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册前言:多样化时代中的“西方绘画” / 高阶秀尔

雅信君
2018-02-26 18:34:00
本书是继回顾自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的西方绘画发展的《西方绘画史一:文艺复兴的惊愕》和《西方绘画史二:巴洛克和洛可可的革新》之后的第三卷,对象是近现代绘画。从时代来看,涉及范围约在19世纪至20世纪的两百年间。

    18世纪末,通过高举“自由、平等、博爱”旗帜的法国大革命,和以蒸汽机的发明为开端、推动机械技术发展的工业革命这两次变革,欧洲社会发生了宛如地壳运动一般的巨大变化。由王侯贵族和高层神职人员掌握权势的“旧体制”崩溃,取而代之的是以城市资产阶级为主人公的市民社会。机械促进了工厂生产的发展,交通和运输手段也随铁道的发展日趋发达,近代城市因地方劳动人口的流入而变得庞大,人们的生活环境也随之发生着剧变,这些都是这场社会变革的主要指标。

在如此复杂的局势下,美术世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如果要效仿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的名言“世界是舞台,众人皆演员”,把绘画史比作艺术家以演员身份登场的舞台,那么至今为止,文艺复兴、矫饰主义、巴洛克、洛可可等节目已在这座舞台上轮番上演。而近代以降,出现了多个节目同时上演的情况。即使在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印象主义



...
显示全文
本书是继回顾自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的西方绘画发展的《西方绘画史一:文艺复兴的惊愕》和《西方绘画史二:巴洛克和洛可可的革新》之后的第三卷,对象是近现代绘画。从时代来看,涉及范围约在19世纪至20世纪的两百年间。

    18世纪末,通过高举“自由、平等、博爱”旗帜的法国大革命,和以蒸汽机的发明为开端、推动机械技术发展的工业革命这两次变革,欧洲社会发生了宛如地壳运动一般的巨大变化。由王侯贵族和高层神职人员掌握权势的“旧体制”崩溃,取而代之的是以城市资产阶级为主人公的市民社会。机械促进了工厂生产的发展,交通和运输手段也随铁道的发展日趋发达,近代城市因地方劳动人口的流入而变得庞大,人们的生活环境也随之发生着剧变,这些都是这场社会变革的主要指标。

在如此复杂的局势下,美术世界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如果要效仿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的名言“世界是舞台,众人皆演员”,把绘画史比作艺术家以演员身份登场的舞台,那么至今为止,文艺复兴、矫饰主义、巴洛克、洛可可等节目已在这座舞台上轮番上演。而近代以降,出现了多个节目同时上演的情况。即使在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印象主义等前卫运动接连不断地华丽亮相之时,传统的学院派也依旧占据着舞台的很大一角。在前卫派内部也出现了同样的状况,当印象派还在活动时,后印象派就已登场。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Pierre Auguste Renoir,1841—1919)和克洛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等印象派明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一直活跃,但就在他们身边,野兽派的色彩革命、立体派的形态革命等好戏已经华丽上演。并且,为前卫美术提供舞台的还不只巴黎。德国表现主义的发祥地德累斯顿和慕尼黑,意大利未来派的根据地米兰,奥地利分离派的维也纳,“二十人小组”的比利时布鲁塞尔,将世纪末幻想体现于一身的、“不安的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1863—1944)的故土挪威奥斯陆等地区,都是前卫运动的领地。此外,那些与这些画家紧密相关,在“幕后”(正如其字面意义)支持着他们活动的诗人、评论家、画商、承办者的存在也不容忽视。如果没有浪漫主义时代的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1821—1867)和立体主义时代的阿波利内尔(Guillaume Apollinaire,1880—1918)等诗人评论家,为印象派提供支援的画商保罗•迪朗-吕埃尔(Paul Durand-Ruel,1831—1922),身兼画商和评论家的丹尼尔-亨利•坎魏勒(Daniel-Henry Kahnweiler,1884—1979),以及率领俄罗斯芭蕾舞团进军巴黎、展现了作为制作人的超群本领的谢尔盖•帕夫洛维奇•达基列夫(Sergei Pavlovich Diaghilev,1872—1929)等人,想必近现代绘画史会寂寞不少。

    这种倾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也依旧保持着显著的发展势头。一方面,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1869—1954)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为止,始终表现出旺盛的创造力,而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1881—1973)索性将中心人物的地位保持到了20世纪70年代。另一方面,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绘画、幻想表现等各种尝试,也使这座舞台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再后来,在1913年举办国际现代美术展(即军械库展览会)之后,这座舞台一直扩展到大西洋彼端的新兴国家——美国。1917年,仅在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男性便池上签了名,便将其命名为《泉》在展览会上展出的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1887—1968),就是在纽约的独立艺术沙龙展(艺术家可以无须通过审查自由展出作品的美术展)上引起了极大争议。“二战”后,没有受到战争直接伤害并成为世界经济中心的美国,在艺术活动上也显示出了极大活力,诸多新型前卫运动都发源于此,比如包含泼洒画(Action Painting)在内的表现主义抽象绘画,将绘画与即兴表演和现代舞相结合的身体表现艺术,以及吸取大众形象,并以广告形式展现新闻漫画和大量消费社会商品的波普艺术(Pop Art)。之后,随着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1925—2008)在1964年威尼斯国际双年展上获得最优秀奖,美国美术正式登上世界舞台。

    然而,杜尚原本是法国人,而威廉•德库宁(Wi l l em de Kooning,1904—1997)和马克•罗思科(Mark Rothko,1903—1970)等多数泼洒画画家(Action Painter)则是来自欧洲的流亡艺术家,这些事实能够清楚地说明,进入20世纪,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艺术作品,都开始跨国寻找能够大显身手的场所,这点需要我们给予关注。艺术的舞台已经全球化到以整个地球为规模的地步,而绘画也跨越了体裁的边界,和相邻的各类艺术共同竞演。在这样多样化的时代,若想整体把握“西方绘画”自身,需要新的架构设定来解释种种丰富多彩的现象。本书就是出于这个原因,才没有按照时代顺序分年代进行叙述,而是从第一章“所谓画家和艺术家的存在”开始,到第十章“质疑框架的作品”为止,设定了题目、中心思想、形式、技法、社会地位等与近现代绘画本质相关的视角。当然,笔者也没有忘记将具有历史性重要意义的作品在适合的章节进行解说。

    通过本书的发行,《西方绘画史》三卷迎来了完结。第一卷《文艺复兴的惊愕》、第二卷《巴洛克和洛可可的革新》以及本书,都是以对各自涉及的时代的最新见解为基础,对入门来说很有帮助。但若读者重新通览这三卷书,将15世纪初到20世纪末的约600年间的优秀绘画遗产,放在连绵不断的历史长河中进行定位,则能更好地理解和享受这些作品。假如各位美术爱好者在去海外旅行时将这三本书放在箱底,想必欣赏绘画的乐趣会成倍增长。笔者正是秉承这样的心愿,才为各位献上这套《西方绘画史》全三卷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方绘画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绘画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