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市定:如何去辩证的读《史记》

陈晨曦
2018-02-26 10:52:50

对于《史记》,一提起来中国人都很熟悉,它是著名历史学家司马迁的毕生心血,里边记录了从黄帝时期一直到汉武帝时期的历史,大概有一千年。《史记》可以说是中国历史的源头所在,也开创了一个新的学科——历史学。在他之前,历史学几乎是一片空白,除过《春秋三传》,再没有什么历史典籍,而且《春秋三传》都是以编年体历史来呈现的。而《史记》则是开创了新的历史记述结构——纪传体。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可以说前无古人。由此可见,《史记》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学的地位,故被鲁迅先生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宫崎市定先生是日本的历史学家,著不著名不知道,不过日本人要读懂《史记》都离不开这位老先生的解读,而且他还是日本近代史上第一批研究《史记》的历史学家,所以其地位同样不可忽视。曾经荣获“汉学诺贝尔奖”之称的儒莲奖。对于史学界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比如他对《史记》的解读。解读《史记》不仅是对历史的解读,更是对作者司马迁的解读,在这两方面宫崎先生做的非常全面。读《史记》首先要有个态度,即辩证的看待历史,还是全盘接受。宫崎先生很显然选择了前者。这就为大多数历史学家提供了

...
显示全文

对于《史记》,一提起来中国人都很熟悉,它是著名历史学家司马迁的毕生心血,里边记录了从黄帝时期一直到汉武帝时期的历史,大概有一千年。《史记》可以说是中国历史的源头所在,也开创了一个新的学科——历史学。在他之前,历史学几乎是一片空白,除过《春秋三传》,再没有什么历史典籍,而且《春秋三传》都是以编年体历史来呈现的。而《史记》则是开创了新的历史记述结构——纪传体。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史记》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可以说前无古人。由此可见,《史记》在中国历史乃至世界历史学的地位,故被鲁迅先生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宫崎市定先生是日本的历史学家,著不著名不知道,不过日本人要读懂《史记》都离不开这位老先生的解读,而且他还是日本近代史上第一批研究《史记》的历史学家,所以其地位同样不可忽视。曾经荣获“汉学诺贝尔奖”之称的儒莲奖。对于史学界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比如他对《史记》的解读。解读《史记》不仅是对历史的解读,更是对作者司马迁的解读,在这两方面宫崎先生做的非常全面。读《史记》首先要有个态度,即辩证的看待历史,还是全盘接受。宫崎先生很显然选择了前者。这就为大多数历史学家提供了一条清晰可见的研究历史的路线——读历史,要辩证真伪,而不全信。

这一点对于我是最大的感触,因为第一次读史记,之前只是以文学形式读过几篇文章,例如《陈涉世家》《廉颇蔺相如列传》等,对于《史记》的历史性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也就先入为主的认为凡是历史皆为真实的过往,而不去怀疑其真实性到底有几分。然而读了宫崎老先生的解读史记后得知,《史记》中的历史大多以人物传记的形式呈现出来,而这样的形式有这样的好处:即故事的趣味性和可读性很强,能很好的将读者代入历史,这个当然得益于作者的绝好的文笔和对历史的感知。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由于太强的故事性,使得人物的历史性瞬间削弱,读起来总觉得有些虚构,或不真实,或不可思议的地方。就像宫崎市定对司马迁的戏谑一样,“司马迁是优秀的历史学家,但他记述国家时比起政治更喜欢战争,记述人物比起事业更喜欢逸事。”那么,到底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呢,难道司马迁真的只是喜欢记述这些吗?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的环境和条件所限。当时是历史资料极度匮乏的时期,不像今天的史料一样卷帙浩繁,史书如山;当时不要说史书典籍,就是有文字记录的历史事件都很少,至于野史逸事亦是根据作者自己遍访天下,根据人们口口相传的资料,才慢慢搜集整理撰写的。所以对于历史的考证和查访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尽管在今天看来,很多事情我们一眼就能辨别真伪,然而在当时确是第一手可堪阅读的史料。至于环境问题,更是令史学家如带枷锁,因为皇权的至高无上和不可侵犯,尝尝让作者束手束脚,不能畅快的直抒胸臆。

然而按照宫崎市定的解读可知,司马迁是受到儒家学派相当大的影响,这从他把并不是诸侯的孔子列为世家就可以看出,他在儒家学派的影响下开创了新的历史学,并且为后来人做了一个杰出的榜样。孔子讲“仁”,说“君子爱仁”,但是到底什么才是“仁”,并没有具体的说法,仁慈,仁爱,仁心,仁术……大都与善相关。而宫崎市定对于“仁”做出了具体而新颖的解释,意为“自由”。孔子在答弟子时说,“求仁得仁,有何怨乎?”在此把“仁”理解为“自由”是很贴切的,也非常符合司马迁的心境和态度。

诚然,历史学家是需要极大的自由环境和条件去施为的。也就是说,“司马迁之所以能够身临其境般地热情诉说过去,正是因为他回到了原本的自由人的立场,忘却现在,一心只想为后世之人娓娓道来。”司马迁为了对得起自己的内心,也对得起后世之人,他不畏强权,坚持自己的看法,在李陵事件中陈述事实,为李陵说情,竟然遭到了酷刑宫刑的惨痛折磨。然而他坚信“威武不能屈”“仁以为己任”等,所以他依然付出毕生心力,呕心沥血才著出《史记》。在这件事上,可以表现出司马迁作为自由人的骄傲和自信,当然这一点从《史记》中的其他人物和故事亦可看出,此处不便赘述。

在解读史记一书中,宫崎市定先生还有许多独特新颖的见解,对于研究《史记》是一种不可多得的材料和参考,有些问题更是打破传统,为史学界开辟了新的天地。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宫崎先生说的一些观点也不能全盘接受,只是作为读者更好的阅读和理解《史记》的一面镜子,希望每位读者都有宫崎先生的这种勇于考究,勇于质疑,不断创新的精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宫崎市定解读《史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宫崎市定解读《史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