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泥犁狱》的狂欢化色彩

独星僧
2018-02-26 16:43:48

《大唐泥犁狱》的狂欢化色彩

古典名著《西游记》,塑造了中国人的性格,同时也在改变、延展着中国人的文化视野与民族辨识度;《大唐泥犁狱》试图从中国人的这种“民族的集体无意识”入手,试图呈现出《西游记》的狂欢化色彩,在更广阔的经济社会层面以及更为深广的文化角度发掘其现代性的特质。

《西游记》的成书过程非常复杂,可以说是人民群众共同参与完成的,民间艺人、说书人、弹词、鼓词、戏曲、佛教、道教、传说……等等杂糅在一起,口耳相传,最终在文人的手中成型,最后明世德堂本的《西游记》流传至今,成为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也是中国人民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历久弥新长盛不衰,被改编为动画、影视剧、剧本等等。《大闹天空》、《大话西游》、《悟空传》以及《大圣归来》、《今何在》,“大话派”和“玄幻派”等流派的盛行,无论是情节、结构,或者是经典片段的再阐释,其背后的主流思想都是英雄的世俗化,这和底层群众的审美品位、文化需求、终极价值观念、口传文学、民间趣味、道德评判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长期的历史演变过程中,经过文化的濡化浸染,罗聚丰富,逐渐沉淀为中华民族的“集体

...
显示全文

《大唐泥犁狱》的狂欢化色彩

古典名著《西游记》,塑造了中国人的性格,同时也在改变、延展着中国人的文化视野与民族辨识度;《大唐泥犁狱》试图从中国人的这种“民族的集体无意识”入手,试图呈现出《西游记》的狂欢化色彩,在更广阔的经济社会层面以及更为深广的文化角度发掘其现代性的特质。

《西游记》的成书过程非常复杂,可以说是人民群众共同参与完成的,民间艺人、说书人、弹词、鼓词、戏曲、佛教、道教、传说……等等杂糅在一起,口耳相传,最终在文人的手中成型,最后明世德堂本的《西游记》流传至今,成为民族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也是中国人民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历久弥新长盛不衰,被改编为动画、影视剧、剧本等等。《大闹天空》、《大话西游》、《悟空传》以及《大圣归来》、《今何在》,“大话派”和“玄幻派”等流派的盛行,无论是情节、结构,或者是经典片段的再阐释,其背后的主流思想都是英雄的世俗化,这和底层群众的审美品位、文化需求、终极价值观念、口传文学、民间趣味、道德评判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长期的历史演变过程中,经过文化的濡化浸染,罗聚丰富,逐渐沉淀为中华民族的“集体无意识”。

陈渐的《大唐泥犁狱》扎根于民族文化传统以及世代沿袭下来的“集体无意识”,在中西文化交流频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前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结构与解构……狂欢化的互文与阐释,直接指向了现代性的复杂当下,为《西游记》等古典名著的再阐释、再解读提供了极有价值的新参照系统。

陈渐的《大唐泥犁狱》取材于《西游记》第十回“太宗游地府”“太宗游地府”这一回,这一回故事原本就是《唐太宗入冥记》和《魏征梦斩泾河龙》等民间故事编排在一起。陈渐以此为模本,演绎一段“惊心动魄之八十一案”之一段,足以让人叹为观止,洋洋洒洒近27万字,足以让人侧目,其文化、悬疑、推理、断案、猎奇、真实历史与虚构的故事,相映成趣,倒也不失一种求奇求新的文化新追求新趋势。

荣格就认为,“一部真正的艺术作品的特殊意义正在于:它避免了个人的局限并且超越于作者个人的考虑之外。”他认为只有到超个人的集体无意识及其原型中才能发现艺术的奥秘,那种到艺术家的私生活中寻找艺术产生的根源和动机,如同缘木求鱼。荣格就曾以《浮士德》为例,又很精辟的论述:

“伟大的诗篇从人类生活汲取力量,假如我们认为它来源于个人因素,我们就是完全不懂它的意义。每当集体无意识变成一种活生生的经验,并且影响到一个时代的自觉意识观念,这一事件就是一种创造性行为,它对于每个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就都具有重大意义。一部艺术作品就被生产出来后,也就包含着那种可以说是世代相传的信息。因此,《浮士德》触及了每个德国人灵魂深处的某种东西。”(荣格:《心理学与文学》冯川编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138页。)

我们是不是可以套用荣格的这句话,《西游记》作为一种象征,表达了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每个中国人心灵中的“坚韧不拔排除万难之奋斗精神”的原始意象,譬如精卫填海、愚公移山、夸父逐日……等远古神话,陈渐的《大唐泥犁狱》关于泥犁狱、捺落迦、地狱,奈何桥、孟婆汤等传说,杂糅中西方关于鬼世界的种种神话也罢、传说也好,都被摄入到《大唐泥犁狱》中:

“哈哈,贫僧就为你指一条明路。”和尚怪笑一声,“大人是否知道,西方鬼世界,有泥犁之狱?”

“泥犁狱?”崔珏愕然片刻,他诵读各教经典,自然不陌生,点点头,“按照佛家说法,泥犁狱是欲界六道之一,佛家有《十八泥犁经》,说道,人死后,为善多者上天,为恶多者入泥犁……”

崔珏彻底呆住了。

“有泥犁之王,名曰炎魔罗,欲在东土重开泥犁狱,掌管泥梨轮回,审判六道善恶,如今还缺一名判官。大人的智慧冠绝东土透彻人心,霍邑百姓传言大人审善断恶,从无错讹……泥犁狱或许是你一展抱负的地方。”

《大唐泥犁狱》开篇以和尚长捷作为楔子开篇,终于玄奘哭送兄长西行之路,绿萝抱恨期待情人归结束,喜剧与悲剧交织,无常与世道轮回交替……

唐僧,亦或唐朝僧人?锯刀锋,闺阁事;大麻,曼陀罗;兴唐寺,判官庙;偷情的女子,窃香的和尚;坐笼,暗道;天竺人的身份,老和尚的秘密;凿穿九泉三十丈;官司缠身幽冥中;君是何物臣是何物;策划者参与者主事者;鬼门关、阎王殿泥犁狱……千转百回,佛道、君臣、人间、鬼魂……件件惊心,处处揪心,好一个《大唐泥犁狱》。

《大唐泥犁狱》见证一个中国文化的集体无意识,表达了根深蒂固存在于每个中国人心灵中的夸父、精卫、鬼神的原始意象,连绵不绝,流淌着民族文化的血脉之中,生生不息……

张勇,男,1972年出生于河南新野县,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宁夏大学,文学评论者。多年教师经历、房地产开发企业、医院、媒体工作经验,现从事企业文化策划、宣传、企业内刊、自媒体矩阵布局,作品多发表于《宁夏大学学报》、《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昌吉学院学报》、《科技创业月刊》、《商情》、《东莞日报》、《宝安日报·打工文学》、《宁夏大学校报》、《普州文学》、《安徽文学》、《躬耕》、《六盘山》、《山东商报》、《新消息报》、《香港文艺报》、《永平回族》、《中华读书报》、《新华书目报》、《半岛都市报》、《贵阳晚报》等刊物。

/lib/*��PB`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西游八十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游八十一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