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好的推理小说不该只重推理(泄底,慎入)

千万别刷牙
2018-02-26 18:05:12

希望这篇书评作者能看到,希望能给原创推理提供一点帮助。

说实话,在读这本书之前,我的期待值是很高的。但是,我觉得这本书并没有很好的回应我的期待。书中确实有令人眼前一亮的轨迹、逻辑,但硬伤也很明显。 先说推理的部分。作为一本原创推理小说,本书的定位很清晰——纯粹的逻辑推理、本格。单从推理完成的角度看,可以算是水准之上。但逻辑推理所倚重的是相对抽象的逻辑。这就要求作者在解答时尽可能去排除其他可能的情况,以保证解答的唯一性。有时候仅凭逻辑就可以做到,有时候则需要事前埋下的伏笔。这本书所欠缺的也在这里。侦探所提出的推理确实是基于目前所有的证物,也的确说得通。但给人的感觉就是脑补的部分太多,无法让人信服:侦探推理出来的就是真相。


《濒死的女人》:

算是全书中质量比较高的一篇了。换尸诡计揭开的时候确实很有惊艳的感觉。不过,对吴茜“濒死体验”的解释有点想当然。侦探在这一部分“炫学”所给出的解释也不够明确。即使病房里真的发生了争斗,划伤了她的拇指,也不能得出一定有人被杀的结论。要按照昏迷中患者感觉穿过过了一座桥就真的

...
显示全文

希望这篇书评作者能看到,希望能给原创推理提供一点帮助。

说实话,在读这本书之前,我的期待值是很高的。但是,我觉得这本书并没有很好的回应我的期待。书中确实有令人眼前一亮的轨迹、逻辑,但硬伤也很明显。 先说推理的部分。作为一本原创推理小说,本书的定位很清晰——纯粹的逻辑推理、本格。单从推理完成的角度看,可以算是水准之上。但逻辑推理所倚重的是相对抽象的逻辑。这就要求作者在解答时尽可能去排除其他可能的情况,以保证解答的唯一性。有时候仅凭逻辑就可以做到,有时候则需要事前埋下的伏笔。这本书所欠缺的也在这里。侦探所提出的推理确实是基于目前所有的证物,也的确说得通。但给人的感觉就是脑补的部分太多,无法让人信服:侦探推理出来的就是真相。


《濒死的女人》:

算是全书中质量比较高的一篇了。换尸诡计揭开的时候确实很有惊艳的感觉。不过,对吴茜“濒死体验”的解释有点想当然。侦探在这一部分“炫学”所给出的解释也不够明确。即使病房里真的发生了争斗,划伤了她的拇指,也不能得出一定有人被杀的结论。要按照昏迷中患者感觉穿过过了一座桥就真的过了一座桥的逻辑,为什么不能是猫扑过去抓伤了谁呢?(当然在ICU不太可能了)最后侦探用排除法锁定的凶手。在还剩最后两位嫌疑人一男一女的时候,侦探做出了这样推理的:女厕所留有鱼缸碎片→凶手没有带走鱼缸碎片→凶手无法带走鱼缸碎片→凶手想要带走碎片的时候有人来了,所以他从窗外爬水管出去了。并以此锁定凶手为林姓男子。不过,前文中除了韩晋提到过“外来的凶手可以沿着墙外的水管,从厕所的窗户爬进大楼啊。”就没有其他对于爬水管的笔墨了。而在既没有验证可行性(比如:水管是否承受的住?是否能够攀爬?)又没有确认水管是不是真的有人爬过的情况下,侦探如何能够确信凶手就是这样逃脱的呢?又怎么能基于此做出最后的推理呢?

《缄默之基石》(原谅我,找不到那个字):

最开始,我要先提出一个我无法理解的疑问:游泳池到底哪里能藏下一个人?他们好歹还看了一眼。其实这部短篇的想法很好。问题就是一切都很牵强。作者在有限的篇幅里,伏笔铺排的相当生硬,最后联系起来的也不够紧密,不足以指认凶手。所以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作者为了写出一个这样的故事,已经认定了XX是凶手,然后再安排了一系列伏线指向他。只不过在预设了凶手之后,作者想去安排的伏线就暴露出诸多逻辑问题。比如根本没有可以将两起案件联系起来的线索,侦探是怎么认定马老就是杀害宋医生的凶手呢?让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作者的脑补而不具有可信度,又比如对松节油的推理。侦探的逻辑是:难闻的气味→有人用松节油清洗了沙发→美术生身上的颜料沾到了沙发上→所以美术生来过。可是,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清洗的就是美术生的颜料,也缺少其他辅证证明他来过,又怎么能推理出他一定在此被杀。还有最后对“内出血密室”成因的解释。侦探好像也是妙手偶得凭空推理出来的。如果作者解释成死者还有一口气,害怕凶手发现自己没死,回来补上一刀所以从里面锁上了门好像也没有任何问题。感觉作者是想最后社会一把,可惜前期铺垫不够,导致所有的推理都是“飘”的,更近似脑补而缺乏说服力。

《绞首魔奇谭》:

跟前两篇的问题也差不多。最关键的联系起两件案子的一点——犯人杀死王佳璐的动机同样缺乏证据佐证侦探的推理。最后到了推理的时候,居然说是听错了。???黑人问号???不是梅花鹿是天山马鹿?所以不是天山马鹿是天山马路。嗯?继续问号???这,侦探又是怎么推理出来的?全知?

