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挑战和生存

scrapped
2018-02-26 看过

来自斯洛伐克的佩莉斯嘉,来自波兰的拉海尔,来自捷克的安嘉,不同的祖国却都是顷刻间即被德国侵吞攻占的东欧小国;

佩莉斯嘉是咖啡馆主的女儿立志教书育人,拉海尔是纺织工程师的女儿随即嫁入豪门,安嘉是皮革厂主的女儿战前仍是学生,不同的出身不同的职业却在种族清洗下“人人平等”;

尽管对信仰并不热衷但佩莉斯嘉会在每一个宗教节日去犹太教堂还拥有一个宗教婚礼,拉海尔不是犹太教徒却遵循犹太习俗并对犹太复国主义与希伯来语复兴充满热忱,有着不认同犹太复国主义的父亲的安嘉既不会阅读希伯来文也不过任何犹太节日甚至会大吃烤猪排,然而不同的民族认同仍然敌不过血统论;

佩莉斯嘉本可以同她的兄弟一起前往应许之地,拉海尔依靠莫尼克家的财力也可以早早离去并维持优渥的生活,安嘉更有多次可能在危机真正爆发前去往外国避祸,不同的机会,无论哪一种都可以带她们逃离纳粹魔爪,却没有人意识到要抓住;

在1944年夏天之前,佩莉斯嘉四处流窜东躲西藏,拉海尔被圈禁在隔离区,安嘉被围捕至泰雷津集中营,不同的起点却都是提心吊胆备受煎熬,最终也无可避免的被遣送至奥斯维辛。这三个属于同一个民族的女人有着极为相似的命运轨迹,期间又有着微妙而特别的差异,残酷的时代背景下,这些不同与相同却只能作为个人的命运渺小如斯的注解。

门格勒医生的死神之检,死亡工厂奥斯维辛,弗莱贝格劳工营繁重的体力劳动,漫长的死亡行军...对青壮年而言都异常残酷的炼狱,却有孕妇能熬过了这一切并顺利产下婴儿,简直堪称奇迹,而这样的奇迹在几乎同一时间,在她们彼此间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三次。艰难的经历构成了三位母亲共同的命运,数不清的犹太人被寒冷、饥饿、枪炮和绝望夺去性命,其中也包括她们的丈夫,“妇人弱也,而为母则强”,对家人的爱、对生活的渴望给了她们无与伦比的勇气与信念,这是无论怎样的暴戾恣睢都无法抹杀的。

比起纳粹有组织的种族屠杀,更可拍的是德控土地上居民的麻木和习以为常。集中营附近的人们在对烟囱里不时飘出的浓烟所谓何物心知肚明;劳工营的绝大部分看守在得知被奴役的囚犯不过是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而她们唯一的罪过就是身为犹太人时也并没有改变蛮横残暴的态度;弗莱贝格的居民每日无动于衷的围观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囚徒从小城中心列队而行;除了霍尔尼-布日扎车站的善意外,死亡行军途中朝不保夕的可怜人受到的只有嘲笑侮辱和戏弄。他们并没有参与屠杀,只是对与自己不一样的人毫不掩饰木然与恶意,对犯下战争、反人类罪国家的公民而言,他们并不如叫屈时那么无辜。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天生幸存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生幸存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