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西方的,太西方的

夜先生
2018-02-26 16:41:33

小札:牛津通识《古典哲学的趣味》

篇章布局不乏新意。如果说哲学史书的叙述方式叫按图索骥,这个则是顺藤摸瓜:从日常问题开始讨论,逐个引出相关人物和论点,不囿于时代顺序和流派划定。这样的好处是凡出场过的人物,涉及到的他的观点,都有针对性,易于被读者记住。接近哲学史中那种概括方式的部分,见本书最后一章以及更浓缩的序言。第一章讨论希腊神话中的伦理学典例,第二章介绍哲学文本《理想国》的地位随时代不断变迁的接受史,之后的章节则更规矩地按大小专题展开。

第一章的论题是,美狄亚通过杀亲儿子报复丈夫伊阿宋的行为,反映出人身上的理性和情感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爱比克泰德认为情感是理性的一部分,二者并不冲突,通过后续论述,得出结论是他同情美狄亚;柏拉图的灵魂分裂说(古希腊哲学意义的“灵魂”更接近今天讲的“心理”)则推断出美狄亚只是个疯婆子,应受到最大程度的谴责和唾弃。两种观点又极具代表性地反映在后世两画家的画中:德拉克洛瓦画的美狄亚支持柏拉图的意见;而桑迪斯版本的美狄亚则默默声援了斯多葛派。

需要注意一个问题。乍一看,美狄亚杀儿子(或者同样著名的典故,圣经中亚伯拉罕的献祭)明明是神化虚构

...
显示全文

小札:牛津通识《古典哲学的趣味》

篇章布局不乏新意。如果说哲学史书的叙述方式叫按图索骥,这个则是顺藤摸瓜:从日常问题开始讨论,逐个引出相关人物和论点,不囿于时代顺序和流派划定。这样的好处是凡出场过的人物,涉及到的他的观点,都有针对性,易于被读者记住。接近哲学史中那种概括方式的部分,见本书最后一章以及更浓缩的序言。第一章讨论希腊神话中的伦理学典例,第二章介绍哲学文本《理想国》的地位随时代不断变迁的接受史,之后的章节则更规矩地按大小专题展开。

第一章的论题是,美狄亚通过杀亲儿子报复丈夫伊阿宋的行为,反映出人身上的理性和情感二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爱比克泰德认为情感是理性的一部分,二者并不冲突,通过后续论述,得出结论是他同情美狄亚;柏拉图的灵魂分裂说(古希腊哲学意义的“灵魂”更接近今天讲的“心理”)则推断出美狄亚只是个疯婆子,应受到最大程度的谴责和唾弃。两种观点又极具代表性地反映在后世两画家的画中:德拉克洛瓦画的美狄亚支持柏拉图的意见;而桑迪斯版本的美狄亚则默默声援了斯多葛派。

需要注意一个问题。乍一看,美狄亚杀儿子(或者同样著名的典故,圣经中亚伯拉罕的献祭)明明是神化虚构,为什么能当生活案例来讨论伦理问题呢?关于此问的回答就正好支持了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的意见(显然作者在此处认同亚氏):诗/文艺/悲剧要比历史更加真实,因为后者只是记录个别事件,而前者则摹写普遍事实。当然,这并非铁律,到今天仍然是可辩驳的。不过要辨赢亚里士多德可不易,除了他个人广博的著述,更有他背后的无数跟班们汗牛充栋的论著,对他予以注疏补充或发挥。

在理解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核心地位问题上,对《亚里士多德》那本起到一些补充或澄清作用。比如后者的作者声称逻辑学就是亚氏独立探索开创出的学科,但本书作者认为斯多葛派对此也功不可没(亚氏的贡献主要在三段论、引入字母、模态逻辑;而斯多葛派则在命题逻辑上做出突破)。再比如,二人这样有名,除自身思想成就,还和另外两点容易被忽视的原因有关:一是文献的失传与幸存问题,这是偶然因素决定的,两人尤其是柏拉图,在这方面就比大部分古希腊哲人幸运;二是两人都开办了学校,这在当时对传播和发扬自己的学说意义重大(后亚里士多德时期的三个主要流派中,斯多葛派和伊壁鸠鲁派也正是借助这样的方式得以扩大他们的影响)。

本书最后一节有点不尽人意。作者先是声称:强调这个古希腊的“理性—辩论”传统(即逻各斯主义传统)会“导致对其他哲学传统认识的简单化倾向”,进而提出倡议:“我们尚须达成一种后殖民式的观点,超越西方理性主义和东方神秘主义的不实对比。”说到这里,我们觉得他正在批评黑格尔的东方文明观,他在努力摆脱偏见。但出人意料的是,接着作者开始刨出印度哲学中他所谓的“广博而丰富”,竟是继续以那套西方哲学的概念术语来谈论印度(而其他的文明只字未提),试图说明印度传统和西方有血亲——“古代印度哲学传统广博而丰富,除了拥有倾向于神秘主义的学派和各类的唯心论以外,还包括唯物主义、怀疑论和经验主义。”“印度哲学传统无论在广度和深度上都堪与古希腊罗马哲学相媲美。”——还是逻各斯理性主义的思维模式,还是西方中心主义的价值立场。可见,一个人的口号可以叫得震天价响,甚至不妨碍他自诩的志存高远,然而落实起来却很可能只是在连翻打脸,谬甚。

2018.2.26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古典哲学的趣味-牛津通识读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典哲学的趣味-牛津通识读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