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S. 7.8分

本书的时间线剧透及无责任猜想~~

永延散人
2018-02-26 看过
一、早期S组织
       16世纪末-17世纪初期的阿基梅德斯•德•索布雷罗,曾著《弓箭手故事集》。该人在历史上留下的记录分别是:在一艘于1619年遇难的葡萄牙船上,当时国王给船长传话说任乘务员的是恶人索布雷罗,下令将其吊死,该船被烧毁后沉没;然而在1624年,斯德哥尔摩监狱关押着一个建筑师,名为索布雷罗。怀疑该人被抛入大海后活了下来,或者以某种方式死而复生,几年后在瑞典被捕。

       索布雷罗之名开头字母为S。如果S组织在那时就已存在,那么索布雷罗便可能是当时的领袖,或对外的化身,其著作《弓箭手故事集》类似以石察卡署名出版的书籍。

      如果S组织那时尚未成立,则索布雷罗及其著作的《弓箭手故事集》就是S组织效仿的对象。

       16世纪末-17世纪初正是西班牙葡萄牙王权衰落的时期,索布雷罗无论个人或是组织当时应该与封建统治者交恶,可能代表着新兴资产阶级的民主意识。

二、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S组织
      1892年,瓦茨拉夫•石察卡生于南波西米亚。

      1903年,石察卡被指控谋杀塞尔维亚亚历山大国王和德拉加王后。(猜想:当时的瓦茨拉夫只有11岁,S组织应该还不会使用石察卡的名字,因此此次指控应为后期的附会)

      瓦茨拉夫曾在诺瓦切克公司工作,该公司可能是军火工厂、女鞋厂或铅笔公司,或当过推销员。

      1910年10月30日,瓦茨拉夫在布拉格查理大桥上坠水,坠水前曾散发小册子,并有散落的书页。外界传闻其是因某个工厂女工而自杀身亡,实际被埃斯壮和狄虹救起。(猜想:虽然瓦茨拉夫当时仅有18岁,但可能已经加入了S组织成为其成员,坠水时失忆。理由是其坠水时在分发册子,执行着某种工作,另外在《忒修斯之船》一书中的S.也是坠水失忆后到了S组织中,但其他人已经认识S.,S.在船舱中便能开始写作,在看到其他人真正的工作后也加入了其他人的工作。至于年龄的问题,S组织成员、后来成立新S组织与原S组织对抗的麦金内便是神童,那么后来成为S组织实际领导者的石察卡可能也在年轻时就很优秀,否则也不会被S组织选为对外的化身。)

       1910年10月30日,托斯腾•埃斯壮、雅玛杭特•狄虹在布拉格的旅店登记入住,随后霍尔德•费尔巴哈、蒂亚戈•加西亚•费拉拉也来到旅店,登记簿上还写着有某位“访客”,应为被救起的瓦茨拉夫•石察卡。此5人均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S组织的初始成员,只有初始成员和后来的萨默斯比知道石察卡的真实身份。

       其中,埃斯壮是瑞典童书作家,只会瑞典语、英语和基础法语,是当时S组织的领导者。在《忒修斯之船》一书中代指人物是司坦法,另外还有几个名字可能也指埃斯壮,或类似于他的新同志。

       狄虹是法国考古学家、妇女参政论者兼小说家,埃斯壮的恋人,S组织的成员几乎都对她有或多或少的爱情,当然除了埃斯壮之外都应该是或多或少的单恋。狄虹的父亲就是考古学家,但后来狄虹自立门户,父女成为竞争对手因此其父非常生气,在自立门户之事发生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其父就在考古中因类似木乃伊诅咒的事件去世——被蜘蛛咬到而死,因此至死父女两人也未和解。在《忒修斯之船》一书中代指人物是寇波,另外还有几个名字可能也指狄虹,或类似于她的新同志。

