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亲爱的安德烈——两代共读的36封家书》

孙业飞
2018-02-26 16:02:00

安德烈是龙应台的大儿子,年龄比我小两岁,是中德混血儿。龙应台因为事业,在安德烈十八岁的前几年里,并没有陪伴安德烈。于是,母子二人进过商讨,决定通过书信的方式展开交流,进入对方的意识和心灵深处,重新认识对方。36封书信定期刊登在某期刊上,后来集结成书,就有了这本《亲爱的安德烈》。

龙应台是有名的华人作家,曾在香港大学授业,还在台湾参与过马英九政府在文化方面的建设;安德烈的父亲是德国外交官。父母双方都是高知识分子,一家子从小生活在德国的一个高知识分子集聚的小镇上。安德烈在文化上受到欧、美、中三方的熏陶,像大多数欧洲中产阶级孩子一样,20岁左右就已经游历过半个欧洲。再加上去过的台湾、香港、大陆等,说他走过半个地球也不为过。在他的身上,清晰无比的印证了两个道理:见识决定层次,父母的认知才是孩子真正的起跑线。有书上写道“父母的认知是孩子的天花板”,但我觉得这说法不妥,比父母更成功的人是很常见的,所以改为“起跑线”更加合适。安德烈从小就会四国语言,20岁的年纪就能分辨文化中的高雅与媚俗的区别;就能思考政治问题,比较族群对政治事件和生活的不同态度;就能用独到的眼光观察各种社会现象,思考亲情、友情、

...
显示全文

安德烈是龙应台的大儿子,年龄比我小两岁,是中德混血儿。龙应台因为事业,在安德烈十八岁的前几年里,并没有陪伴安德烈。于是,母子二人进过商讨,决定通过书信的方式展开交流,进入对方的意识和心灵深处,重新认识对方。36封书信定期刊登在某期刊上,后来集结成书,就有了这本《亲爱的安德烈》。

龙应台是有名的华人作家,曾在香港大学授业,还在台湾参与过马英九政府在文化方面的建设;安德烈的父亲是德国外交官。父母双方都是高知识分子,一家子从小生活在德国的一个高知识分子集聚的小镇上。安德烈在文化上受到欧、美、中三方的熏陶,像大多数欧洲中产阶级孩子一样,20岁左右就已经游历过半个欧洲。再加上去过的台湾、香港、大陆等,说他走过半个地球也不为过。在他的身上,清晰无比的印证了两个道理:见识决定层次,父母的认知才是孩子真正的起跑线。有书上写道“父母的认知是孩子的天花板”,但我觉得这说法不妥,比父母更成功的人是很常见的,所以改为“起跑线”更加合适。安德烈从小就会四国语言,20岁的年纪就能分辨文化中的高雅与媚俗的区别;就能思考政治问题,比较族群对政治事件和生活的不同态度;就能用独到的眼光观察各种社会现象,思考亲情、友情、爱情和生老病死等深层次问题......

与之相比,我年至30多,才有幸在互联网的浪潮中,初识这个社会的粗略架构,知道心智的存在,明白不同人的行为模式来源,学会一点点观察的手段。这不能怪我的父母,他们年近六旬,付出了毕生辛劳,完成养育的重任,且至今身体健康,没有一点不良癖好(除了喝酒),已经是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如我这般心智晚熟的青年大有人在,这是整个社会处于发展初期、民族文化偏于内敛保守、政权制度较为集权等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这本书让我见识了一名身兼中西方知识分子中产阶级特点家庭出生的孩子,所具备的知性和文化素养,不仅让我在育儿方面有了更加明确的方向,同时也缓和了不少焦虑情绪。

说育儿,实在有些东方民族望子成龙的意味。但其实,这是刻在基因深处的本能,绝不仅仅是只有东方民族身上才有的。这本书除了在一些具体的政治、文化问题上,让我学到不少以外,给我最大的促进和动力的则是,如龙应台这样的名人大家,也在不惜一切抓住孩子成长的机遇,努力提高自身,与孩子一同成长。这不仅达成了共同成长的双赢,更重要的是,只有这样的教育和陪伴,才是最深刻最能蕴含爱的,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因为是在睡前阅读,正好用了一周看完这本书,所以没做什么摘记。印象最深的在三处:

读书的用处。读书用功,不是为了与别人比成就,而是希望将来拥有选择的权利,选择有意义、有时间的工作,而不是被迫谋生。“平庸”(或成功)是跟别人比,心灵的安适是跟自己比。我们最终极的负责对象,安德烈,千山万水走到最后,还是“自己”二字。因此,你当然更没有理由去与你的上一代比,或者为了符合上一代对你的想象而活。【安德烈的烦恼是无法超越父母的成就,我们的烦恼是怎么突破父母这一代阶层的枷锁,我觉得同样适用。】

安德烈反感Kitsch(媚俗文化),龙应台讲到向不同国家和文化的人展示另一种文化,就不可避免的对这种文化进行“简化”,对生活在这个文化内的人来说,这种简化肯定令人难受。【由此,我想到,通俗与高雅的区别,就在于这个“简化”。只有具备复杂专业知识的人,才能欣赏特定的高雅艺术文化,对不具备这种知识的普通大众来说,就必须对复杂的艺术进行简化,就形成了通俗文化。无论是艺术欣赏,还是科技、政治、经济、金融,专家和民众之间总是隔着一道墙。如今蓬勃发展的内容经济(内容电商等),就是在试图打破这道墙,或者说创造一个通道,将原本复杂专业的东西,尽力保持原味的简化给大众。这样的内容消费者群体,是正在大量涌现的中产阶级,这是中国这一轮消费升级最大的市场。】

温和理性是公民素养和法制精神的外在体现,在民主的实践里是最重要的人民“品性”。台湾人比起香港人不是那么温暖理性,因为他们是经过长期的“抗暴”(日本殖民、国民统治、民进党无能腐败)走出来的。台湾人也在越来越温和理性,但这种温和理性是经过伤害后的平静。香港人的温和理性则不是来自抗暴,在历史命运里,香港人只有“逃走”和“移民”的经验,他们的温和理性,是混在着英国人喝下午茶的教养和面对坎坷又暴虐的专制所培养出来的“无可奈何”。这两种温和理性,到底哪一种更优?(书中其实差不多有答案的)【由此,我联想到前几天,财新周刊的主编王烁,在耶鲁大学游学时做的一篇演讲,大致分析了中国的经济走势,其特点和主因是“经济在等政治”,未来如何走看几个大的标志事件即可(大型国企破产、大型国企私有化、0利率、财政资金资源用尽、垄断和高管制行业大幅开放等),届时才是真正的不得不进行制度改革和结构改革的时候。集合龙应台的文章,我发现,当把时间线放宽,把视野扩大到全球,对很多政治经济问题才会有更加清晰的认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亲爱的安德烈的更多书评

推荐亲爱的安德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