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册前言:“飞翔状态”的世界 / 高阶秀尔

雅信君
2018-02-26 18:32:19
如今“巴洛克”一词已经通过“巴洛克音乐”“巴洛克戏剧”“巴洛克文学”等艺术表现形式成为普通民众也耳熟能详的词汇。在这些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中,有两个公认的共通点,其一是作为时代概念的“巴洛克”,其二是作为风格概念的“巴洛克”。

    从时代概念来看,所谓“巴洛克时代”大致可以定义为从16世纪后半叶到18世纪前半叶的一个半世纪左右。如果再加上把“巴洛克风格”进一步精炼后得到的强调优雅纤细装饰性的“洛可可风格”,则要扩大到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时期。本书的解说对象大致就是这一段时期的美术。

    另一方面,在美术史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巴洛克风格”这一概念,首先是与由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和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1483—1520)等人在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完成的古典主义风格相对比而形成的。关于这点,海因里希•韦尔夫林(Heinrich Wölfflin,1864—1945)在《美术史基本原理》(Principles of Art History,1915)中指明了方向,随后还特别被西班牙的美术史大师——或者说是文化史大师——欧亨尼奥•多尔斯(Eugenio d’Ors,1881—1954)在1944



...
显示全文
如今“巴洛克”一词已经通过“巴洛克音乐”“巴洛克戏剧”“巴洛克文学”等艺术表现形式成为普通民众也耳熟能详的词汇。在这些多样的艺术表现形式中,有两个公认的共通点,其一是作为时代概念的“巴洛克”,其二是作为风格概念的“巴洛克”。

    从时代概念来看,所谓“巴洛克时代”大致可以定义为从16世纪后半叶到18世纪前半叶的一个半世纪左右。如果再加上把“巴洛克风格”进一步精炼后得到的强调优雅纤细装饰性的“洛可可风格”,则要扩大到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时期。本书的解说对象大致就是这一段时期的美术。

    另一方面,在美术史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巴洛克风格”这一概念,首先是与由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452—1519)和拉斐尔•桑齐奥(Raffaello Sanzio,1483—1520)等人在文艺复兴全盛时期完成的古典主义风格相对比而形成的。关于这点,海因里希•韦尔夫林(Heinrich Wölfflin,1864—1945)在《美术史基本原理》(Principles of Art History,1915)中指明了方向,随后还特别被西班牙的美术史大师——或者说是文化史大师——欧亨尼奥•多尔斯(Eugenio d’Ors,1881—1954)在1944年的《巴洛克论》(Du Baroque,法国译本在20世纪30年代已发行)中进行了特别强调。在这部著作中,多尔斯反复强调与古典主义风格“沉重下落状”的表现特色相比,巴洛克风格的特色就在于“飞翔状态”,也就是静与动,安定与不安定,静谧不变与富于动态的变化之间的区别,使古典主义风格和巴洛克风格产生了各自的特征。

    这样的二项对立确实会令人感到有些过于单纯,但也正因为单纯才简明易懂,这在很多层面对我们理解巴洛克艺术都很有帮助。例如,在诸多艺术中最具有安定性质的就是建筑,而与之相反需要不断变化的就是音乐。关于这点,有一个颇有意思的理论,即在艺术的各种形式中有一种“引力”,在古典主义风格时代向着建筑作用,而在巴洛克风格时代则向着音乐作用。实际上,多尔斯曾对“诸多艺术中‘引力’作用的法则”做过如下论述:

    在偏向古典主义风格的时代,音乐似诗,诗似绘画,绘画似雕刻,雕刻似建筑。而与之相对,在巴洛克风格倾向较强的时代,这个引力的法则则会沿反方向作用,即建筑家变成了雕塑家,而雕塑变得像绘画一样,至于绘画和诗则显示出了音乐固有的律动般的色彩……
仔细想想,的确如他所说,弗朗切斯科•普罗密尼(Francesco Borromini,1599—1667)的建筑作品的正面宛如波浪一般,说是雕塑作品也不为过。而乔瓦尼•贝尔尼尼(Giovanni Lorenzo Bernini,1598—1680)创作的极富变化的雕塑作品拥有丰富的阴影效果,很有绘画的特色。与之相比,拉斐尔笔下的人物强调明确的形态,和伦勃朗(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1606—1669)将形态融于光影之间的作品相比,明显带有雕塑的特色。本书中也介绍了以贝尔尼尼的《圣特蕾莎的狂喜》为中心的罗马维多利亚圣母堂的柯纳罗教堂,从它那极富建筑性和戏剧性的空间结构来看,可以说是巴洛克艺术的典型范例。

    除了风格方面的特点,我们也不能忘记在经济上负责支撑巴洛克艺术的角色,即赞助人的作用。在这个时代,艺术的赞助人可以分为教会、王室和市民三类。在宗教画领域,天主教会为了与新教对抗,推行重视美术的战略作为教化民众的手段,因此反宗教改革的美术得以发展壮大,《圣经》主题或圣人的奇迹传说通过极度写实的表现手法在令人瞠目的宏大画面中被展现出来。另外,不只在“太阳王”路易十四(Louis XIV,1638—1715)统治下确立了绝对王权制度的法国,西班牙、奥地利等国家也开始兴起炫耀哈布斯堡王朝的荣光与权威的宫廷绘画。而另一方面,在以新教徒为中心的共和国荷兰,风景画、静物画、市民的肖像画等普通民众易于亲近的题材结出了硕果。到18世纪,即便是在因学院制度的充实等原因逐渐占据欧洲美术中心地位的法国,那里的上层市民也积聚了一定实力,开始逐渐兴起。一生与教会和王室无缘,只受市民拥护的让-安东尼•华托(Jean-Antoine Watteau,1684—1721)、让-巴普蒂斯特-西梅翁•夏尔丹(Jean-Baptiste-Siméon Chardin,1699—1779)、让-巴普蒂斯特•格勒泽(Jean-Baptiste Greuze,1725—1805)和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Jean-Honoré Fragonard,1732—1806)等画家创作的市民绘画开始兴盛,最终通过法国大革命这一政治及社会的大变革,开始向以浪漫派为起始的近代绘画史发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方绘画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方绘画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