        费尔巴哈是德国无政府主义者兼辩论家,身体不好,后来痛风严重,性取向可能是同性恋或双性恋,与自己的男秘书有“不能公开”的关系,在《忒修斯之船》一书中代指人物是菲佛,通过书中对菲佛的描写,似乎表明费尔巴哈也喜欢狄虹。

       费拉拉是西班牙小说家兼传记作家,在《忒修斯之船》一书中代指人物是欧思崔罗。

       此次会面决定了S组织以后将利用外界传闻已死的石察卡之名,把“V•M•石察卡”这个名字树立为激进派的传奇人物,组织的激进作品均以此署名,并以此名开展刺杀、暴动等行动。在此之后,石察卡除陆续出版书籍(直到1949年出版的最后一本《忒修斯之船》)外,也陆续被指控多次出卖国家机密、谋杀等犯罪行为(参见附件【2】 P.viii-ix)。

       当时的S组织对抗的主要是布沙家族。该家族当时的掌控者为埃梅斯•布沙,主要业务是军火,家族庄园位于法国比利牛斯山脚,根据《忒修斯之船》,该家族为一战的幕后推手,后来该家族与斯大林、英国均有联系,根据1957年苏联的一份关于企业家族B的移转管理文件,和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档案室类似文件,可知美苏均持续关注布沙家族。布沙家族在《忒修斯之船》中被代指韦沃达家族,埃梅斯•布沙的代指人物是爱德华•韦沃达五世。

       1911年,石察卡被指控谋杀布沙家族位于法国加来工厂之管理层。

       1912年初,发生加来工厂罢工工人遭屠杀事件。(猜想:根据《忒修斯之船》的内容,在该事件中,S组织与布沙家族爆发冲突,S组织的部分外围成员被布沙家族谋害,布沙家族使用炸弹,并栽赃给了S组织或工人组织)
1912年,石察卡获得布沙奖,但拒领,送了一只黑帽卷尾猴领奖,同时在颁奖礼发表S组织的意见,抗议1912年初加来工厂罢工工人遭屠杀事件。由此“引爆叙事之战,有势力的一方所写的VS对此势力造成最大威胁的那群人所写的”。颁奖典礼一个月后布沙的妻子自杀,因此布沙和他的孩子都有理由恨石察卡。

       之后,S组织陆续招收激进派人士或从身边发展成员。包括但不限于:霍斯特•维克斯勒、刘易斯•卢珀、格斯里•麦金内、菲洛梅娜•沙布雷加斯•柯岱拉、维克托•马丁•萨默斯比、辛格、德罗兹多夫、今日清水、马苏、C.F.J.沃林福德、布热齐克基、恩达博、阿克尔曼。

       其中,维克斯勒,费尔巴哈的秘书,可能与费尔巴哈存在“不能公开”的关系。
       卢珀,原石察卡经纪人。
       麦金内,苏格兰哲学家、小说家兼美食享乐主义者,哲学神童,牛津最年轻的教授之一,存在怪癖,造作,自大狂,肠胃不好,在喝茶的方面吹毛求疵,有钱,曾用名酒追求狄虹但遭到冷淡回应。
       柯岱拉,来自巴西的伦索伊斯,帝王号翻译员,1924年末担任石察卡的专属译者,编辑,《忒修斯之船》中代指人物为索拉、莎乐美、萨玛。在笔谈中被推测可能在S组织参与的更多,比如协调或保护或共谋。
       萨默斯比,美国低俗小说家兼编剧,19世纪末-20世纪初S组织初始成员之外最值得信任的人,因此知道石察卡的真实身份。
       德罗兹多夫,死于1940年以前。
       今日清水,1910-1950年所到之处和石察卡书中背景对照相符,几乎每个地点都是出书两年前内某个时间去过的,但埃里克认为只是巧合,只能证明该人经常旅行,并在笔谈中被称作“人生失败者”。
       沃林福德,加拿大探险家。
       (猜想:另外还有一些未被证实是S组织成员的人,包括但不限于:卡耶坦•赫鲁毕、胡安•布拉斯•科瓦鲁维亚斯、阿匹斯神的抄缮官、弗洛丽丝•斯托纳姆—史密斯、贝洛•阿莫什•于瓦里、海明威、帕索斯、拉涅•拉贝、让—贝尔纳•德雅尔丹、卡瓦纳、赛林文学研究协会。
       其中,赫鲁毕为知名捷克诗人兼剧作家。
       科瓦鲁维亚斯,传说中的最后一个西班牙海盗。
       阿匹斯神的抄缮官,凶狠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分子,没有证据真实存在。
       弗洛丽丝•斯托纳姆—史密斯,实际上是早已不在人世的修女和自称写出石察卡作品的通灵小女孩。
       海明威,美国小说家,与S组织成员联系紧密,参加过除海明威之外均为S组织成员的聚会,并在野史中传闻对狄虹袭臀。
       帕索斯,美国小说家,曾暗指狄虹之死是先被从屋顶推落,因未死,才被佛朗哥军队开枪解决。
       拉贝,埃斯壮和狄虹的女儿,被瓦茨拉夫和萨默斯比抚养大,让—贝尔纳•德雅尔丹的妻子。
       德雅尔丹,法国石察卡学专家,拉贝的丈夫,并知道拉贝的真实身份。
       卡瓦纳,爱尔兰不知名的激进派作家,2012年加拿大新斯科舍的圣托里尼男尸。
       赛林文学研究协会,埃里克的资助组织,赛林在法语中是金丝雀的意思。)

