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文学辜负了你们,是他们辜负了文学

张小花
2018-02-26 16:32:51
一、如果她还没死,那么她现在和我一样大。

小说里,房思琪最敬爱的伊文姐姐对刘怡婷说:怡婷,你可以写一本生气的书,你想想,看到你的书的人是多么的幸运,他们不用接触,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

可是没有到世界背面去过一趟的人,只会像看达芬奇的《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不知所以,品头论足。你的伤口在有些人眼里也不过是这世界一道难看的疤,他们看了以后嫌恶地说,啊,真恶心,然后远远躲开。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让人不知道是应该把他当成文学作品来看待,还是当一段纪实文学,虽然林奕含本人说希望大家不要把这本书当成纪实文学来读。思琪多矛盾啊,“我好生气,书里这个叫做李国华的人摧毁了我的一生,我要把他公之于众”可是同情来的时候,同情更像是一种折辱,她不开心。冷嘲热讽来的时候,嘲讽是对她痛苦的否定,她也不开心。虽然书里每一次思琪最绝望的时候,都在说,她快乐的笑了。她在绝望的沼泽里挣扎,求解,到最后却又放弃,渐渐沉没,任绝望从鼻腔嘴巴涌进去,让死神摄魂后尸体定格成一幅凄楚的画。

房思琪第一次被李国华用计骗到家中实施性侵的时候,思琪万分惊恐,说“老师,我不会。”后来又在日记里,她自责,“为什么是我不会?为什么不是你不可以?”她有太多的愤怒,却首先不能原谅自己。不能原谅自己为什么当时不敢反抗,为什么没保护好自己。可她为什么不反抗,不告诉父母?因为那一刻“思琪抬起头,觉得自己看透天花板,可以看见楼上妈妈正在煲电话粥,粥里的料满满是她的奖状。”

二、不同的时代像平行的空间,你和她一起写下相似的结局。

思琪那时候才十三岁。可是十三岁的思琪就已读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罪与罚》。因着对文学的一腔热爱,崇拜着那时博古通今的李国华。作者林奕含说,有时候我觉得李国华就像胡兰成。林奕含又说,我那几年疯狂的迷恋张爱玲,张爱玲的小说从头到尾我都能一字不差的背下来。把我自己吓坏了。

胡兰成可恶么,他和张爱玲结了婚以后朝三暮四强暴了小周,还爱上了更多的女人。可他确又在文坛有一席之位。李国华可恶么,他有妻女却又利用职务之便挑选班上的漂亮小女孩进行性侵。可他在台湾却是名师。

“怡婷顿悟,整个大楼故事里,他们的第一印象大错特错……从辞典,书本上认识一个词,竟往往会认识成反面。她恍然觉得不是学文学的人,而是文学辜负了她们。”如果不是那个李国华和那胡兰成博古通今又巧玩文字游戏,文学海洋中驰骋的房思琪和张爱玲怎会被他们蛊惑乃至操控?可把文学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他们偏偏只是把文学当做工具而已。就像一把利剑,有人拿起来为正义而战,有人却扬起它斩向至亲。林奕含用了好长的时间去文学里求索答案,看了一本本的书,却看到了更多用文学为非作歹的文坛大将。

不是文学辜负了你们,思琪,是他们辜负了文学。

三、房思琪的故事,只是看似一起诱奸未成年少女案

林奕含说,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林奕含说,心理医生说她是经历过集中营的人。

她就像《午夜守门人》里的Lucia,幼年的伤害造成她病态的成瘾。Lucia幼年被抓到集中营里被军官Max用各种方式的性虐待,结果Lucia却爱上了这个施虐者。

所以到底应该指责谁?指责文学?指责命运?指责李国华的贪婪?还是指责房思琪的美丽与才情?

读书的人批评文字的矫情,矫情这个词不合适,那只是因为初出茅庐的稚嫩罢了。稚嫩的语言包裹着的却是恐怖又真实的黑色青春,极尽详实的性描写是怡婷对思琪的厌恶。怡婷是谁?怡婷就是林奕含自己,她把另一个自己刻画得像个贪欢的婊子,也不过是因为唾弃自己。她永远无法原谅那个叫房思琪的自己,同时她又可怜她。

死亡,让她远离了这一切世间的纷扰。同时也给那个叫陈国星的男人下了一道不可撤的咒——请你在余生替那个傻傻的房思琪继续痛苦吧。这都是你应得的哦,亲爱的李国华老师。

林奕含生前采访完整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