广谱抗类生素;现代农业为了提高蓄养动物的产肉率,会小剂量地饲喂动物抗生素。最终耐药菌或抗生素本身,会经过农产品传递到我们的身上。这些因素都让滥用抗生素的情况变得更糟,一旦耐药细菌感染突然发作,我们就很可能会找不到有效药物。 四、抗生素的滥用,会杀死了我们体内的有益细菌 抗生素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杀死了我们体内的有益细菌。比如,抗生素的过量使用,会杀死我们肠道内大量的有益细菌,打破了有益细菌占优势的状态。这样的结果就是,那些没被抗生素杀死的致病细菌会过度繁殖生长,影响我们的肠道健康。再比如,过量的抗生素还会抑制女性阴道中的乳酸杆菌,破坏了原来的弱酸性环境,从而导致致病菌大量繁殖,结果就是引发各种妇科炎症。 五、剖宫产阻碍了母子间的微生物传递 自然分娩并非无菌过程。胎儿产出时,会接触到妈妈产道里的乳酸杆菌,不仅全身被这些细菌涂满,口腔中也会吞进大量乳酸杆菌。口中的乳酸杆菌,会随着第一口母乳进入婴儿身体,成为了婴儿肠道里的第一批住户,这能帮助他们更好地消化母乳,也为随后到来的“微生物大军”开疆拓土。 第一批进入婴儿体内的细菌,继承了妈妈微生物群落的大致模样。这些微生物的刺激,可以锻炼婴儿的免疫系统,使免疫系统能精准地区分“敌我”。它们教会了免疫系统如何识别危险,但又不至于过于敏感到伤害自身,这对减少日后过敏的发生有很大作用。 剖宫产则会对母婴之间的微生物传递带来巨大威胁。因为在剖宫产的过程中,婴儿被直接从子宫里取出,没有通过妈妈的产道,也就不能第一时间获得妈妈的友好细菌。剖宫产出生的婴儿体内,第一批微生物基本来自外部环境,和妈妈身体里的微生物群系毫无关系,因此,剖宫产直接影响了母子之间的微生物传递。 六、抗生素,从小就威胁着我们体内的微生物 对于婴儿来说,他们体内微生物群落的另一个威胁,来自妈妈摄入的抗生素。如今,抗生素常用于治疗孕期的各种轻微感染,比如咳嗽、尿路感染等。抗生素不仅会抑制易感细菌,同时也会筛选出耐药细菌。孕妇服用抗生素的时间越接近分娩,胎儿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大。为了防止剖宫产后的感染,很多产妇还会在分娩过程中使用抗生素。所以她们生产出的婴儿,在获得微生物的同时,也接触到了抗生素。这些抗生素既消灭了病菌,同时也损害了友好细菌,筛选出耐药菌。这种微生物群落的改变,会影响婴儿日后的免疫系统和生长发育。 金句 1. 如果地球的历史有手臂那样长,那么只需要轻轻锉一下指甲,就能把人类的历史全部抹掉。 2. 这是微生物的时代,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 3. 每立方厘米大肠中的细菌数量,比地球上的总人口还要多。 4. 抗生素和衍生药,在过去的70多年里,挽救了数以百万计的生命。不得不承认,抗生素就是二十世纪医学领域最伟大的一项发明。 5. 我们从妈妈那里得到的,不仅仅是一半遗传物质,还有世代相传的微生物。 6. 抗生素和剖宫产如同两把利剑,正活生生的把母子之间世代延续的“菌脉”拦腰斩断,让无数孩子的健康暴露在肥胖、哮喘、食物过敏等疾病的风险之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消失的微生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失的微生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