       1921-1922年,S组织成员在埃及亚历山大城集会,似乎由埃斯壮形成一个以鸟类指代成员人物的习惯。后狄虹用萨拉斯指代辛格,朴里奇指代麦金内,斯旺+芬奇指代卢珀+萨默斯比。

    1924年以前,柯岱拉时任帝王号翻译员,船上出现一个以捷克语“猴子之舞”为化名的乘客。

      1924年11月19日,石察卡发送电报至慕尼黑的卡石特出版社,聘请柯岱拉为专属译者,于12月1日履行。该电报发自智利法耳巴拉索。

       1925年,卢柏拍卖石察卡的哨子,以及19块黑曜石。

       1926年,卢柏脱离S组织。

       1928年8月17日,石察卡写信讽刺葛兰对《山塔那进行曲》改编的电影。

       1929年5月,埃斯壮日记里写到和朋友亲如父子,并表示狄虹也有同感。

       1930年,卢柏失踪。

       30年代,费尔巴哈痛风严重,行走困难。

       1930年10月,萨默斯比的信中提到狄虹住院已久,并提到为你们所有人献上祝福。(猜想:你们所有人,或指S组织的同志,或指埃斯壮、狄虹和狄虹还未生下的孩子)

       1930年11月埃斯壮在日记里写到:朋友今天到来,我涕泗纵横难以自抑。(猜想:疑似托孤)

       1930年11月4日,狄虹生下西捏•拉贝。拉贝被瓦茨拉夫和萨默斯比轮流抚养,后来嫁给了德雅尔丹。

       1931年1月,埃斯壮于巴黎多马特饭店阳台坠楼,石察卡在该饭店对面饭店登记。埃斯壮之死可能是石察卡不小心把特务引来,也有可能是埃斯壮为了掩护组织其他成员而死。随后狄虹赴西班牙,并与费拉拉取得联系。在埃斯壮死后,瓦茨拉夫认为自己会和狄虹领导好S组织。(猜想:可能从此刻起,瓦茨拉夫对S组织的责任感愈来愈强,甚至成为了高于其他感情的“负担”)

       1936年底前费拉拉与共和政府并肩作战。

       1936年5月发现圣托里尼无名尸,据说世界各地还有15到20起类似命案,特征是全都死在水里,没有明确死因,口袋里都有石察卡的一页书,后来此类事件被称为“圣托里尼男”(德雅尔丹对此很感兴趣,认为可能与石察卡和布沙有关,与《忒修斯之船》一书中“插曲”的部分相符)。