《维纳斯的丧钟》:

这篇其实还挺不错的,对于照片的推理很有Logic也很完整。但是对于李晓蕾的到访没有伏线也没有证明,侦探却说的跟事实一样的。嗯?指认的证据绳子上的指甲油也只能说明一个用了进口指甲油的人触摸或使用过这根绳子,并不能够真正的指认就是她最后杀死了XXX。根据目前手头上的证据,我们同样可以认为刘依君已经杀人成功,李晓蕾只是完成了之后的布置。把尸体吊起来然后撕碎照片而已。

《J的悲剧》:

这是全书中问题较大的一篇了。先说宋警官的推理(伪解答?)。这段推理的逻辑就像是已经把马带入成凶手之后再进行的推理。前一段误导的还算说得过去,但后面指认许是帮凶的时候根本拿不出任何证据指向许,证明为什么她就是帮凶。宋警官只是推理出了这只颜料被踩过两次就说证据和动机齐全了,然后就这样草率的指认了凶手,他是怎么做队长的??且许同学面对这样一个根本没有直接指向她的推理,居然还相信了……居然还哭了……也实在是………… 最后侦探推理的逻辑在于:凶手脱光了死者的衣服→为了掩盖衣服被雨打湿的痕迹→死者是在雨中被杀→凶手在下雨这段时间内没有不在场证明。可是,衣服湿了不代表死者一定在雨中被杀。同样有可能是在雨停之后,死者换衣服之前,凶手杀害了死者。根据这一条并不能够得出死者雨中被杀的推论,更不能够据此用不在场锁定凶手。所以我宣布:证据不足,女老师——无罪。

《五行塔事件》:

标题作,全书中最喜欢的一篇。建筑诡计基本都是很大胆的类型,在建筑师朋友的帮助下,作者完成的也不错。不过,我还是有两个重要问题要问。一、既然墙体中的金属住有类似导热棒的功能,那么,那平常不“启动”的情况下,是怎么释放积蓄的地热能的?二、全书的主诡计是“金之间”的坠楼诡计。完成这个诡计需要两个条件:1、房间被加热到一定程度。2、房间除了窗户之外没有其他出口。但仔细想想,第二条是不满足的。在外面的人很容易陷入一个思维盲区:反锁是从外面人的角度说的,但对于里面的人来说是根本不存在反锁的。马逸鸣的手记中也写着:高云龙说”……门一定是从内用插销锁上的……“这样的话,如果里面的人想出来只需要打开插销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跳窗逃生。(这是主诡计的一个大失误了,基本上就是完全被推翻了。)


同时,全书中出现了不少漏字、错别字以及一些文法错误。 还有这样十分低级的错误: “我环顾四周,发现除了成晨和陆向红之外,其余的人都到齐了。” 然后下面第二行就是 “被什么东西顶住了。”成晨愁眉不展的说 (200页) 所以成晨又是怎么出现的呢? 校对大锅。。


再有就是角色。“系列作”的看点从来不仅眼前这本书而已,还有贯穿串联起整个系列的人物——他们身上强烈的性格特征以及随着事件不断发生他们产生的变化。但整本书六个故事中,作者好像都没有有意的去塑造角色性格。(至少我感觉不太到……)(当然旧作改稿也有很大的原因。基本上原有的部分都没有太大的改动,对话都只是换了个人名。也出现了旧作中死者叫王佳,新作改叫王佳璐但有些地方还没有改过来的地方。自然角色性格之间会有冲突、不连贯的地方)作为全书唯二主角的“侦探+助手”性格的塑造也不尽如人意。助手韩晋从头到尾都可以感觉到强烈的小气性格。动不动就要讽刺、嘲讽陈爝一番;(明知道陈爝无所不知)还总要给陈爝出题目,挫他的锐气; 总是迫不及待地打断侦探的推理,“质问他”;喜欢案件中出现的所有美女角色(基本都是素不相识而且两人之间也没太有什么交集)…………如果说作者最初是有意把他设定成这样一个角色的,那无可厚非。不过,这样的性格确实不讨喜。侦探陈爝应该最初的设定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名侦探。知识广博,无所不知同时又性情古怪。但推理时又会变的像个老师一样,喜欢自问自答又非要让所有听众理解。而作者主要表现的性情古怪是在他不懂礼貌上。可是,全篇中作者也没有很好的贯彻这一点。在《缄》中,陈爝都是“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下次再来的。“的态度。相反,指责陈爝没有礼貌的韩晋好像才不太懂做客之道,还反客为主的让马老师带他们参观屋子。两位主配,警察,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但再多的性格我也概括无能。二人的性格塑造都十分模糊,平凡的没有特点的感觉。主要就起到了一个推动剧情的作用,身上感觉基本看不到作为人民警察的专业素养。再加上作者行文很”干“,阅读体验也不佳。 逻辑再好也需要缜密的推演,这其中就少不了证据的支撑。没有证据的推理就像无根浮萍。看上去没有问题,但根本不牢靠,也立不住。毕竟,逻辑推理更多的依赖合理性为支撑。作为一名创作者,不光要有好的idea,好的逻辑链,更需要考虑到尽可能多的细节,扎实的呈现出来。不是为了一个逻辑链设计一个故事,而是要让逻辑链不露痕迹的融入整个故事,方方面面都要下功夫。 以上,共勉。 2018.2.26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五行塔事件的更多书评

推荐五行塔事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