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神偷——《没有色彩的多琦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读书笔记

南有鸢尾
2018-02-26 看过
“并不是一切都消失在了时间的长河里”,经历过的事情就算暂时忘记了,也会在某个时间像溃败的河堤一样,夹杂着记忆特有的氤氲,混着当时的疼痛迎面扑来,将岁月的沉淀以及当时的伤痛巨细无遗的包裹着你,让你重新掉入撕心裂肺的痛楚中。
       一场十六年后对秘密的追寻,追寻的是对十六年来如影随形般枷锁的解脱。小团体的每一个人都尽量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逾越半步,要隐藏自己的某些特质保持小团体的平衡,高中时有大致相同的生活规律与喜好,每个人在小团体中都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互补性与相似性使得五人将小团体当成了自己的依靠,自己人生的一部分。如果没有白的事件,他们还会是一个跟以前一样的小团体吗?答案很难确定。时间悄无声息,又在不知不觉之中做出惊人又理所当然的改变。赤、青、黑、白,不再沿着当时他人眼中理想当然的轨迹行进,而是在时间长河里不断在十字路口选择,过着与过去迥然不同的人生。年龄与心智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成熟印刻在每个人身上,我们无法预见自己的未来,也没有能力保持一切如旧。多崎作的这十六年在逃避与苦闷,痛苦与麻木中度过,在某个契机到来时,揭开结痂的伤疤直视伤口,让自己在伤痛中与过去和解。白的去世令人惋惜,赤、青、黑也不如当时那样亲密,小团体不复当年,我们都在岁月洪流中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对你造成了怎样的伤害,除了与岁月和解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任何事。记忆记住了大多的伤痛,等待着合适的契机让你醒悟助你成长。要成长,伤痛就得大一点,伤口就得深一点。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不值得他人对自己好而且毫无个性可言,这是多崎作对自己的评价。人总是将理想的自己与现实的自己进行比较,放大自己的缺点,抹去自身的优点,也总是将一无是处的标签贴在自己身上,懊恼自己怎么不是那个光鲜亮丽的人,怎会这样一无是处。面对困境总会像鸵鸟一样蜷缩在自己的小世界,但这只是掩耳盗铃。无论是怎样血淋淋的真相,无论是怎样锥心的痛,无论是给你带来了多大的改变,接受才是和解的第一步。选择带来了改变,当时多崎作决定接受小团体抛弃的决定,怯懦地不敢询问原因,这十六年里,他永远在背负被抛弃的包袱,“被抛弃”这三个字烙在了他身上,被抛弃的人就是一无是处,就是自身不够好吗?绝不是这样。当决定勇敢的面对曾经的伤痛,揭开伤疤面对真相时,才会发现过去有多么的不堪。不堪的人,不堪的的事,时间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着你回望过去,感伤回忆。“被抛弃”的人会认为是自身的原因导致的自己被驱逐、被抛弃,自我否定是催生毁灭的反向动力,人性复杂使得有些时候“被抛弃”的人只不过是自私的牺牲品,生命的珍贵得经历一些事情才能明白。怀着希望等待着曙光到来的那一天,黎明总会接替黑暗。十六年前被驱逐的事如鲠在喉,寻找曾经的友人探寻事实解脱自我,如果坚强也能成为被伤害的的理由,那么曾经的友谊是多么的脆弱。为了保护白,多崎作成了一个只为自私而存在宣泄口,因为你是多崎作啊!因为你有能力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多崎作在被抛弃之后,不敢回到本市,不敢与小团体见面,待在东京像鸵鸟一样隐藏自己的伤痛,无边无尽的痛苦折磨着他凝视死亡的深渊。在日复一日灰蒙蒙的日子里,每天规律地做着相同的事,行尸走肉般的生活让他的外表和心境跟以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的脆弱会超乎想象将人拉入深渊,而坚强也会让人意想不到的看到希望。人有多么的脆弱就有多么的坚强。多崎作在绝望之中封闭自己的内心,即使跌倒谷底,但坚韧也在岁月的流逝中慢慢发芽。村上笔下的主人公像多崎作,像卡夫卡,背着巨大的包袱负重前行,可总是让读者在绝望中看到希望,身陷绝境却有着顽强的生命,他们并不是一味的停滞不前而是像一颗在等待着机会的种子。成长的伤痛无法避免,却也将人雕刻的更加坚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