       最晚1937年,麦金内脱离S组织,并组织新S组织。根据埃里克和珍的解读,布沙家族、新S组织将旧S成员一一解决或让他们倒戈,因为布沙+麦金内有的是钱。另外,埃里克和珍猜想新S组织和旧S组织两边的人都用S符号,一边是为了做记号,另一边是为了嘲弄,我们赢了,而且我们可以盗用代表你们的记号。

       1937年10月,狄虹、海明威、帕索斯、费拉拉和看不出是谁的人在马德里佛罗里达集会,据说海明威对狄虹袭臀。后来费拉拉因为妻子儿女受威胁倒戈投靠法西斯,狄虹在马德里附近被佛朗哥军队枪杀,因费拉拉在狄虹被抓前几天失踪(笔谈中怀疑是麦金内安排其失踪的),所以后世一直被怀疑其是叛徒出卖了狄虹。1937或1938年费拉拉脱离组织或者应该说被逐出,自此未再出书。

       1939年,费尔巴哈坠亡去世。费尔巴哈被杀前一周维克斯勒搭船从柏林前往利物浦,开始以为死在水上,但后来发现活下来了。

       1940年 ,柯岱拉收到一份很糟糕的从都柏林寄来的稿子,根据书稿猜测母语为德文,因此可能是维克斯勒试图和石察卡合作的书,因太糟糕未出版(珍推测因为合作失败,维克思勒转投布沙阵营,埃里克则认为此事可能导致维克斯勒变得容易收到诱惑)。

       1940年6月,维克斯勒入荷兰鹿特丹,脱离S组织。

       1945年,费拉拉自杀,上吊身亡。

       1946年,荷兰出现闪光,爱普在那一带有工厂。爱普公司为荷兰武器商,第一任董事长为爱XX•普林森,曾替布沙工作过,在加来工厂罢工期间为管理层一员,该公司又衍生出很多公司,包括煤矿、钢铁、化学、铁路、报纸、石油、银行等行业,还包括TLQI这样很大的农业综合企业。

       1946年初,麦金内赴纽约与柯岱拉见面,希望给柯岱拉提供钞票以通过柯岱拉与石察卡进行联系,会面中还提到了拉贝。但柯岱拉并不知道石察卡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拉贝。

       1946年5月底,石察卡约柯岱拉在哈瓦那的圣塞巴斯蒂安饭店见面,准备当面交付《忒修斯之船》手稿。《忒修斯之船》实为瓦茨拉夫的小说版自传,描写了失忆后回到S组织,与埃斯壮、狄虹等人的情谊,与布沙家族特务的殊死搏斗,也表白了瓦茨拉夫对柯岱拉的感情,希望能抛开这一切与柯岱拉生活。但根据信封版的结尾,表明他会坚持S组织的使命,秉承埃斯壮和狄虹的遗愿刺杀布沙,柯岱拉和拉贝如果牵扯进来可能会被他牵连害死。

       1946年6月5日,石察卡遇害,柯岱拉在其遇害后不久就抵达圣塞巴斯蒂安饭店房间,回收了《忒修斯之船》手稿,但不确定石察卡是否已牺牲。

       1948年3月19日,据法国马赛地区报纸报道,加泰罗尼亚波尔岬一具女尸被冲上岸,且是被酒淹死的。

       1948年,维克斯勒在爱普集团董事会照片中出现,改名为泽诺特•克莱因。

       1949年,《忒修斯之船》出版,柯岱拉利用编辑、注释等方式在每个章节隐藏了想告知石察卡的话(如果石察卡还活着)同时,柯岱拉改写了最后的结尾,石察卡和柯岱拉共同破坏了布沙家族计划,最后到了一起,回应了石察卡的感情。

