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西部的故事

小陈
2018-02-26 23:29:33

对于盖茨比而言,梦的缺陷在于梦不具有随着时间流转而变化的性质。梦停留在了梦形成的时刻,梦不流动。

盖茨比对梦的再追求并非是对单一梦境的追回——那个停留在当初寒冷的秋日里,寂静的十月夜晚——而是一种无意识的对印象中梦境的人为点缀。他的理想主义也正是在于以反复梦境来一次次获取理想化的情境,被构筑的梦境在经历过数次幻想后便不可避免于超越黛西本身。

他的幻梦超越了她,超越了一切。他以一种创造性的热情投入了这个幻梦,不断地添枝加叶,用飘来的每一根绚丽的羽毛加以缀饰。再多的激情或活力都赶不上一个人阴凄凄的心里所能集聚的情思。

笼罩城市的欺瞒氛围是迷惑着观看者的虚假的崭新——初见的神秘,也是以此视角展现一层对黛西内心的剖析。与其说黛西拜金,不如说令她拜倒的是对新鲜感的无穷无尽的欲望。而相比起黛西虽然奢侈但却直白的纸醉金迷,盖茨比却可以(也只能)以创造性的热情投入到梦境之中,通过重复幻想梦境获得保持住新鲜感的足够养分。如此的他越是对梦境加以点缀也越是摆脱不去梦境成为具有臆想性质的幻梦的命运。

造成盖茨比在此处与黛西不尽相似的因素还在于他曾有过的战争记忆。战场生活几乎暴力的切断了他与黛西之间的连续。一方面战争保留着关于黛西的回忆,另一方面过于短促的情感也因此失去了原先释放的空间,无可避免于步入幻想的命运。

梦被长时间滞留于回忆的夹缝,盖茨比意识中的另一关于“奢华”的印记在空窗期愈发肆意增长。“奢华”最初打动盖茨比的有在遇见黛西时令他惊叹的住宅,也有黛西衣装的“像白银一样皎皎发光”。他何曾不是从一开始便有着彰显虚荣的渴求,一样会因为黛西获得他人眼色而感到满足。渴望在金碧辉煌中的爱情或许不能使他们被看作纯粹的拜金者,只是若缺少了奢华,爱情便失去光彩。好似极致的富贵生活是他们与生俱来的需要,对黛西是如此,对盖茨比也是如此,这之中没有谁比谁更为甚。

在盖茨比的心中或许已有模糊意识到黛西并非只会爱他一人,就像在与黛西的重逢中最令他不安分的是五年后的黛西已不再如他幻梦中所想。如若盖茨比有着已知的不可面对的事实,起到蒙蔽事实作用的也依旧是他对于梦境的理想主义。在这样的理想主义下,五年的等待自然敌不过感情,于是黛西嫁给汤姆也自然被理解为黛西纯粹的拜金。盖茨比好似并不在乎金钱在其中的作用,他的淡然只是愈发加深了他对金钱的渴望。这与另一故事中的马丁伊登一样,无论他们如何爱慕思恋的女性,都不曾怀疑金钱与来之不易的感情或许互不相容,他们想到的只有对“般配”的代价。

盖茨比半清醒的理想主义崩塌的时刻定格在黛西亲口承认她曾为汤姆打开过心门,此时哪怕她爱上的仅仅是一个动作,那幻梦中永恒和纯粹的部分也因此破灭。

实际上盖茨比对于各类状况的认识都表现的不可说不通透,无论是对个人的梦境,对黛西的新鲜感需求的认识,或是最终意识到的“最新鲜最美好的部分永远失去了”。但是对任何事物都如此明晰的盖茨比又是否有机会像尼克一样,明白这原是一个属于他们西部人的故事,而那无形中令他们不能适应东部生活的共同缺陷又为何物。

尼克对之没有答案,他说到的是只有等圣诞冬青花环被窗内灯火映成雪地的影子,中西部令人神情气爽的寒气才会使人回归血肉相连的本质,并重新不留痕迹地融化在其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更多书评

推荐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