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城 地下城 7.5分

神会关照谁

淡彩浅绿
2018-02-27 01:14:27
“一个男孩对神有所认识,并不表示神就会关照男孩。”这是贫民窟拾荒少年苏尼尔的一个观察。苏尼尔只是普利策奖新闻得凯瑟琳•布的纪实作品《地下城》中的主角之一。在孟买机场所掩盖之下,安纳瓦迪像是座落在背阴处永远无法享受阳光照耀的角落,有许多苏尼尔这样的男孩。在凯瑟琳的笔下,整个安纳瓦迪像梅雨季节那无人打理的废弃房。我们无法用充满优越感的词语去说,那些贫民窟就是垃圾房,尽管他们大部分人靠捡拾垃圾为生。就像山体的背阴面一样,即使永远不会有阳光,照样会有植被生长。而我们每一个生命,原本生而平等。

在安纳瓦迪,根本不需要采用什么文学的虚构手法来制造一些情节以满足戏剧冲突的需求,因为当他们的真实生活被客观记录时,那些匪夷所思的情节也早以超出想像。就像文中的主线索,邻居看似闹剧的自焚将胡赛因一家陷入绝境,仅仅因为自焚者几句话,胡赛因一家三口被捕。没人有兴趣知道真相,也无人同情或惋惜自焚者最后丢失的性命。在黑夜里莫名被夺去生命的男孩,突然吞下老鼠药的男孩女孩。贫民窟里的生活,并非只是一个物质的“贫穷”。越是贫穷时,那些制度与人性的弊端越容易被人察觉出来。只是身处其中的人,早已无暇顾及。

凯瑟琳说;“每一个贫民窟居民都知道,摆脱贫穷主要有三个途径:找一份事业,像胡赛因家找到的垃圾事业;政治和贪腐,像阿莎所寄予的希望;还有教育。”所以她也试图找到这三条路途上的代表人物,讽刺的是,在书的最后原本做得不错的胡赛因与阿莎并没有摆脱贫穷。而教育在这本书中出现的次数并不多,绝大多数时候反而是一种被嘲讽的角色。比如曼竹的老师只要求他们背诵小说大纲不需要看原作,而她代班的临时学校是她母亲用来贪腐的工具。

在《地下城》里,凯瑟琳用了尽可能多的角色来报道贫民窟的生活状态,容易让人产生材料混乱没有主次角的感觉。我想这大概是作者的刻意为之。即使是在贫民窟也没有谁能代表其他人,每一个都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与独立存在的意义。哪怕他每天仅仅是为了吃饱肚子而疲惫不堪。只是有些悲观的情绪似乎作者在有意无意的透露出来,像阿莎所念的那首马拉地诗:
“你不想要的东西,永远与你同在
你想要的东西,永远不与你同在
你不想去的地方,你不得不去
你以为自己想活得更长的时候
生命已接近尾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地下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地下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