       通过埃里克和珍的破解,每个章节隐藏的话应该依次为:
       第一章P27,“大商城见面 在19 1900时东”,意为如石察卡未死,柯岱拉将在每个月19日19点都会在大商城东等候石察卡。
       第二章P42,“Looper agent”,意为卢珀是特务。
       第三章P79,“爱普=布沙=霍维”,爱普公司和维克斯勒都是布沙的人。
       第四章P122,“避免本人大中央之钥遭窃可能包消失我令人失望”,意为大中央车站的钥匙被偷,由石察卡交给柯岱拉的包消失了,柯岱拉觉得让石察卡失望了。
       第五章P184,“会等十年回家”,意为柯岱拉会等石察卡十年,然后回巴西。
       第六章P236,“犹大是麦,不是蒂亚戈”,意为麦金内是叛徒,叛徒不是费拉拉。
       第七章P264,“萨渐绝望,请联系”,意为萨默斯比逐渐绝望希望石察卡尽快与其联系。
       插曲P330,珍和埃里克认为隐藏的留言意为“是否爱上了狄虹”。(猜想:柯岱拉可能直接加入的留言“谁是西涅贝 拉”即是隐藏的话,可能因为麦金内的疑问想请石察卡如果活着给她一个解释,另外一种猜想是不是柯岱拉想确认贝拉会不会是石察卡的孩子)。
       第八章P374,“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有没有忘记过她 你有没有停止过思念 不再想伊 你又有没有试着想走出来给其他人一个机会”,埃里克和珍认为意思是想让石察卡忘记狄虹(猜想:个人意见是本书中石察卡已经把感情写的很明白了,一开始对狄虹有好感,但真正想寻找的是柯岱拉,因此柯岱拉在此处可能是希望石察卡放下独自与布沙家族战斗的思想,给其他同伴一个机会不要再总试图孤军奋战)。另外,石察卡在本章里认为费拉拉是叛徒,但柯岱拉将叛变的指代人物修改为菲佛,即费尔巴哈是叛徒。
       第九章P387,“也许根本没有谜题,也许章名就是,柯岱拉想说他们都是鸟,都很脆弱,随时可以不再做此刻的自己,可以死去,可以发现他们有不同的信念,或是爱上不同的人(珍的看法)。埃里克附和也就是:seize the day,把握今日”。
       第十章P436,埃里克和珍认为本章隐藏的话是“借由注解来强调这部作品是石察卡+柯岱拉的,他俩共同创作,而且两人不只写下忒修斯,还共同创作了他们的故事”。网上有人利用书最后的附件解读出“暗示柯岱拉在马劳,并有暗语:我从一开始就爱上了你,我将爱你到最后”。是柯岱拉对石察卡的表白。

       1951年,萨默斯比死于船上落水。临死前留下了录音带,阐明柯岱拉这个人并不存在,翻译者实际上是自己,并表明自己才是V•M•石察卡,第一本书是由埃斯壮协助完成的。这是为了掩护柯岱拉和拉贝,让麦金内和布沙认为西涅存在的消息是谣言。此录音带被萨默斯比的律师的女儿收藏,后来被伊尔莎偷走交给穆迪。

       1951年12月1日,德雅尔丹与拉贝在卡尔卡松结婚。当时的资料显示拉贝1930年11月4日生于佩皮尼昂,其母名为雅•贝拉,没有父亲的记录。

       1956年,拉贝因病去世。

       1959年11月,柯岱拉搭船从纽约前往圣保罗(巴西)。因为麦金内组织了新S组织追踪柯岱拉,因此一回到巴西就搬家回到故乡伦索伊斯。

       20世纪70年代陆续有圣托里尼男死亡事件。

       1964年5月28日新费拉镇人民周报登出讣告,证明柯岱拉已死。新费拉镇有坟墓,但未找到没有死亡证明。该消息实则由柯岱拉在巴西马劳的主要联系人阿图罗的表兄弟伪造的。柯岱拉以爱梅琳达•佩加的名字继续生活(佩加在葡萄牙语里是鹊的意思,葡萄牙语是柯岱拉的母语,同时也是她自己认为翻译最好的版本),在巴西马劳只有少数人知道柯岱拉的真实身份。

