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学家的特权与自由人的权利

话分明
2018-02-26 15:40:08

宫崎市定在《解读史记》的序中说,他写这本书,是想给没有专业基础的人一个一夜之间了解《史记》的机会。也就是说,这是一部教人速成的书,一部提供捷径的书,听上去跟充斥于机场书店中的成功学书籍差不多。作者又说,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并非一味罗列自己以前的研究成果,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大量运用了新素材、表达了新观点,也就是说,这是一部有原创性、前沿性的书。另外,这本书解读的并不只是《史记》中的个别篇章或个别侧面,而是对全书乃至其作者司马迁的一场系统的,全面的解读。要写一部全面解读《史记》的,具有创新性的,而且能让门外汉也能轻松读懂的书,这话就算是史学大家宫崎市定说的,我也不敢立刻相信。

直到在一天之内读完全书,我才彻底信服。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一天之内手不释卷地读完一本书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说不定还是二十多年前读武侠小说那会儿呢。曾让我读得畅快淋漓的学术书倒是还有两部:张荫麟的《中国史纲》和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这两部书的字数也跟《解读史记》差不多,却都不能令我一天之内读完。

《解读史记》的内容我这里就不赘述了,有兴趣的人可以直接去看。我只是忍不住想提一下作者在书中经常提到的“史学家的特

...
显示全文

宫崎市定在《解读史记》的序中说,他写这本书,是想给没有专业基础的人一个一夜之间了解《史记》的机会。也就是说,这是一部教人速成的书,一部提供捷径的书,听上去跟充斥于机场书店中的成功学书籍差不多。作者又说,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并非一味罗列自己以前的研究成果,而是在“不知不觉”间大量运用了新素材、表达了新观点,也就是说,这是一部有原创性、前沿性的书。另外,这本书解读的并不只是《史记》中的个别篇章或个别侧面,而是对全书乃至其作者司马迁的一场系统的,全面的解读。要写一部全面解读《史记》的,具有创新性的,而且能让门外汉也能轻松读懂的书,这话就算是史学大家宫崎市定说的,我也不敢立刻相信。

直到在一天之内读完全书,我才彻底信服。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一天之内手不释卷地读完一本书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说不定还是二十多年前读武侠小说那会儿呢。曾让我读得畅快淋漓的学术书倒是还有两部:张荫麟的《中国史纲》和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这两部书的字数也跟《解读史记》差不多,却都不能令我一天之内读完。

《解读史记》的内容我这里就不赘述了,有兴趣的人可以直接去看。我只是忍不住想提一下作者在书中经常提到的“史学家的特权”。宫崎市定最先提到这个说法是为了给司马迁的一些看似任性的写作方式做辩解。司马迁把始皇帝之前的秦写进本纪,把孔子和陈涉写进世家,把韩信写进列传。这些做法在后世受到了颇多非议。宫崎市定则认为这是司马迁作为一个史学家的特权。何况所谓本纪、世家、列传的分类法本就是司马迁所创,他就更有资格随心所欲地运用了。到了书的中段,宫崎市定顺理成章地将这一“史学家的特权”提炼为一种伟大的史观。在他看来,司马迁这样的史家,是超越了君王、超越了时代需要的存在。即使肉体湮灭,千百年后的读者还可以通过他们书写的历史来认识他们。到了全书后段,宫崎市定更是把这种史观和人生观联系在了一起,指出司马迁通过撰写《史记》,使自己回归为一个完全的自由人。原来,宫崎市定在意的不仅是司马迁的史观,还包括他的人生观。而对于历史研究而言更为重要的是,司马迁之所以形成这样的人生观,反应了当时怎样的社会背景。结合《史记·列传》中大量关于游侠、刺客等平民故事的叙述,宫崎市定认为在秦汉之前,封建应该不是绝对、唯一的社会形态,在封建制度触及不到的社会下层,应该还存在着一个类似于古希腊城邦的都市社会,并孕育出了相应的市民精神。然而都市社会即使可以与封建社会共生,却不能与专制社会并存。秦汉以后都市社会与市民精神渐渐式微,在宫崎市定看来,这恐怕也是后史中的列传总不如史记中的列传精彩的原因之一。薄薄的一本《解读史记》,蕴藏着巨大的信息量,作者在全书结束之际,还敲响了不绝的余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宫崎市定解读《史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宫崎市定解读《史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