       1969年,麦金内去世。

       20世纪80年代,柯岱拉结了5年婚,对象是另一个男人,且后来死了。柯岱拉说是非常愉快的日子,是个好人。但埃里克和珍认为,这显然不是年轻的她期望的。德雅尔丹在石察卡学界扬名。

三、埃里克和珍的故事

       1984年,尼哥底母•约翰•胡希于加州出生。

       1990年,珍妮佛•海伍德于波州出生。

       2000年左右,埃里克在绿湖高中图书馆中看到《忒修斯之船》,他拿走了此书并开始用铅笔在书中进行批注。

       2000年,16岁的尼哥底母•约翰•胡希由于逆反心理作祟,开始自称埃里克•胡希,但被父母认为在吸大麻。他有一个比自己父亲小10岁且被父亲带大的叔叔以西结,以西结喜欢航行,并有一条自行维修拼凑的船。埃里克的父亲拜托以西结带着埃里克进行一次航行,此次航行本计划由从圣地亚哥到维多利亚,但由于中途的争吵,埃里克被以西结丢在了阿斯托利亚自行回家。以西结在之后的航行中葬身在华盛顿州沿岸。埃里克的父母因此认为以西结的死是埃里克的责任,而埃里克此后也经常想象自己和以西结在一起,并看着以西结随船沉没。从此埃里克与家人关系不好。

       2000年,珍10岁,她是大女儿,后面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最小的弟弟。当弟弟因身体不好去世后,感到自己不被父母所关心,因此趁父母在聚会的时候,从克鲁扎特公园穿过森林离开,离家出走,并在离家出走的过程中认识到了一个因父母酗酒同样离家出走的男孩。所在的小镇误以为是被陌生人绑架而引来恐慌。三天后珍回到了家中,并对警察说出了经过,提到了那个同样离家出走的男孩,这将导致这个男孩儿会被警察从家庭中带走。因为镇上对陌生人把她带走的说法深入人心,父母和自己都受到了影响,父母对珍的不安感和控制欲加强。

       2002年左右,埃里克高中毕业后买了辆别克古董车,申请学生贷款离开了家,只在烤面包机上贴了纸条告别,从此尽量不与家人见面。他带着《忒修斯之船》来到波州大,目的是想找研究石察卡学的专家穆迪作为指导教授。大学期间曾于考试周前一天和室友格里夫去看棒球赛再回来考试,当他把此事告诉了父亲后,被父亲说这是又一件不负责任的事,将他人置于不必要的危险境地。

       2006年左右,埃里克读研究生(不知道是先读硕士再读博士还是本硕连读,2012年初被开除可见至少要读6年),和伊尔莎•迪克斯同为穆迪的研究生,随后两人交往。两人交往期间,伊尔莎曾在关于鸟类隐喻的文章初稿中写到蝙蝠,埃里克告诉她蝙蝠是哺乳动物不是鸟。穆迪带他的第一个学期因为穆迪的原因没能当成助教,在天文馆工作。

       2006年,珍16岁,突然长高。

       2006年之后,埃里克的大学室友朋友格里夫曾因沮丧打电话给埃里克,因此埃里克开车到佛罗里达住了一星期陪格里夫。之后格里夫答应住院,出院后格里夫请埃里克帮忙看看论文,而埃里克的回答是“有时间看”,格里夫认为埃里克是“高高在上的王八蛋”,两人为此事发生争执,后来埃里克得知此事一年后,格里夫自杀身亡。

       2008年,珍进入波州大,大一刚开始和室友还要好,但认识了雅各布之后就觉得室友无聊、无趣,刻意疏远。和雅各布交往三年,珍的父母喜欢雅各布,他甚至和珍一家一起过感恩节、圣诞节,最后因雅各布劈腿而分手。珍深受伤害,想摆脱对雅各布的感觉。

       2010年,里斯本的石察卡研究会上,埃里克发表论文,同时吸引到德雅尔丹和赛林文学研究协会的注意,但埃里克的导师穆迪认为埃里克的论文是垃圾。赛林文学研究协会爱石察卡的书,保护石察卡的研究者,并为石察卡研究者提供资金,赛林在法语中是金丝雀的意思。同时,里斯本研究会上有一大群据说资金雄厚的人鼓吹麦金内是石察卡。(猜想:这群人是新S组织,也因为埃里克的论文注意到了他)里斯本研讨会上还有个克罗地亚的教授,曾和穆迪、埃里克一起喝酒,并认为阿匹斯的抄缮官就算不是石察卡,也至少是把石察卡训练成杀人犯,穆迪认为他的看法是臆测。

       2011年,珍和雅各布分手。

       2011年10月,在巴塞罗那近海发现一具尸体符合圣托里尼男特征,伤势看似坠落所致。

       2011年,穆迪唆使全系的人和埃里克反目,而伊尔莎并没有站在埃里克一边,两人分手。

       2011年冬天,埃里克曾在精神病院住院康复,受到布兰德医生帮助最多。(猜想:怀疑因穆迪的剽窃、陷害,或知道格里夫自杀而自责,或多种因素叠加引起)

       2012年1月8日,叉角羚日报刊登斯坦德弗大楼在寒假期间因较低的两层楼严重淹水而关闭。此事为埃里克所为,他还在墙壁上涂鸦了穆迪能看懂的捷克语“猴子之舞”。因此事埃里克被学校开除。随后,埃里克为证明穆迪研究的错误,或是想写出压倒穆迪、伊尔莎的论文,利用捡到的托马斯•莱尔•查德威克的学生证,偷偷进入图书馆继续石察卡的研究,把《忒修斯之船》放在了波州大总图书馆B19研究室。珍此时在图书馆工作,发现了《忒修斯之船》。

       2012年,加拿大的新斯科舍发现圣托里尼男尸体,身份为卡瓦纳,爱尔兰不知名的激进派作家,还有另外两具出现在喀麦隆和伯利兹近海环礁,证明巴塞罗那的圣托里尼男尸体不是巧合。

       2012年,埃里克和珍在《忒修斯之船》书上进行笔谈,开始的内容主要为:吐槽穆迪和伊尔莎;劝说珍努力得到学位;讨论珍是否需要按照父母的安排到纽约工作;解决感情问题,包括珍想摆脱对雅各布的感觉、埃里克想摆脱对伊尔莎的感觉、珍发现穆迪和伊尔莎很亲密又各怀鬼胎。两人开始有两次预定见面,第一次因埃里克退缩未能见面,第二次因珍发烧未能见面。

       埃里克在纽约参加的石察卡照片拍卖会上再次见到了德雅尔丹,并赢得了德雅尔丹的信任。回到波州大后,收到了德雅尔丹寄来的研究文件和一块儿黑曜石;收到了赛林文学研究协会寄来的拍卖到的照片和资助支票。

       埃里克和珍在研究石察卡的过程中,发现各地石察卡研究室存放的黑曜石有丢失的现象,而各地不断的圣托里尼男时间也表明布沙家族、S组织和新S组织依旧在明争暗斗。两人在笔谈过程中已发展出深厚的感情。

       伊尔莎要求珍提供图书馆的访客记录,对珍产生了怀疑。

       2012年,法国传来德雅尔丹坠楼“自杀”的消息,埃里克被邀请参加葬礼。伊尔莎也出现在葬礼上,但搞不懂伊尔莎是否是被穆迪派来的,有没有也受到赛林文学研究协会的资助。

       《忒修斯之船》上出现了埃里克、珍之外第三个人的标记,虽然可能只是偶然发现此书的人在上面涂鸦,但埃里克和珍感觉图书馆不再安全。因叉角羚咖啡经理瓦妮莎是珍很信任的人,因此两人将放书的场所换为叉角羚咖啡店后的密室,但随后密室被房主出售。

       珍从系办秘书的办公桌上拿到了斯坦德弗大楼的万用钥匙,偷偷进入了穆迪的办公室,没有找到萨默斯比的录音带,但发现穆迪准备发表萨默斯比就是石察卡的论文,同时发现了一块黑曜石,以及穆迪房子的设计图。埃里克怀疑穆迪在隐藏什么。

       穆迪准备发表文章说明萨默斯比就是石察卡,得到了纽约知名编辑埃斯米•埃默森•普拉姆的支持准备出书。但他发现萨默斯比的录音带已经授权给埃里克使用,因此穆迪寻找埃里克并想拉拢收买埃里克以得到授权。

       埃里克和珍随着珍不断发挥搜集资料和密码学上的天赋,以及赛林文学研究协会、德雅尔丹的帮助,逐渐破解了柯岱拉在《忒修斯之船》隐藏的暗语,了解到瓦茨拉夫•石察卡是V•M•石察卡本人。但因为缺乏直接证据并不被普拉姆认可。

       4月,埃里克根据分析的线索去巴西寻找柯岱拉,并用暗语写下明信片寄给珍,最后当面见到了柯岱拉并向对方求证。柯岱拉表示很喜欢他和珍,最后给埃里克的建议是不要和他们犯一样的错误。两人终于在电影放映厅见面(后来还在埃里克家发生了关系)。雅各布将珍和某名比她大很多的男人恋爱的消息告诉了珍的家人。珍的父亲和珍妹妹的男朋友一起来把珍的东西都搬走。珍先是搬到汽车旅店居住,后来又搬到了埃里克的住处。

       2012年,埃里克通过阿图罗得知柯岱拉去世的消息,并收到柯岱拉寄给两人的信。据阿图罗称,柯岱拉在睡梦中逝去,最后几天都在安排后事,好像认定时间到了。

       珍的身边出现了一些跟踪她的人,汽车旅店和家里的谷仓均发生火灾,现场留下了S标记。怀疑布沙组织或新S组织在恐吓她,赛林的人则向埃里克声称会保护他们。埃里克和珍发现过去10年穆迪一直获得塔里多尼亚大学协会提供的杰出学者补助金,该补助金来自麦金内创立的基金会,因此穆迪可能有新S组织背景。穆迪报警指控埃里克,但因为没有搜查令而放弃。

       埃里克向普拉姆说明穆迪的论点是错误的,但没有证据证实自己的理论。普拉姆因为销量的问题,决定无论有没有授权都会出版穆迪的书。

       埃里克和伊尔莎摊牌,骗伊尔莎自己不再生气,也请伊尔莎放过珍。埃里克和珍发现伊尔莎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她和穆迪在一起并不代表认同穆迪的理论,也希望能有自己的理论。

       珍提供文件证据给教务长,编故事揭露档案失窃是穆迪所为,还获得了伊尔莎的协助。

       普拉姆联系珍,问她想不想写为费拉拉平反的书,珍更想发表两个人认为的瓦茨拉夫是石察卡的书,但因为缺乏证据,普拉姆依旧不愿意出版两人的论点。

       2012年,埃里克和珍到布拉格一起生活。

       笔谈的最后,埃里克去乌普萨拉开会,珍在布拉格继续研究。两人会继续寻找瓦茨拉夫是石察卡的证据,但最重要的是两人在一起,并相爱。

       还未揭晓的事情:赛林的身份、瓦茨拉夫的实际证据、穆迪和伊尔莎的结局,还有,《忒修斯之船》是如何让读者看到的。(猜想:也许最终瓦茨拉夫的实际证据已湮没在历史中,因此埃里克和珍将两人笔谈的《忒修斯之船》原汁原味出版呈现在读者面前,作为证据)

      最后埃里克和珍的部分因为很多线索叠加,有时候事情压着事情发生,时间线上可能会比较混乱。

      其实本书最大的疑点是在网络信息时代,有那么多专家学者爱好者在共同研究石察卡学,还有专门的拍卖会和国际性研讨会,解开石察卡身份之谜的居然是个大四的石察卡初学者。。。笑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S.的更多书评

推荐S.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